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一片空白!你是否患了暫時性失憶症?

科學,自然,記憶,世界,文化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這件事發生在夏天,保羅在克羅地亞度假的時候。

兩年前,63歲的保羅·博爾丁(Paul Bolding)和他的妻子科斯蒂(Kirsty)在克羅地亞度假,兩人去了一個小島的沙灘上。他們決定去浮潛,兩個人輪流入海,一個人照看東西。保羅遊了一會兒,然後躺在鋪在鵝卵石上的毯子上睡了一會兒。當他醒過來時,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來到這裏。

可以想像,保羅感到非常害怕。他的妻子帶他到陰涼處坐下,想方設法讓他平靜下來,試圖弄清他到底出了什麼事。科斯蒂在BBC電台的All in the Mind節目中告訴我,她很快就發現,保羅無法記住新的事情,因為他總是問相同的問題:"你覺得我中暑了嗎?你覺得我在太陽下面睡著了嗎?"他問了20多遍。

科斯蒂想知道這是否是癡呆症的開始。她擔心自己下半輩子可能要一直照顧他了。她開車帶他回到之前他們住的城鎮,希望更加熟悉的周邊環境能夠喚醒他的記憶。她不得不為他點午餐,因為他不知道要吃什麼。他記不得之前10天休假的任何事情,甚至包括一開始和親戚見面的事。

到下午的晚些時候,保羅開始感覺好一些了,他建議按照前一天說好的計劃去散步,這說明他的記憶正在恢復。一小時後,一切恢復正常——除了那六個小時的記憶空白。時至今日,這部分記憶也沒有恢復。

回到英國後,保羅去看醫生。醫生說他是暫時性失憶症發作,在50歲以上的人群(保羅屬於這一人群)中這一病症較為普遍。急診通常每個月會遇到兩到三個這樣的病例。

這一病症發作時,病人仍然知道如何開車,如何走路,但是通常情況下,他們和保羅一樣,不記得前幾天他們在做的事情。他們也像保羅在海灘上時那樣,反覆問相同的問題。這是確診這一疾病的典型特徵。

病因仍然是個謎。起初,醫生認為這一病症發作起來像是癲癇或偏頭痛的症狀。甚至可能是短暫性腦缺血。但是現在,醫生認為它和其他健康問題沒有關係。有人認為,儲存長期記憶、處理自傳式記憶的海馬體可能是該疾病的關鍵。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暫時性失憶症這種疾病影響非常嚴重,以至於人們會徹底忘記自己是誰。

埃克塞特大學醫學院(University of Exeter Medical School)的認知和行為神經學教授亞當·澤曼(Adam Zeman)解釋了該病的原理:"我們的看法是,海馬體被暫時關閉了。保羅的病例非常典型。當發作時,人會失去過去數周的記憶並且無法產生新的記憶。"

腦成像研究也支持這一理論,揭示了在發作時海馬體出現了暫時異常。

法國的醫生檢查了142位出現暫時性失憶症的女性,他們發現這些病症是由情緒壓力事件突然引發的,比如爭吵。而男性更多的是在體力勞動或在冷水中浸泡後發生這一病症。有頭痛病史的人出現這一病症的可能性較高。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這一綜合症會導致患者永遠無法回憶起一生中的數小時或數天。

有時候,暫時性癲癇失憶症患者可能會被誤診為暫時性失憶症,但是前者的癲癇發作較為短暫,較為頻繁,且通常發生在人剛剛醒過來時。澤曼表示大多數時候診斷比較簡單:"如果患者在發作後前來就醫,他們說明的情況和保羅一樣,那就幾乎無需懷疑。如果患者在發作時前來就醫,就會有點難度,你必須考慮其他可能性,比如短暫性腦缺血、癲癇或心因性失憶症。"心因性失憶症一個較大的區別是患者不記得自己是誰,但是他們可以產生新的記憶。

好消息是暫時性失憶症通常是一次性的,並不說明身體有其他問題。只有很小比例的患者會經歷第二次發作。但是當這個病症發作時,患者一定會感到非常恐懼。

保羅希望這一病症不要再發作了。但如果發作的話,至少科斯蒂知道是怎麼回事。

請訪問BBC Future閲讀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