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極負面情緒如何改變大腦感知能力

(圖片來源: 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在瑪格麗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的反烏托邦小說《使女的故事》(A Handmaid's Tale)中,奧芙瑞德(Offred)遭遇的諸多不幸讓大多數讀者都感到了一種令人心寒的共鳴。當她被人用電擊棒虐待的時候,我們幾乎可以感覺到她的痛苦,並且對她被監禁的可怕的不公正感到畏懼與恐縮。

令人更加不安的是我們知道這部虛構作品裏面的每一個場景都源自某一個歷史元素。阿特伍德在《紐約時報》上形容她的作品的時候寫道:"如果我想創造一個想像中的花園,那麼我就想讓它裏面就連蛤蟆也是真實的。"

因此我們很容易就能設想奧芙瑞德的境遇,並對她的遭遇感同身受。這種情感是基於我們人類本身的能力,使我們能夠共享他人的感受。事實上,當我們看到別人受傷時,與我們自身疼痛有關的大腦區域也變得活躍起來。

但事實上,我們的情緒狀態會影響我們的同情心。我們的情緒確實改變了我們的大腦對他人的反饋,哪怕他人處於痛苦中。尤其是當我們心情很差的時候,它會對我們的社交行為產生影響。

很明顯,我們的情緒會以無數種方式影響我們的行為,從我們選擇的食物——當我們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吃得不那麼健康——到我們的友誼。當我們的朋友情緒低落時,這種感覺會傳染,也會讓我們感到更消極。2017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壞情緒甚至會在社交媒體上傳播。

事實上,我們的情緒是如此的強大,以至於當我們處於積極的情緒中時,它可以抑制我們在受傷時感到的痛苦。它為我們提供了一種類似於鎮痛劑的效果。而當它涉及到負面情緒時,就會發生相反的情況:我們對痛苦的感覺被誇大了。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負面情緒會改變我們對處於痛苦中的他人的同情之心(圖片來源: Alamy)

更糟糕的是,在2017年12月出版的一份最近的研究表明,當我們心情不好時,它會影響我們的內在的能夠應對他人痛苦的能力。它確實會抑制我們的同情心。日內瓦大學(University of Geneva)的艾米莉·喬-塔瑟雷特(Emilie Qiao-Tasserit)和她的團隊想要了解我們的情緒能夠如何影響我們對處於痛苦中的他人的反應。參與實驗者在腿上有一個溫度升高的裝置,使他們感到疼痛。除了使他們感到疼痛,或者在觀看別人的痛苦片段之外,團隊還向正在接受腦部掃描的參與者展示了帶有正面或負面情緒畫面的影片剪輯。研究小組想知道,參與者是否對那些他們知道會遭受痛苦的人產生了同情感。

結果發現,那些看了負面情緒影片剪輯的人,在看到其他的處於疼痛中的人後,在與疼痛有關的大腦區域中——前腦島和中間扣帶皮層——表現出較少的腦部活動。當我們看到別人處於痛苦中或者當我們自己經歷痛苦的時候,這些區域通常是會是處於激活狀態的。"換句話說,負面情緒會抑制我們的大腦感知他人痛苦的敏銳度,"喬-塔瑟雷特這樣解釋。

這項工作的發現富有意義。它展示了情緒確實能夠改變我們"大腦狀態",而通過這樣做,我們自己的感受能夠改變我們對他人的感知。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使女的故事》有很多令人痛苦的悲慘時刻(圖片來源: Alamy)

與此類似,喬-塔瑟雷特和同事們還發現,在觀看了一段情緒消極的影片之後,人們面對一個不帶情緒的面容時,會做出較為消極的判斷。

這些結果顯然具有現實意義。如果一個掌權的人,比如說一個老闆,在他們的生活中經歷了一些負面的東西——甚至就是看了一部悲傷的電影那樣簡單的事情——他們對一個處於痛苦中的同事就會變得不那麼敏感,甚至對他們的看法也會更加消極。我們糟糕的心情確實會讓我們不那麼容易感知別人的感受。

缺乏同理心還有其他的影響。研究結果表明,同情心的減少會導致慈善捐款減少。腦部掃描顯示,我們也對那些不在我們身邊最為親近的社交圈中的人表現出較少的同情心,比如在體育俱樂部裏的隊友。

那麼為什麼負面情緒會抑制同情心?這可能是某種特定類型的移情,被稱為"移情困擾",正在起到作用。這也是日內瓦大學的奧爾加·克里姆茨基(Olga Klimecki)解釋的,當別人遇到不好的事情時,人們感到的"不知所措"的感覺,這使得你想要保護自己,而不是被消極情緒所克服。與典型的移情相比,這種類型的移情甚至表現出非常不同的大腦激活情況。這種苦惱自然也會減少同情心。

也有這種可能,那就是任何引起負面情緒的情況,都會鼓勵我們更多地關注自己,以及我們自己面臨的任何問題。喬·塔瑟雷特說:"處於過度消極情緒中的焦慮和抑鬱症患者更有可能只關注自己的問題,並顯得孤立一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對失敗者感到同情是很正常的(圖片來源: Getty)

克里姆茨基和同事們在2016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甚至發現,移情困擾會增加攻擊性。在這項研究中,參與者經歷了不公平的情況,然後有機會懲罰或原諒他們的競爭者。此外,她的研究中的參與者在進入實驗室之前被要求做性格測試,她發現那些天生更具同情心的人會做出更少的貶低對手的行為。

對於克里姆茨基來說這是一個發現。在她對移情作用的廣泛研究中,她展示了人們能夠培養更具同情的行為。她發現這種同情同理的感覺可以經過訓練而來。因此,我們對他人的情感反應顯然不是一成不變的。

這表明,即使面對別人的痛苦,我們也能重新喚起內心的共鳴。而如果我們考慮事情的立場能夠更加積極一步時,它會幫助拓展我們的注意力以應對別人的需求上。"這可能有助於建立更好的關係,而這是幸福的一個關鍵因素,"喬-塔瑟雷特說。

所以下次你心情不好時,考慮一下它可能對你日常交流的人造成的影響。你也可以更加明智地安排時間來閲讀恐怖的反烏托邦小說或觀看恐怖電影。如果你在心情不好的時候閲讀或看那些故事,這是維持你的同情心的最佳時機,並且你會對他人的痛苦——無論是真實的還是虛構的——感到不那麼難過。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