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3個母親和27個兄弟姐妹」

美國,文化,旅行,摩門教,宗教,家庭,傳統 Image copyright Faith Bistline
Image caption 菲斯·拜斯特林(Faith Bistline)的家人。

在美國大峽谷國家公園(Grand Canyon)東北大約90英里(140公里)貧瘠的荒漠中,有一個四周被鐵鏽紅的懸崖和巨大的峽谷環繞的肖特克里克(Short Creek)社區。這裏是20世紀初從摩門教(Mormonism)分裂出來的基本教義派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Fundamentalist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FLDS)的總部。它以傳統的生活方式——沒有電視,沒有網絡,古老服裝(女性穿草原長裙)——和一夫多妻制而著稱。該教派的領袖沃倫·傑夫斯(Warren Jeffs)在一系列的醜聞後被關進了監牢。但是這個社區連同其生活方式仍在赫利戴爾(Hildale)和科羅拉多(Colorado)這兩個市延續,就像100年前該教派初創時一樣。

在肖特克里克的一夫多妻制社區中生活是什麼樣的?BBC Future採訪了菲斯·拜斯特林,她透露了以前在教會中的生活以及她決定逃跑當晚的緊張時刻。

跟我談談你的家人

"我有3個母親和27個兄弟姐妹——我記得最年長的哥哥是42歲,最小的弟弟在我離開時是4歲,現在我猜應該是10歲左右。我13歲那年,我父親被趕了出去,從此以後他再也沒有回到我的生活裏。他離開以後過了6個月曾來參加我祖父的葬禮,但奇怪的是,我們中的很多人他都不認得了。"

"科羅拉多市幾乎所有成年人都處在一夫多妻的婚姻關係中。他們相信男人必須至少有3個妻子才能上天堂。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有這麼多妻子,必須受到尊敬的人才行。所以,有些人只有一兩個妻子。"

那裏的日常生活是怎樣的?

"我們每天早上5點起牀,家裏有早課,父親會給我們念一篇先知的布道文。然後,我們圍成一圈,跪下來禱告。接著,有一個母親會做早餐,父親去上班,有的母親有工作,所以她們也去工作,同時會有一個母親留下來照看孩子。我白天上學,晚餐後再上一節家庭課——如此往複。每天都一樣。"

你最後也會嫁人嗎?

"是的,當然了。那裏有一個體系。如果有人要結婚,他們的父親會去找沃倫·傑夫斯,和他說:'我的兒子或者女兒凖備好了。' 然後,他就會給他們安排結婚。如果給你指定的丈夫還沒有結婚,他很有可能最後會獲得另一位妻子。"

如果一些人有多個妻子,是否意味著其他人沒有妻子?

"不會有問題,因為很多年輕的男孩在十幾歲時都會被趕出去。一些人是因為開始看電影,此類事情是不允許的。這就導致女孩比男孩多。"

你的父親是因為什麼被趕出去的?

"事實上,沒有人告訴他原因。但是在沃倫·傑夫斯被逮捕以後,警方公開了他的記錄——他會把所有事情記錄下來——我們發現他做過一個夢,夢到我爸爸向聯邦調查局告發了他。我們覺得這就是原因。"

你的兄弟中有離開的嗎?

"有,我的兄弟中有3個人走了。其中一個在出去了幾年後還上了大學,他學的是生物物理工程——但他的年紀比較大。還有兩個在洛杉磯。其中一個還試著懺悔,因為他想要回到教會。另外一個有一小段時間也是那樣,但現在他開始逐漸適應外面的世界了。離開教會的人不允許和家人接觸,所以我離開之後才知道這些事。"

你是否曾質疑過教會?

"在教會裏,他們總是說,如果我們有任何問題,就把問題束之高閣。他們的意思是不用擔心,因為沃倫·傑夫斯知道他在做什麼。我覺得人們一般不議論教會,因為如果他們這樣做,通常會被發現。"

"我曾經覺得自己曾是幸福的,因為我碰巧出生在FLDS。別人總是告訴我們外界非常邪惡——我原本以為普通人的生活很悲慘。"

"當我試圖決定是否應該離開時,我打電話給6年之前出走的兄弟。我問他有沒有後悔過自己的決定。他說,'不後悔,這是我做過的最好的事。'當時,我就愣住了……我開始質疑一切。"

Image copyright Faith Bistline
Image caption 離開FLDS之前和之後的菲斯·拜斯特林——該教派要求女性穿草原長裙。

你在何時決定離開?

"一個男孩製造出我和他約會的傳聞,然後他就成了我的男朋友。起初,我只是想要他的手機號,因為我當時瘋了——約會是違反規定的。當時,他已經離開了FLDS,但是他還是會回到科羅拉多市來見見朋友。不論如何,最後我們制定了見面的計劃。"

"我的家四周有一圈高高的磚牆,所以他停車躲在高牆後面。我溜出去後不久,我的家人就發現找不到我了。我的5個兄弟跳上他們的卡車來追我。我的男朋友非常擔心。我的兄弟打電話給我,命令我停車——我問他們要做什麼,他們說要扭斷他的脖子。我們開始開快車,天也快要暗了。我們拐過一個街角時差點發生事故。我害怕了,讓他減速,然後我跳出車來。之後我的兄弟把我帶回了家。"

"第二天,他們把我帶到辦公室幫忙錄入數據。我成功找到了我的男朋友——當時我還只見過他幾次——他給了我一部秘密手機,這樣我們就能打電話了。我把手機藏在內衣裏。晚上我打開手機,一條信息發來說,'我愛你'。"

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幾個月後,我就被趕出了教會——但我並沒有脫離教派——因為這是他們懲罰人的方式。我的家人開始排斥我。我受到了很大的傷害,當時我知道我不得不走了。"

"我的男朋友在半夜開車過來,把車停在磚牆的後面,把車頭燈關上。那是一輛小車,車裏還坐著5個人,但我還是塞了幾個包進去。我帶上了所有的日記,一盒子信,3條牛仔褲和3件襯衫。我沒有帶一夫多妻制的衣服,除了我身上當時穿的。當時我仍然是被洗腦的狀態,所以我離開城鎮時很驚訝為什麼自己沒有被雷電擊中。"

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外面是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我非常努力讓自己適應。這聽起來很傻,但是我花了很長時間才弄明白怎麼整理頭髮——以前我們總是把頭髮綁起來放在後面,所以我很奇怪,為什麼女孩把頭髮弄的這麼漂亮,都放在臉的周圍?"

"另一個就是化妝。我一輩子都沒法弄明白怎麼化妝,我總是把眼皮上弄的一團糟。我花了整整一年才習慣看自己穿褲子。我覺得突然間我變的非常有吸引力——我有腿了!"

你是否贊同一夫多妻的婚姻?

"不,當然不贊同。我覺得不公平。在一夫多妻的婚姻裏,我看到男性處於支配地位,女性的地位較低。我無法理解。我相信兩性平等,我覺得一夫多妻的婚姻裏,男女並不平等。"

請訪問BBC Future閲讀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