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如何抓捕使用無人機的罪犯

(圖片來源: 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在給無人機噴上了黑漆,在燈上面纏膠帶後,倫敦南部居民丹尼爾·凱利(Daniel Kelly)以為這樣無人機潛入監獄院子時很可能就不會被發現。

去年4月25日早晨,他操縱這架價格便宜中國製造的四軸飛行器攜帶一包違禁品(香煙,可能還有合法毒品)掛在飛行器下面,飛過肯特郡(Kent)謝佩島(Isle of Sheppey)斯瓦萊絲德(Swaleside)監獄的圍牆。

不幸的是,他高估了自己的運氣:結果他被監禁14個月,成為英國第一個因無人機相關立法受到處罰被監禁的人。

但是從事類似活動的遠不止凱利一人。全世界有很多人發現了這種低成本的消費級無人機有用於非法活動的潛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即使無人機被毀,由於無人機會通過手機等設備連接"數字生態系統",警方也能通過其中的信息找到操縱者(圖片來源:Getty)

現在,警方正在建立新的司法偵查力量,徹查與無人機相關的犯罪活動。

不論是把非法物資空運到禁區,還是窺探他人,抑或阻撓緊急服務,或者給野生動物和飛機造成干擾,無人機帶來的威脅越來越多。比如,就在幾周前,一架無人機迫使倫敦蓋特威克機場(Gatwick Airport)的五個航班改變航線。

不過找出遙控無人機的操縱者並不總是那麼簡單。如今,消費級無人機價格便宜,容易操縱,供應廣泛。政府正在加快制定法律,以應對新興的犯罪活動。

這就是為什麼警方把越來越多的力量投入到無人機司法鑒定隊伍:這聽起來可能有點像電視劇《CSI犯罪現場》,但是現在的趨勢就是越來越多的警察開始追蹤違法無人機的操縱者。

無人機警探

僅數月前,英國監獄管理局(UK Prison Service)和警方宣佈整合資源,阻止無人機把毒品和其他違禁品空運至倫敦的監獄。有報告稱建立這一支新的隊伍可能需要花費300萬英鎊。

無人機活動引起司法部門注意事出有因。無人機為囚犯運送的不僅僅是毒品,還有手機、弓鋸片、刀、Sim卡、U盤、DVD播放機等物品。更不用說,無人機還可以飛越圍牆和障礙物,為政府大樓、機場等機構的運營帶來煩擾。

因此,對無人機操縱者的識別就成了執法的關鍵。

在凱利的這個案件中,操縱者、無人機和智能手機都被抓獲,這是很少見的。而且無人機裏還包含未被擦除和篡改的有效飛行數據。

但是,如果犯罪現場只找到無人機,那麼該如何尋找操縱者?或者是只找到了無人機墜毀後的碎片,該怎麼辦?又或者只找到了操縱者或手機,但是沒有找到無人機該怎麼辦?

這時候就需要無人機警探介入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世界各地的司法機構正忙於追趕無人機技術的前進步伐,以提高整理與無人機犯罪活動相關的線索的能力(圖片來源:Getty)

把無人機的數字和實體層面與操縱者聯繫起來並不容易。於是,有一種觀點就認為,通過在通常遙遠隱蔽的地方無線遙控無人機,將是一個很容易實施卻不被鎖定的犯罪。畢竟,無人機很便宜,如果操縱者不想被逮捕,就可以捨棄它。

儘管警察才剛開始了解新世紀之交手機能夠帶來的大量司法證據資源,然而無人機的司法活動已經悄然遇到更嚴峻的挑戰。

所有這些問題歸根結底就是需要更多的調查工具,田納西(Tennessee)納什維爾(Nashville)麥克勒律師事務所擅長無人機訴訟的律師詹姆斯·麥克勒(James Mackler)說到。

"隨著越來越多的無人機飛上天空,無人機司法科學正在變得日益重要。恐怖分子集團正在使用並武裝民用商業無人機,這就讓司法科學變得愈發重要。"麥克勒比大多數人更加了解其中的風險:他是美國軍隊前直升機飛行員,曾經在伊拉克駕駛飛機與軍用無人機一起完成任務。

專門針對無人機的司法需求已經擴展至公民安全領域。足球賽、音樂會、示威遊行的人群也經常受到無人機的煩擾和威脅。以2016西雅圖同性戀驕傲遊行(Seattle's 2016 Pride parade)為例,一架無人機撞上大樓後掉落在一名女性身上,導致她出現腦震蕩。

當然,無人機還有可能對個人隱私造成巨大威脅,以至於一些人會用槍射擊無人機。這樣使用武器可能會造成各類公共安全威脅。麥克勒的一名客戶操縱的無人機被鄰居射中。麥克勒試圖澄清無人機空域法,而最後聯邦法官判定射擊者無罪。麥克勒稱,美國法律並未清晰界定居住者的空域範圍和屬於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的民用空域範圍。

解鎖系統

那麼,政府如何才能抓到使用無人機的犯罪分子?

馬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波士頓(Boston)附近的數字調查者、網絡安全諮詢師大衛·科瓦爾(David Kovar)說,秘密並不在這個笨重的設備裏,而是在複雜的數字生態系統中。

這個"生態系統"包含各種邊緣設備,比如智能手機、遙控器、傳感器。它們會從加速計、羅盤航向和視頻中收集GPS位置數據、墜機分析數據等等。視頻中的元數據會揭示拍攝的地點以及海拔高度。

科瓦爾說,所以即使沒有實體零件,調查者仍有很多可依靠的資源。畢竟,無人機有可能會墜落,變成碎片,或者現場只收回了遙控器。

科瓦爾說:"但是其中最重要的信息源是移動設備,即手機或平板電腦。"調查者熟知拆卸它們的方法。

但是挑戰來了:這是一個多樣化的市場,每台無人機有自己的數字特點。

無人機是如何儲存飛行數據的?它起飛時的經度緯度坐標能儲存多久?操縱者手機裏的數據有多少會存儲到無人機裏?還有,不同的無人機使用的操作系統也不一樣,所以分析者需要熟悉每一個操作系統。

有時候製造商也會不知不覺的幫助司法團隊:有一款無人機會把用戶的飛行控制應用的登錄名和密碼——以未加密的方式——發送至無人機上。這就意味著如果無人機在犯罪現場墜毀或者被丟棄,且操縱者沒有留下蹤跡,警官就可以簡單的登錄到應用裏面,查看用戶的飛行視頻和記錄。

但有時候也會有無人機完好無損的情況。

"我們曾參與過從監獄中回收的以及警方和國防部發現已經墜毀的無人機的司法調查,"位於哈德斯菲爾德(Huddersfield)的商業無人機運營商FlyThru有限公司的董事總經理邁克爾·梅(Michael May)說,"他們必須弄清無人機為什麼會在那個地方,而如果有任何的發現,我們都可以從司法的角度提出看法,不論是飛行日誌數據,還是無人機本身,抑或無人機上留下的DNA和指紋。"

他還說,無人機的螺旋槳邊緣一般都十分鋒利,因此可能會留下皮膚細胞,有時候可以從中提取DNA。還有一些零件,比如SD卡——用於存儲視頻——和電池,當用戶插電池時,可能會留下指紋。

聽起來都很完美,但是一些專業的無人機用戶非常善於隱藏數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政府大樓周圍出現的無人機越來越多,不論是美國白宮,還是日本首相的辦公室(圖片來源:Getty)

桑德蘭大學(University of Sunderland)的計算機學家、數字調查者格里莫·霍斯曼(Graeme Horsman)拆解了一台便宜的無人機,發現用戶可以通過幾個小技巧掩蓋無人機的飛行位置。他還發現關掉手機的一些設置有可能掩蓋無人機的飛行日誌。他還可以強制無人機存儲虛假的發射地點信息。

換句話說,別有用心的無人機操作者很容易掩蓋蹤跡。

霍斯曼甚至在GPS天線上包裹一層廚房用鋁箔紙,創造出法拉第籠(Faraday cage):一種可以阻止無人機記錄飛行信息的無線電波吸收器。

即使無人機落入有關部門的手中,其中受到嚴格保護的數據也很容易消失不見。

一台無人機被發現以後,如果被關上,或者插入USB線,都可能導致數據被覆蓋——如果移動無人機,也可能會覆蓋GPS數據。這就意味著必須先了解每一款流行的無人機,再進行鑒定調查,才能避免誤操作。霍斯曼說:"因為有很多變量,所以每一次無人機調查都不一樣。"

科瓦爾說,調查者已經開始捕捉無人機進行分析:"司法部門在北達科他州(North Dakota)輸油管道抗議活動中捕獲了一位抗議者的無人機。我不知道是誰在分析那台無人機。降落在白宮草坪上的無人機肯定被分析過。我還知道情報部門的人員正在分析從戰場上捕獲的伊斯蘭國的無人機。"

那麼,最壞的打算是什麼?專家一致認為: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用無人機可以做到的最惡劣的事情還沒有出現。因此,我們需要盡快具備查明無人機操縱者的能力。

"讓人擔憂的一點是,一些無人機可以載重15公斤,那真的是太多了。恐怖分子可以把汽車炸彈轉移到空中,"梅說。他警告說,隨著無人機續航里程的增加,一些無人機甚至有可能完成國際飛行任務。

"這是一種新興科技,我們無法預計無人機將來會有哪些用途,"霍斯曼說,"我覺得我們會不斷的驚訝於人們開發出的新用途——這要看犯罪分子的想像力有多大。"

這麼看來,給無人機噴漆,在燈上面纏膠帶,這些問題可能是最微不足道的。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