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寶可夢攻擊人的靈異事件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去年夏天,莫斯科一名女性在智能手機上玩《Pokemon Go》,之後睡著。那天晚上,她在一股強大的壓力下驚醒過來。她睜開眼睛,稱看到自己被一個真實的寶可夢角色襲擊。那不是一個假扮寶可夢的人,而是一個真實的寶可夢。她非常驚慌,但是說不話出來。當她與這個生物搏鬥之時,她的男朋友在她身邊一無所知的呼呼大睡。最終,她終於起身了,而寶可夢也消失了。她快速的檢查了自己的家,然後向警方報案。

女子報案的消息很快登上了各種國際小報。它在互聯網上引發熱論,最後出現在我的推特訂閲消息裏。但是,作為一個特別關注異常感官體驗的實驗心理學家,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這可能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雖然我無法明確地解釋這個女人的經歷,但我仍然相信這個寶可夢的深夜襲擊完全符合我們目前對於睡眠的理解。事實上,鑒於我們現在對這種神秘的神經心理狀態的了解——以及它可能會帶來的奇怪感覺——我們可能會將她的經驗描述成"正常"。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遭遇惡魔襲擊的歷史記錄與現代人對睡眠癱瘓症(sleep paralysis)的認知有很多共同之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一個簡短但看似矛盾的解釋是她當時既是醒著,也是在做夢。先把寶可夢放到一邊,我們首先來考慮她報告的醒來無法移動和有東西壓在身上的體驗。適用於這種情況的術語是"睡眠癱瘓症"。它是異睡症(parasomnia)或睡眠障礙的一種。除了身體無法移動之外,醒著癱瘓的同時通常還伴隨著生動的多感官幻覺。實際上,你夢中的意像有可能侵入你的醒後的現實中。

幻覺的內容通常與癱瘓的感覺相關——表現為看到入侵者壓住睡眠者的身體。可歸於睡眠癱瘓的記錄在歷史和文化中隨處可見,最早至少可追溯到公元前400年。第一次提到睡眠癱瘓的文獻是中國古代一本關於睡眠和夢的書籍《周禮.春官》。該書中把夢分成不同類型。研究人員認為其中的"噩夢"與睡眠癱瘓有很多相關的許多特徵。根據時間和文化背景,這些噩夢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解釋。

睡眠癱瘓研究人員布萊恩·夏普萊斯(Brian Sharpless)和卡爾·道格拉姆吉(Karl Dograhmji)已經收集了來自世界各地描述類似睡眠癱瘓體驗的118個不同術語:德國人的術語是hexendrücken(女巫按壓)和alpdrücken(精靈按壓)。在挪威民間故事中有svartalfar,它是一種邪惡的精靈,在癱瘓弓箭射人,然後蹲坐在人的胸口。日本人有一個術語kanashibari,它是指被有魔力的隱形金屬綁起來。在瑞士的一些地方,人們會說tchutch-muton,她是一個邪惡的噩夢仙女,把自己偽裝成一隻黑羊。庫爾德人(Kurds)的術語是mottaka,一種在夜裏讓人窒息的邪惡幽靈。伊朗人用bakhtak來指坐在睡眠者胸口的一種精靈。科學家們認為,在現代,一些人把睡眠癱瘓體驗說成是外星人綁架事件。所以我覺得寶可夢襲擊在邏輯上成立。

如果它像鴨子一樣重……

為了進行比較,請看一下喬恩·勞德納(Jon Loudner)的以下陳述。他在1692年的臭名昭著的塞勒姆審巫案(Salem Witch Trials)期間提供了"證據":

"我正常睡覺,到半夜時感到胸口壓著很重的東西,然後我醒過來,借著明亮的月光,清楚的看到布裏奇特主教(Bridget Bishop),或者長得像她的人坐在我的肚子上。當把我的手臂從被子裏拿出來,試圖擺脫這種巨大的壓迫時,她立刻抓住我的喉嚨,幾乎把我掐死。我的手沒有力量抵抗,沒法救自己。她就這麼按住我,直到黎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布裏奇特主教成為塞勒姆審巫案的第一名受害者。今天,我們可以猜測她的"詛咒"實際上是一個被誤解的睡眠癱瘓的案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和2016年的俄羅斯女子一樣,喬恩也經歷了一個人坐在自己身上的體驗,期間伴隨著受擠壓和身體癱瘓的感覺。在這一案例中,他可以想出的最好的解釋是這是來自本地女巫的攻擊。你會發現這與寶可夢的案例具有明顯的共同點,它們都是睡眠癱瘓案例典型的標誌。他在夜裏醒來,身體動彈不得,感到自己身上有一個人在擾亂自己的呼吸。那是一段相當黑暗的歷史,在喬恩作證之後,布裏奇特就被吊死了,她成為塞勒姆女巫審判的首例。喬恩的證據並不構成她被頂罪的全部證據。另一個輔助性物證是布裏奇特可能多長了一個不正常的乳頭(曾被看到過一次,但在後來的一次檢查中消失了)。

巫術的解釋對現代人來說不太受歡迎,但即使在今天,導致睡眠癱瘓的具體生理機制仍未完全被理解。眾所周知的是,在通常情況下,當我們做夢時,我們的行為僅僅停留在想像的範圍內。我們都有一個內置的安全機制,你可以將其視為斷路器。它能有效阻止大腦計劃運動的信號變成實施動作的信號。這種機制能阻止我們將夢中的行動付諸實踐。因此,當你在夢中被怪物追趕時,你並不會真的起牀,撞到臥室的牆壁上,或者從進化的角度來說,從樹上滾下來。然而,我們的大腦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系統,因此容易發生小差錯。

有這樣一個相當出名的差錯:當你睡著時,睡眠癱瘓過早鬆懈,這時就會出現夢遊的情況。另一方面,有時候睡眠癱瘓會持續到你醒後。這通常發生在半夢半醒時——將要醒來時或將要睡著時。你保持清醒的意識,眼睛睜開,但完全無法挪動自己的身體。這同樣也是一種相當普遍的現象,但是這種體驗一定會讓人震驚。

這些問題可能是更常見的睡眠中斷的結果。研究人員認為,睡眠癱瘓體驗可以在實驗室中通過反覆喚醒深度睡眠者激發出來。在實驗室之外,人們在夜間生活中經歷睡眠癱瘓也並不是特別罕見。如果你從來沒有這種經歷,你可能會認識經歷過睡眠癱瘓的人。專家估計,高達50%的人口將在一生中至少遇到一次睡眠癱瘓;有些人報告說他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出現睡眠癱瘓。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麥克白夫人(Lady Macbeth)的夢遊對她內疚的反映——但我們現在明白了這種奇怪的意識狀態在神經方面的原因(圖片來源:Alamy)

由於報告幻覺會被視為恥辱以及擔心這是精神疾病或吸毒的標誌,目前的調查結果可能大大低於實際的普遍程度。事實上,身體健康者即使不存在精神病症或藥物使用引起的複雜情況,也可能會經歷睡眠癱瘓和幻覺。了解這種體驗是相對正常的有助於緩解伴隨的焦慮。就個人而言,我數次遇到沒有面孔的影子的深夜來訪,不過他們從未對我動手。

磚塊落下的景象

但是讓我們回到莫斯科的奇怪案例。為什麼幻覺會以寶可夢的形像出現?鑒於夢境極高的主觀性,從科學的角度很難進行研究。你如何能夠衡量人們在無意識時發生的、在醒來後就會忘記的幻覺?話雖如此,不需要專家也可以確定她玩Pokemon Go遊戲和隨後的清醒夢之間的潛在聯繫。事實上,視頻遊戲和夢之間的聯繫是關於做夢者主觀經驗研究中記錄較充足的領域之一。

2000年,哈佛醫學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羅伯特·斯蒂克戈爾德(Robert Stickgold)領導的科學家團隊報告稱,參與者在玩了視頻遊戲俄羅斯方塊後,一致報告稱看到與遊戲相關的"催眠圖像"——他們在入睡之前看到了標誌性磚塊掉落的幻想。使用其他類型的視頻遊戲也得到了類似的結果,例如滑雪街機遊戲,虛擬迷宮,甚至包括《毀滅戰士》(Doom)。這構成了支持睡眠的證據:睡眠可能有助於"鞏固"我們醒著時候的記憶——這裏的"鞏固"是指加強新形成的記憶的過程。各種實驗表明,如果在學習後有機會睡眠,那麼人的記憶表現將會提高。或許在我們從事一項學習任務之後,我們的頭腦可能會把睡眠當作一種排練空間來練習。

老鼠的夢境

更多的證據來自於對老鼠在睡眠時大腦活動的研究。與人類參與者相比,動物實驗存在一系列的利弊。一方面,將電極直接插入老鼠的腦中所需的文書工作要少得多。另一方面,向老鼠詢問它們做夢的內容是不切實際的,所以科學家們只能推斷腦電活動與現象學經驗之間的關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老鼠在睡覺時似乎重演了通過迷宮的旅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麻省理工學院的一個團隊在一個實驗中將電極直接插入老鼠大腦的海馬區。對老鼠和人類來說,海馬區是大腦的一部分,其功能與我們形成對物理空間的記憶有重要關係。電極可以讓研究人員觀察海馬區中特定細胞的實時神經活動——每當一個細胞被激活時,就會記錄下一個尖峰。當老鼠連上電線時,它們學會了在真實的迷宮中尋找出口,以換取食物獎勵。由於海馬區與空間學習有關,所以海馬區腦電活動的模式可能與老鼠在迷宮特定區域的位置有關。

但是,這個實驗方法與寶可夢/俄羅斯方塊的夢境討論有關:在老鼠了解迷宮之後,科學家們用電極記錄老鼠睡著以後的活動。老鼠睡著後,海馬區內的細胞會開始活動並亮起來。而這不是一般的活動,它對應的是與迷宮的正確走法相關的模式。我們沒法詢問老鼠實際經歷了什麼,但結果表明,老鼠可能在夢中穿行在迷宮裏,有效練習它們在睡覺前學到的最佳走法。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這些研究無法證明夢境與回憶之間存在直接的因果聯繫:夢想本身可能不會導致記憶加強,夢可能只是鞏固記憶過程的一種副作用。

換句話說,莫斯科婦女的恐怖幻覺不僅是一個相對"正常"的現象,甚至可能為睡眠的本質和人為什麼要做夢提供一個有趣的切入點。如果你在半夢半醒時體驗到夢幻般的景象,那就值得考慮一番。記住:不要驚慌(而且無需指責多長了一個乳頭的人)。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