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科學如何解釋「饑餓成怒」

A woman sits at a table with an empty plate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吃了兩周的低碳水飲食,喜劇演員福斯泰基尤(Jess Fostekew)"饑餓成怒"(英文hangry是饑餓和生氣的組合詞)。

"我開車的時候情緒失控," 她邊回憶邊說。 "起因是我過紅綠燈的時候開得慢,後面那輛車,上面坐的還全是又高又大的男人,就衝我嘀喇叭。"她跳下車要去跟人幹架,結果對方一陣哄笑,她回到車上就把車開走了。

"我把車停到路邊,哭了起來——怒不可遏的抽噎,然後發誓再也不要禁食碳水化合物了。"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的營養和飲食學講師梅德林(Sophie Medlin)說:"我們早就發現,從科學上說,饑餓會導致煩躁。但奇妙的社交媒體界把這兩個詞揉到一起,把這種情況稱作'饑餓成怒'"。

"血糖下降時,我們體內的皮質醇和腎上腺素就會上升,也就是我們的應激荷爾蒙增加。"

這些都會對大腦產生影響。這是因為神經元分泌的神經肽控制著我們大腦中的化學物質。"引發饑餓與引發生氣、憤怒和衝動行為的,是同一種神經肽。這就是為什麼你會有那種一模一樣的反應。" 梅德林說。

Image copyright Nappy.co
Image caption 認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饑餓成怒"的觀點(或者認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把食物作為一種慰藉),是一種常見的刻板印象。

我們都有過饑腸轆轆時怒火中燒的經歷,但在主流媒體上,這更多見諸於女性身上。關於"饑餓成怒"的文章,總愛拿大聲嚷嚷、壓力過大的女性作例子。在幾個月前的冬奧會上,美國單板滑雪選手克洛伊·金(Chloe Kim)發的推文引起了廣泛注意。

這位金牌得主寫道:"如果我早上把三明治全吃了就好了,但我太固執,沒吃完。現在我已經饑餓成怒。"

女性更容易遭受這種折磨嗎?

"絶對不是,"梅德林說。"這種情況在任何人身上都有可能發生,而就神經科學來說,也許更容易發生在男性身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大腦中的化學成分導致男性比女性更有可能"饑餓成怒"。

梅德林解釋,有趣的是,男性的神經肽受體比女性多,而神經肽影響著我們的大腦。神經肽"受到雌性激素波動等因素的影響,使得一些女性在生理週期的不同階段都有可能經歷饑餓成怒的現象",梅德林說。但是,"從生化角度來說,就神經病學而言,男性比女性更有可能經歷這件事"。這是因為男性的睾酮水平較高,加之神經肽受體多。

說到底,認為女性容易"饑餓成怒"可能只是一種常見的性別刻板印象,包括認為男性恥於公開表達自己的感受。福斯泰基尤說:"也許(男性)覺得無法談論他們與飲食和饑餓之間的情感關係,這可能就是為什麼大家認為饑餓成怒是女性的事情,其實,誰都有這樣的經歷。"

梅德林表示贊同:"每個人都跟食物有著相當複雜的關係。"

饑餓成怒也會對你的人際關係造成實實在在的影響。2014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已婚夫婦中,血糖水平較低的人,對伴侶的攻擊性可能更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項研究發現,血糖水平較低時,人們對伴侶的攻擊性更強。

研究人員要求參與者在生氣時將別針插在代表配偶的"巫毒娃娃"身上。憤怒的配偶還要通過耳機向倒霉的伴侶傳遞巨大的噪音。在整個實驗過程中,都要對血糖水平進行監測。

梅德林說,"那些血糖水平較低的參與者,在巫毒娃娃身上扎了更多的針,他們向配偶傳送的噪音聲音更大、持續時間更長。" 這個結果或許並不出人意料。

我們要如何避免可怕的饑餓成怒呢?

"這取決於,距離你吃下一頓飯還有多長時間,"梅德林說。 "理想情況下,你需要吃一點能夠讓血糖升高的東西,並要維持住這個血糖水平。所以,開胃的碳水化合物類型的零食是最好的選擇。"

本報道選自BBC廣播4台《女性時刻》(Woman's Hour)。節目由加維(Jane Garvey)主持,加洛韋(Rory Galloway)製作。莎拉·基廷(Sarah Keating)改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