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機加上的神秘「微點」代表什麼?

(圖片來源: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CC BY 3.0) Image copyright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6月3日,聯邦調查局特工來到佐治亞州奧古斯塔(Augusta, Georgia)的政府承包商裏埃利蒂·莉·溫納(Reality Leigh Winner)的房子。他們過去兩天一直在調查據稱洩露給媒體的最高機密文件。為了追蹤到溫納,特工聲稱他們對網絡新聞網站The Intercept提供的文件拷貝進行了仔細的研究,他們注意到上面的折痕,說明這些頁面在打印出來後是"從一個安全保密的空間人工攜帶出來的"。

聯邦調查局在一份口供中稱,溫納承認打印了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報告,並將其發送給The Intercept。在洩密的新聞公開後不久,公眾就得知溫納受到指控。

那時,專家們開始進一步觀察這個文件。現在它已經在網上公布。他們發現了另一些讓人感興趣的東西:整個頁面上有一些黃點組成矩形,並反復出現。它們幾乎無法用肉眼看到,但形成了一種編碼圖案。經過快速的分析,它們似乎透露出這些頁面被打印出來時的確切日期和時間:2017年5月9日06:20——至少這可能是當時打印機內部時鐘的時間。這些點也把打印機的序列號編成了代碼。

這些"微點"對安全研究者和公民自由活動家來說很熟悉。許多彩色打印機在人們不知情的情況下把它們添加到文檔中。

Image copyright Florian Heise
Image caption 來自惠普 Laserjet 打印機的點,可用藍光照亮(圖片來源:Florian Heise /Wikipedia)

在這個案例中,聯邦調查局並沒有公開表示這些微點被用來幫助識別嫌疑人,並拒絶為本文發表評論。美國司法部公布了有關指控溫納的消息,但也拒絶進一步澄清。

The Intercept在一個聲明中表示:"溫納面臨的指控尚未得到證實。聯邦調查局關於如何逮捕溫納的說法也是如此。"

但是現在一份重要文件上存在的微點(美國國家安全局對此很不樂意)引起了人們極大的興趣。

"如果放大文檔,它們相當明顯,"來自編目平台Document Cloud的泰德·韓(Ted Han)說。他是首批註意到這些點的人之一。"這個東西很有趣,值得注意。"

另一位觀察者是安全研究員羅布·格雷厄姆(Rob Graham),他發表了一篇博客文章,解釋如何識別和解碼這些點。根據點在網格上的分佈位置,它們可以表示特定的小時、分鐘、日期和數字。對點進行解碼的幾位安全專家得出了相同的打印時間和日期。

微點已存在多年。電子前線基金會(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簡稱EFF)維護一些已知的彩色打印機並進行使用。 EFF捕獲的以下圖像演示如何解碼這些點:

Image copyright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Image caption 施樂打印機(Xerox)打印出來的印刷品放大60倍,就可以看到這些黃點(圖片來源: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 CC BY 3.0)
Image copyright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Image caption 放大並用藍光LED閃光燈拍攝時,比較容易看到點(圖片來源: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 CC BY 3.0)
Image copyright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Image caption 這些點構成的形狀是什麼意思?(圖片來源: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 CC BY 3.0)
Image copyright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Image caption 點的位置顯示了打印的時間和日期,以及設備的序列號(圖片來源: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CC BY 3.0)

軟件諮詢公司Vector 5的數據分析師蒂姆·本內特(Tim Bennett)說,除了間諜的興趣,微點還有其他潛在的用途,他也檢查了據稱遭洩露的美國國家安全局文件。

他解釋說:"人們可以用它來檢查偽造品。如果他們得到一份文件,有人說是2005年的,微點可能會揭示出這份文件是幾個月前的。"

如果您在某個時刻遇到文檔上的微點,那麼EFF有一個在線工具,可以揭示模式編碼所包含的信息。

隱藏的信息

類似的隱寫術——人們熟視無睹的秘密——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

較為有名的是世界各地的許多鈔票都帶有的一種特殊的五點模式,它被稱為圓圈星座防偽技術(Eurion constellation)。為了避免偽造,許多複印機和掃描儀在編程中設定,一旦識別出該圖案,就不復印。

美國國家安全局本身就指向歷史上一個有趣的例子,用微點形成信息——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間諜在墨西哥被發現在信封內貼上小點,暗藏里斯本聯繫人的備忘錄。

當時,發現這一秘密的間諜正在做地下工作,試圖從德國獲取材料,比如無線電設備和秘密墨水。然而,盟軍攔截了這些信息,並破壞了任務。德國人使用的小點通常只是一小部分未加密的文本,它被微縮至一個句點的大小。

這種溝通方式在二戰期間,特別是在後來的冷戰期間被廣泛使用。有報告稱一些蘇聯間諜在西德做地下工作,他們使用信件上的點來傳遞這些信息。

Image copyright Wikipedia
Image caption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間諜在墨西哥城寄往里斯本的信封標籤內的微點(圖片來源:Wikipedia)

而今天,任何人都可以嘗試使用微型文字來保護他們的財產——一些公司,如英國的Alpha Dot,銷售一小批永久性粘合劑,其中包含了針頭大小的點,上面印著唯一序列號的微縮文本。如果警方收回被盜物品,理論上可以使用這個號碼與其所有者相匹配。

這些微縮消息的許多例子不像許多彩色打印機那樣帶有編碼模式,但是它們仍然是文件或物品上的微縮圖案如何留下識別蹤跡的良好示例。

一些基於文本的隱寫術甚至完全不使用字母數字字符或符號。薩里大學(University of Surrey)的安全專家艾倫·伍德沃德(Alan Woodward)提到"Snow"模式(Steganographic Nature Of Whitespace的簡寫,意思為空白的隱寫本質),也就是把空格和制表符放到文本中每一行的末尾。這些空白區域的特定數量和順序可用來進行編碼,傳遞看不見的消息。

Snow的網站解釋說:"在文本中尋找空格的蹤跡就像在暴風雪中尋找北極熊。"

不過,伍德沃德指出,通常有多種方式將文件追溯到打印者或接觸過文件的人。

他說:"美國國家安全局等組織每次印刷時都有日誌記錄,不僅僅只知道追蹤打印紙張的方法。他們知道人們知道黃點,所以他們不依賴它來追蹤。"

打印機將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將這些信息附加到文件中是否符合倫理,這是一個長期的爭論。事實上,甚至有人認為這是違反人權。麻省理工學院的一個項目已經跟蹤了45,000多件對打印機公司有關該技術的投訴。

然而,很多人認為,在某些情況下,使用隱蔽措施確保機密文件的保密性仍然是必要的。

"政府需要對一些事情保密。"泰德·韓說。

不過,他補充說:"我希望他們能夠考慮到運作的安全性,以及記者如何保護自己以及他們的消息來源。"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