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島欣賞難得一見的極地夜空

北極光 Image copyright Tom Stahl
Image caption 郎高酒店,北極光(圖片來源:Tom Stahl)

據說,在19世紀頭10年的末期,冰島詩人兼企業家艾納·貝內迪克松(Einar Benediktsson)曾經試圖將北極光賣給一群來自瑞士的商人。

然而,由於他無法解釋如何才能真正轉移極光的所有權,所以這筆交易還是以失敗告終。但儘管如此,這種狡猾的"出售"行為還是凸顯出冰島旅遊行業的從業人員在過去10至15年面臨的複雜挑戰——換句話說,自從極光成為當地旅遊業的重要賣點以來,這一問題便始終縈繞在他們心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太陽活動頻繁且天空晴朗的情況下才能看到極光(圖片來源:Barcroft/Getty)

眾所周知,極光是一種難得一見的自然現象。需要等到太陽活動頻繁(從而產生帶電粒子,與氧氣和氮氣等氣體發生碰撞)且天空晴朗的情況下才能看到。雖然冰島的確是全世界最適合觀賞這種艷麗美景的地方,但有時候仍然要等待數日甚至數周才能一睹它的真容。

對冰島東南部郎高酒店(Hotel Ranga)的老闆弗裏澤裏克·帕爾森(Friðrik Pálsson)來說,這起初的確是個問題。"賣北極光很容易,但交付卻很困難。"他對自己那位詭計多端的同胞調侃道。

"我感覺很糟糕,因為我們的顧客似乎並沒有享受到他們應該享受的美妙天空。"他提到那些沒有極光的夜晚時說,"我希望為他們提供另外一種欣賞黑暗的方式。"

Image copyright Karl Ólafsson
Image caption 因為地處偏遠,郎高酒店更容易在晴朗的夜晚看到極光和滿天繁星(圖片來源:Karl Ólafsson)

在海鮮行業工作了30年後,帕爾森買下了這間酒店,但他當時對冰島的夜空知之甚少。所以,他找來了一位行家:當地的天文學家賽瓦·赫爾基·布拉格森(Saevar Helgi Bragason)。他們都認為,由於郎高酒店地處偏遠,遠離雷克雅維克的光污染,所以成為了觀賞極光的理想之地(只要極光能夠出現)。除此之外,在晴朗的夜空中,這裏還能直接用肉眼看到由2,500顆星星組成的壯美銀河。雖然酒店的客人並沒有對這些星星視而不見,但他們的確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變幻莫測的北極光身上。

一切的變化都始於2013年,帕爾森當時聘請布拉格森幫助他在酒店的空地上修建一座天文台,那裏如今已經擁有冰島最強大的兩台天文望遠鏡:一台11英寸的Celestron Schmidt-Cassegrain和一台固定在Astro-Physics 900上的TEC 160ED APO折射望遠鏡。從酒店到天文台約有150米,整個小路都用紅燈裝飾,所以帕爾森將那裏戲稱為酒店的"紅燈區"。那裏的每個元素都經過了精挑細選,包括頗具獨創性的卷簾屋頂,可以讓客人們飽覽夜空美景。只要按一下按鈕便可啟動系統,馬達聲與鎖鏈聲交織在一起。大約45秒後,鋪滿星光的夜空就呈現在我們頭頂。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獵戶座一等星爆炸!"布拉格森說,他對宇宙始終懷有濃厚的興趣。他向聚集在天文台的門外漢們解釋道,"獵戶座一等星"是一顆位於獵戶星座右肩上的星星,他現在隨時有可能爆炸——但天文學家所說的"隨時"既有可能是現在,也有可能在10萬年後。

Image copyright Hotel Ranga
Image caption 酒店的天文台擁有冰島最強大的兩台天文望遠鏡(圖片來源:Hotel Ranga)

"等到爆炸時,天空將會閃耀橙色的光芒。"他說,"我每次都會祈禱,期待著能從望遠鏡中看到這番景象。"

每到夜空晴朗時,布拉格森都會在晚上9點為酒店的所有客人提供免費的公開講座,將天文學和神話故事有趣地結合起來。他略帶激情地解釋了輕浮的宙斯如何迷戀凡人阿爾克墨涅,並與之生下了一個名叫赫拉克勒斯的兒子。為了讓自己的兒子永生,宙斯悄悄地把他放到自己熟睡的妻子赫拉的懷中。但在赫拉克勒斯喝奶的過程中,赫拉卻中途驚醒。在發現這個孩子並非己出後,她把他推到一邊,而她的乳汁則噴向天空,成為了一條由繁星組成的光帶——也就是我們所說的銀河。由於光污染越來越嚴重,冰島成為歐洲僅有的幾個能夠輕易看到銀河的國家之一。

布拉格森手拿著激光筆講述著我們頭頂的星座,天后座、仙王座仙女座——這又是脫胎於古希臘神話的一家三口,他們也因為玩忽職守陷入困境。這個故事中還牽扯波塞冬,而珀爾修斯(英仙座)最終斬首了美杜莎。

Image copyright Halldor Kolbeins
Image caption 冰島是為數不多的幾個仍然可以輕易看到北極光的國家之一(圖片來源:HalldorKolbeins/Stringer)

根據天氣環境和特定星球的軌道不同,還可以在故事中穿插夜空的美景,例如月球及其上面的火山口,以及土星光環上最大的裂口——卡西尼裂口。

"我們有時甚至能在木星上看到雲。"布拉格森說,"能看到另一顆行星上的天氣狀況令人激動不已。"

狂熱的天文攝影愛好者渴望的所有設備在這裏都一應俱全,但多數客人只喜歡用智能手機對著夜空拍照。

到了夏天,冰島進入極晝,幾乎全天24小時都是白天。此時,望遠鏡可以用來觀測太陽,這是布拉格森的最愛,尤其是在日食期間。

"作為一個冰島人,我曾經目睹過好幾次壯觀的火山噴發,但我敢說,日食更加美麗。"他說。

Image copyright Tom Stahl
Image caption 郎高酒店的天文台對酒店客人、學生團體和塞爾蒂亞納內斯業余天文協會開放(圖片來源:Tom Stahl)

儘管主要供酒店自己使用——那裏有用地熱水加熱的戶外按摩浴缸,方便客人一邊沐浴,一邊眺望星辰——郎高天文台也對學生團體和塞爾蒂亞納內斯業余天文協會開放,布拉格森擔任該協會的主席。

"關鍵是讓大家都了解一些天文學知識。凝望夜空,觀賞2.5億光年之外的星球,的確可以改變你看待生活瑣事的視角。"他說。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