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自我記憶症」帶來的煩惱

(圖片來源: Edouard Taufenbech) Image copyright Edouard Taufenbach

"當我只有一周大的時候,我記得我被包在這塊粉色的棉毯裏,"瑞貝卡·沙羅克(Rebecca Sharrock)回憶說。因為某種原因,當媽媽抱著我的時候,我總是能知道。我只是本能地知道,她是我最喜歡的人。"

考慮到大多數人最早直到四歲左右才開始有記憶,你很容易覺得沙羅克的描述是一種懷舊的白日夢,而不是真實的記憶。不過,這位來自澳大利亞布里斯班(Brisbane)的27歲女士跟大多數人不同——她被診斷患有一種罕見的稱為超強自我記憶症(Highly Superior Autobiographical Memory,或HSAM)的綜合症,該綜合症也被稱為超憶症(hyperthymesia)。這種獨特的神經性疾病意味著沙羅克能記起她在任何時間所做的每一件事。

患有超強自我記憶症的人能夠在一瞬間,毫不費力地立刻記起他們所做過的事情,他們穿的衣服,或者他們在何時位於何處。他們能夠像照相一般回憶起公共新聞和個人事件中的所有細節,而且其凖確性不亞於錄音或者影像的記錄。

成長的過程中,沙羅克本以為每個人都像她一樣能夠記住所有事。直到有一天,她父母叫她看了一段關於超強自我記憶症的電視新聞片段。"那是在2011年1月23日。"她回憶說。當那些人在回憶往事時,記者們嚷道:"太不可思議了,難以置信。"我對我父母說:"他們為什麼這麼大喊大叫,這不正常嗎?"沙羅克的父母解釋說,這是不正常的,而且他們覺得她可能也患有同樣的病。

Image copyright Edouard Taufenbach
Image caption "在每個月的開始,我會挑出我過去幾年裏同樣一個月的最美好的記憶。"(圖片來源: Edouard Taufenbach)

在跟這篇新聞裏所報道的學者們聯絡之後,沙羅克進行了檢查,並在2013年確診。超強自我記憶症在21世紀的頭幾年才剛剛發現,而全世界只有大約60人患有這種疾病。

為何有人生來就會得超強自我記憶症?相關研究仍在進行中,由於這個領域相對較新,而且全世界僅有很少的人患有該症。但是一些研究表明患有超強自我記憶症的人大腦中的顳葉(大腦協助記憶加工的部位)更大,就如同大腦中負責學習的尾狀核一樣,這一部位在強迫症中也發揮作用。

超強自我記憶症意味著所有的記憶都充滿了生動的細節。儘管對科學研究而言這魅力無窮,但對於患有該症的人而言也可能是一種折磨。

雖然一些超強自我記憶症患者認為他們的記憶有條有理,沙羅克(她也是自閉症患者)則把她的大腦描述為"雜亂無章",不斷重演的記憶讓她頭痛和失眠。

Image copyright Edouard Taufenbach
Image caption 我問我父母說,"他們為什麼覺得這不可思議,這難道不正常嗎?"(圖片來源: Edouard Taufenbach)

這個綜合症也有非常糟糕的一面,沙羅克的心理健康由於抑鬱和焦慮而飽受影響。她非凡的記憶力讓她覺得自己處在一個情緒的時間機器中。她說:"如果我回憶起我三歲時發生的一件事,我對這種情況的情緒反應就像一個三歲的孩子,即使我的思想和良心都已經像成年人一樣。"頭腦與心靈之間的差異導致了困惑和焦慮。

儘管如此,沙羅克已經學會利用積極的回憶來抵消負面情緒。"在每個月的開始,我會挑選出過去幾年同一個月最美好的記憶。"重溫積極性的事情,使她能夠更容易應付讓她沮喪的"侵入性記憶"。

沙羅克說,她在特定日期所記住的是:"那些當天我親身遇到的事情,因為我對當天事件不做任何研究,我只記得我親眼見過或者碰上的事情。"雖然超強自我記憶症患者能夠記住某一天基本的新聞事件,往往這些也是幫助他們形成記憶的個人經歷或者個人興趣的一些事情。

超強自我記憶症也可以為我們帶來一種前所未有的深入了解嬰兒和兒童看待世界方式的機會。沙羅克描述了她嬰兒期以及學步期那些吸引她的事情:"我在我的小牀上,我會轉過頭看看身邊的事情,比如牀邊上那台立式電扇。它讓我著迷。直到我一歲半大時,我恍然大悟,為什麼我不去探索一下看它到底是什麼?"

Image copyright Edouard Taufenbach
Image caption "我能控制我的夢境,很少受噩夢的困擾。"(圖片來源: Edouard Taufenbach)

這種能力的另一個方面是它對超強自我記憶症患者夢境的影響。沙羅克說:"現在作為一個成年人,我能控制自己的夢境,很少受噩夢的困擾,因為我覺得如果一件可怕的事情發生我就可以改變次序。"但是嬰兒期的她卻無法做到,因為當她18個月大開始做夢時,她無法區分夢與現實。"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在夜裏哭著喊媽媽,"她說,"但我還無法用語言表達。"

沙羅克現在參加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和加利福尼亞大學爾灣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的兩個研究項目,她希望研究結果可以幫助阿爾茲海默症(Alzheimer's)患者。

儘管她對生活中每件事都有著清晰的記憶,但是仍有一件事她記不得,那就是她的出生。

Image copyright Edouard Taufenbach
Image caption "我唯一無法記住的生日是我出生的那一天。"(圖片來源: Edouard Taufenbach)

"這是我唯一不記得的生日,"她說,"我沒有在子宮裏的記憶,也沒有從媽媽肚子生出來或是任何其它事情的記憶。但我想我並不願意記住這一點。"

儘管她的頭腦就像一台不斷重覆的記錄儀,沙羅克堅稱她不會改變什麼。"由於我有自閉症,我不喜歡任何形式的改變。我想按照我自己的方式來思考和自我感受,因為這就是我一直以來思考和感受的方式,我只是想找到處理它的方法。"她說。"這就是我一直知道的那個人……我希望能保留不動。"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