英國巨石陣底下開挖隧道的爭議

(圖片來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它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古蹟之一:一個來自被遺忘的世界的一眼便識的標誌性建築,同時又是一個讓人驚嘆和靜默沉思的地方。

而對許多人來說,他們初次瞥見巨石陣是當他們在A303公路上遭遇交通堵塞時,他們可能只有在那時才會看見巨石陣。A303公路是倫敦和英格蘭西南部之間的主要道路之一。

Image copyright National Trust
Image caption A303公路經過巨石陣,但這可能即將發生改變(圖片來源:National Trust)

這可能即將發生改變。一項大膽的14億英鎊的計劃提出廢棄這條公路的大部分,並代之以一條新路線,其中包括開挖一條位於巨石陣以南幾百米、長2.9公里(1.8英里)的隧道。

該項目還處於初期:目前的提案要經過為期四年的監管審批,才能開始施工。但與此同時,該項目背後的團隊已經開始著手解決在這樣一個敏感地區開通隧道的技術挑戰,同時避免將世界上受到最嚴密保護的古蹟之一變成全世界最具爭議的建築工地之一的風險。

類似方案的提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比如明挖回填式隧道等以往的提案招致了激烈的反對意見,最終石沉大海。即使這次也有反對意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也許是來自國際古蹟和遺址理事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Monuments and Sites)的反對(這是一個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就遺跡等領域提供顧問和諮詢的機構)。不過許多相關人士認為這個項目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接近發生的可能性。

事實上,管理巨石陣和周圍地域的國家信託(National Trust)和英國文化委員會(English Heritage)已經謹慎地支持這一提議。項目方稱將恢復現場的寧靜——通過重新連接其南部和北部地區——重新開放5000年來無人踏足的古代行進路線。

挖掘

這項工作的領導者是英國高速公路(Highways England)結構工程師德里克·帕羅蒂(Derek Parody)。這位經驗豐富的道路建築師現在發現自己會把工程師的技術詞匯和"雷線"(ley lines)、"天文學對齊"(astronomical alignments)這樣的說法混雜起來。他說,這是一個非同一般的項目。他說:"我大半輩子都在從事重要的道路建設項目,但是建造一條穿過世界遺產的隧道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新的項目。"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這條隧道將把A303公路移到巨石陣南面的地下(圖片來源:Alamy)

這條隧道最深可達地下40米,包含四條車道,並將通過巨石陣的南部。在隧道工程方面,這個項目相對比較簡單。唯一的問題是隧道最低的部分——被稱為巨石陣的底部——很容易滲水,因為那塊地主要由白堊構成。

在該意義上,它和近些年英國最著名的隧道工程相去甚遠。那便是倫敦橫貫鐵路(London's Crossrail)項目:隧道掘進機當時經過了不同的土層、土壤和地質斷層。但是巨石陣隧道面臨著一個不同的挑戰,主要是提案中的兩個出入口位於世界遺產內。

帕羅蒂認為無需安裝通風井道的隧道最長不能超過2.9公里。而在這一敏感的考古遺址,安裝通風井道是絶對禁止的。而同樣如此是還有不能搭建建造這一長度的隧道通常所需的大量的地面基礎設施。

Image copyright Highways England
Image caption 隧道出入口效果圖(圖片來源:Highways England)

挖掘隧道的具體方法尚未確定,不過就是在兩種技術之間選擇:一是傳統的挖掘法,噴灑混凝土以建造隧道襯砌,二是使用隧道掘進機在地下一邊推進,一邊鋪設襯砌。

噴灑混凝土建造襯砌的主要關注點是它要進行除水作業,使用強勁的水泵去除隧道周圍區域的地下水,以避免塌陷。這一做法的優點是挖掘出的土壤是乾燥的,並且比較容易處理。鑒於該項目預期要移除一百萬立方米以上的白堊,這點就成為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缺點是除水需要相當多的地面基礎設施——儘管這是臨時的。

另一種方法是隧道掘進機技術——它使用泥水式或土壓式系統來維持隧道的洞壁——不需要除水,但是會帶來較難處理的廢料。

不過,比這個大得多的技術挑戰是要確保隧道的建造不會破壞或干擾到任何重要的考古學遺跡。帕羅蒂認為,要做到這一點,需要進行一些工作,但這同時是對這個被大量研究的遺址增進了解的良機。他說,這一區域最終將受到顯微鏡級的考古學研究,而很少道路項目會這樣做。

倫敦橫貫鐵路項目在挖掘隧道的過程中出土了很多始料未及的考古發現。而巨石陣的團隊希望在開工後不要遇到這樣的驚喜。"工程的完美結果是避開考古學發現,而不是把它們挖出來,"就巨石陣向政府提供建議的英國歷史組織(Historic England)的古蹟監督員菲爾·麥克馬洪(Phil McMahon)說。

該項目的考古學家目前正在使用一系列地球物理學工具——依靠測試挖掘——沿著隧道的路線探測土地。部署的主要技術是磁力計,它使用傳感器來檢測由埋藏區域特徵引起的地球磁場的變化。另一項技術是地面穿透雷達,它將電磁信號射入地面並檢測來自地下結構的反射信號。麥克馬洪說,這兩種技術都是該地區的理想選擇。他說:"我們在巨石陣的這個地帶很幸運。超過幾米深的地下特徵非常少,而且我們看到的主要是上層白堊。當我們要觀察的是負面特徵,即已經刻入岩牀的東西時,這就是非常好的考古學反射鏡。"

麥克馬洪說,這些團隊已經作出了一些重大發現並反饋給了計劃方,包括發現新石器時代的兩個長推車和隧道西面的路線上的一個小石陣。

切線

但是在這樣一個有過大量研究的地區,這類發現非常罕見。更重要的事情是確保廣大的景觀得到保護。例如,該地區各種古蹟和手推車之間的視線——被認為是由英國新石器時代的工程師故意設計的——必須完好無損。

Image copyright Ludwig Boltzmann Institute
Image caption 地圖顯示了巨石陣"隱藏風景"項目所發現的古蹟(圖片來源:Ludwig Boltzmann Institute)

例如,當前提案讓人憂慮的關鍵部分以及麥克馬洪等人希望能夠說服英國路政局(Highways England)解決的問題是西入口的位置。麥克馬洪說:"它太過靠近主要墓地遺跡之一諾曼頓(Normanton),"麥克馬洪說,"出口的道路也有一部分與冬至落日保持天文學對齊。

除了正在進行的研究之外,還有大量現有的研究可供團隊利用,更不用說最近完成的巨石陣"隱藏風景"計劃帶來的迄今為止最為詳盡的考古地圖。儘管以前的探索集中在巨石陣的古蹟本身,但是由布拉德福德大學(University of Bradford)考古學家文斯·加夫尼(Vince Gaffney)教授領導的這個項目使用了移動的傳感設備陣列從現場收集數據。這些工具直接連接到GPS系統,記錄了每次測量的精確位置。

這個項目徹底改變了科學技術在考古學方面的使用,並帶來了許多重要的發現,其中包括圍繞杜林頓牆(Durrington Walls)的一個巨大石圈的遺跡,它距離巨石陣只有很短的距離,是一個周長1.5公里的"超級石陣"。

Image copyright Ludwig Boltzmann Institute
Image caption 最近在巨石陣景區中發現的通過電腦成像重建的杜林頓牆的原貌(圖片來源:Ludwig Boltzmann Institute)

儘管加夫尼的項目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功,但他表示,技術還沒有發展到可以揭示巨石陣全部秘密的地步。"我們所做的工作是無價的,但景觀不是你挖掘和建造的東西的總和。你如何知道有數千人在新石器時期的巨石陣呢?他們留下來的都是石頭,我們看不到是因為它在草地下面。然而這可能是考古學中最重要的部分。"他說。

因為要了解的東西如此之多,所以加夫尼反對目前的提案,他擔心該項目可能會永遠破壞這些秘密。他說:"我們應該為此做些什麼,但我對他們的回應不是完全信服。景觀圍繞著紀念碑而存在——你不應該擾亂天文學的一致性和影響它帶給人們的體驗。"

最終,克服像加夫尼這樣的專家的反對意見可能是項目面臨的最大挑戰。但麥克馬洪仍然樂觀的認為,這是可以實現的。

他說:"目前的情況是——雖然多個方面還需要進行重大改善——這是一個世代難遇的機會,我們終於有機會在巨石陣完成A303公路的建設。這是一個頂級文化遺產。能夠在遺跡上實現基礎設施建設的同時保護好其中所有的珍貴部分,將成為全球的典範。"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