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餵養」有什麼弊端嗎?

母乳餵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隨著第一個嬰兒的誕生,母親蘇珊·巴斯頓(Suzanne Barston)下決心要把所有事情都做對——包括如何餵養小孩。這位住在芝加哥附近的女作家說:"我真的想要母乳餵養。我參加了所有的母乳餵養講座。"

但是在幾天的時間裏,很明顯,她的寶寶無法正確地吸吮乳房,所以她開始使用泵奶器,每次餵孩子都使用奶瓶。

這樣做每天要花上幾個小時,這讓她幾乎沒有時間照顧自己。幾個星期過去,不斷的抽吸和哺乳導致她身心俱疲,並加重了她的產後抑鬱。她兒子的狀況也不佳,不但出了皮疹,還常常有便血。一名醫生說,他可能對母親飲食中的某些東西過敏。這些食物通過母乳進入孩子體內。醫生建議他們嘗試一種低過敏性的配方奶粉。

不到兩天,兒子的症狀都消失了。然後他們接著用配方奶粉,他就完全康復了。這聽起來好像是一個愉快的結局,但是回頭看看,巴斯頓對於自己受到的母乳餵養的壓力感到憤慨。而她現在發現,"這不算什麼大事情。"

母乳餵養不是什麼大事?這聽起來像是異端的說法。"母乳最好"是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其他無數權威衛生機構的建議。他們認為,嬰兒在生命的頭六個月應該只用母乳餵養,這對孩子和媽媽的健康都有好處。人們認為這樣做非常有益,以至於現在有人鼓勵婦女保持母乳餵養直至小孩到蹣跚學步的年紀以上。

然而,母親應該不惜一切代價做到母乳餵養的想法現在正受到日益壯大的一部分人士的挑戰,包括像巴斯頓這樣的家長,甚至包括一些醫生和研究人員。他們認為,如果新手母親在母乳餵養時存在困難,那麼堅持母乳餵養的壓力就會導致讓人無法忍受的緊張狀態。更重要的是,一些女性身體無法製造足夠多的母乳,如果不注意,嬰兒可能會脫水,在一些情況下甚至會導致腦損傷。他們認為最大的問題不應該是母乳餵養還是配方奶粉,而是嬰兒能否獲得充分的營養。換句話說,"吃飽就是最好"。

前美國產科醫生艾米·圖特(Amy Tuteur)說:"人們大談母乳餵養的好處——這很好,但是也要談一談風險。要讓婦女自己作決定。"她寫了一本關於自然育兒運動的批評性著作《Push Back》。

那麼實際證據究竟怎麼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母乳餵養的好處變得明顯之前,醫生和護士曾經鼓勵使用配方奶粉。

今天對母乳餵養的官方態度與過去的看法截然不同。20世紀上半葉,隨著配方奶粉的使用開始增長,公司開始廣告其產品優於母乳。醫護人員往往會反對婦女進行母乳餵養,並視其為老式或較低社會階層的做法。

這一情況令人吃驚。現在我們知道,母乳中含有大量有益物質,如殺死細菌的抗體。母乳的成分每天都會變化,以滿足嬰兒的需求,甚至在一次餵養的過程中也有變化——比如一開始比較有水分,這樣可以給嬰兒解渴。

在發展中國家,還有另一個問題。配方奶粉買來通常是粉末狀,需要與水混合飲用,但是窮人可能無法獲得清潔的水,或者沒有燃料來煮沸。

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發展中國家對配方奶粉廣告的憤慨也日益增長,甚至一度導致一些人抵制嬰兒奶粉製造商,比如雀巢。現在很多國家禁止這種廣告,而且因為母乳餵養的潛在公共衛生利益的增長,醫護人員也越來越多的向新生兒父母宣傳母乳餵養。

以巴斯頓為例,雖然她在母乳餵養方面遇到困難,停止母乳餵養仍然讓她受到一些人的嚴厲批評。她建立了一個名為"無所畏懼的配方奶粉撫育者"的博客來支持與她相同處境的其他媽媽。她估計,博客上超過一半的評論者都存在產後抑鬱症,部分原因是母乳餵養的壓力。

當然,有些女人真的很喜歡母乳餵養。但另一些人則發現它放大了新生兒父母的最大的困難——缺乏自己的時間和睡眠剝奪。在理論上,伴侶可以用泵奶器抽出的母乳餵養嬰兒,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婦女都可以用這種方式擠奶,而一些母乳餵養的嬰兒沒來由的拒絶瓶裝奶,導致餵奶負擔完全落到媽媽身上。"有充分的證據表明,疲憊可能導致精神健康狀況不佳,"巴斯頓說,"我聽到很多恐怖的故事。一些婦女已經接近自殺的地步。"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多達七分之一的母親不能產生足夠的母乳來充分餵養嬰兒。

除了那些為此作心理鬥爭的人以外,還有一些人在生理上無法產生足夠多的母乳。婦女一般被告知這是罕見情況——例如,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的網站說"幾乎所有的婦女都能夠母乳餵養"。根據科羅拉多州丹佛市St Lukes醫院的瑪麗安·奈弗特(Marianne Neifert)的一項研究報告,七分之一的新生兒媽媽無法產生足夠多的母乳。

即使在這個群體之外,大多數女性在嬰兒出生之後還需要幾天的時間才會開始產奶。同時,一些嬰兒會發生脫水或患上黃疸,這是缺奶的副作用,需要在醫院治療。倫敦Barts Health醫院的兒科醫生薩沙·霍華德(Sasha Howard)看到許多由純母乳餵養引起的脫水病例。"有些寶寶需要用瓶子或鼻胃管餵食配方奶粉。一些情況非常糟糕的嬰兒需要靜脈滴注。「 在極少數情況下,脫水甚至可能導致腦損傷和死亡。

十年前,如果母乳餵養進展不順利,醫護人員可以比較容易的提出用奶瓶餵奶。但是,許多國家的健康指南現在可能會阻止醫護人員這樣做,特別是在遵循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鼓勵母乳餵養規定的醫院,它被稱為"嬰兒友好計劃"(Baby Friendly Initiative)。現在按照這些規定,產後病房可能會把配方奶粉鎖在櫃子裏,好像它是像嗎啡一樣可能被濫用的藥物——或者需要醫生的處方。

美國"嬰兒友好計劃"的執行董事特裏什·麥肯羅(Trish MacEnroe)說:"這不是騷擾母親或使她們感到內疚。她指出,醫院過去常常在嬰兒剛生下來時就抱去餵一瓶配方奶,不論媽媽是否願意。他們的目的是停止這種做法。"首要的目的是改變這些長期以來破壞母乳餵養的做法。"

如果媽媽開始定期餵食配方奶粉,嬰兒吸吮乳房的時間就會減少,於是奶水會自然減少。麥肯羅說,這種情況可能會自行發展,導致奶水減少,這就意味著寶寶失去了一系列健康補益。無數次的研究發現,母乳餵養可以減少兒童感染和過敏的風險,讓他們長大後更健康,更苗條——甚至更聰明。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今天,有些母親覺得如果用奶瓶而不是自然哺育就會被人評判。

不過,這個論點存在兩個問題。一是配方奶粉影響母乳餵養的風險尚不明確。當然,如果不斷增加配方奶粉的數量,母乳供應肯定會減少。但是,霍華德懷疑,一天用奶瓶餵一兩次是否一定會導致母乳供應問題。她指出,許多婦女混合使用母乳和配方奶粉好幾個月。"對於一些人來說,組合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另外,還有人懷疑母乳餵養的健康效果是否真的如一些人所聲稱的那樣。絶大多數證明母乳益處的研究都沒有獲得最佳醫學證據的支持,換句話說它們都是隨機試驗。這是我們測試新藥是否有效的方式,隨機選出一半的被試者,給他們新藥,其餘的接受常規治療,或者吃假藥丸,然後比較兩組的健康結果。

母乳餵養不可能做這種試驗,因為很少有媽媽會讓出這種特別個人化事項的控制權。相反,我們只能觀察她們如何餵養嬰兒,然後評估結果。

這些觀察性研究確實發現了母乳餵養與健康改善之間的相關性。但是眾所周知,相關性具有欺騙性。例如,擁有跑步鞋很可能跟身體健康有相關性,但並不意味著跑步鞋會讓你變得健康;第三個因素——跑步——才是真正的原因。

就母乳餵養而言,第三個因素可能是收入和教育水平。近些日子以來,母乳餵養在較高收入家庭中更為常見,一部分是因為他們傾向於遵循健康建議,另一方面是因為母親能夠承擔更長時間的產假。而且,由於眾多與母乳餵養無關的原因,例如吸煙和飲酒少,富裕人士享有更好的健康。因此,母乳餵養的嬰兒長大後更加健康並不奇怪,這就像是中產階級的標誌一樣。

雖然進行這些觀察性研究的科學家還可以對研究結果進行微調,以剔除收入和教育的影響,但是很難完全做到客觀。而最為嚴謹的研究往往會發現母乳餵養的影響是最小的,連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都承認這個觀點。美國的一項研究採用間接的方式,在同一家庭中將母乳餵養與奶瓶餵養的兄弟姐妹進行比較,他們發現大部分與健康相關的長期益處消失了。

母乳餵養也並非全無益處。母乳餵養的早產兒發生腸道問題和嚴重感染如敗血症的可能性較低。在發展中國家,母乳餵養能夠避免用受污染的水衝泡配方奶粉的風險。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母乳餵養的早產兒發生腸道問題和嚴重感染如敗血症的可能性較低。

即使在西方,質量較高的研究表明,嬰兒生下來第一年感染風險的降低似乎是成立的;母乳餵養的嬰兒感冒和腹瀉的可能性較低。但是,當母乳餵養停止時,這些效果也會隨之消失,表明這不是母乳餵養倡導者所吹噓的終身益處。"如果你去任何一個幼兒園的課堂上,讓老師猜哪些孩子是母乳餵養的,哪些是配方奶粉餵養的,他們不能也無法分辨,"巴斯頓說。

有理由這麼說,我們知道母乳餵養有一定的好處,通過誇大它的好處來推廣母乳餵養並沒有什麼危害。但這就像是把婦女當作孩子一樣——醫學不應該是家長式的說教。

當人們在人生中壓力非常大的時刻需要做出如此複雜的個人判斷時,給出錯誤信息是不對的。只有婦女自己才能權衡母乳餵養的好處,這對她們的心理和身體健康的影響,以及她們與自己其他的孩子一起度過的時間或回去工作的經濟需求。

畢竟,如果你在外全職工作,純母乳餵養非常困難。無數的傳單和海報聲稱,母乳餵養是免費的,但只有當媽媽能夠休產假時這個看法才能成立。在美國,婦女的產假平均只有10個星期,其中近三分之一的婦女不休產假。

目前對母乳餵養的重視也有一些好處。醫院有更多的專家幫助那些寶寶無法正確吮吸的婦女。更多的人意識到,婦女應該有權在公共場合餵奶,而不會招致反感和批評的目光。

當然,沒有人建議我們撤回這種支持。像巴斯頓這樣的運動倡導者只是希望婦女能夠根據已知的事實和自己的情況自由的選擇,而不會受到評判。"一定會有一種既支持母乳餵養又不會妖魔化配方奶粉的方法,只是我們還沒有找到而已," 巴斯頓說。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