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老的驛道夢回武士時代

日本、馬籠宿(Magome)、城鎮、歷史、建築(圖片來源:JTB MEDIA CREATION, Inc./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在步道的起點,在高聳的松樹的樹影下有一塊警告有熊的大牌子。假如是在美國的黃石公園或優勝美地(Yosemite),這可能稀鬆平常。 但我是在日本,這裏有子彈頭列車和無盡的霓虹燈景觀。我原來預計遇到的可能是擁擠的人群、語言障礙和高價格等等挑戰。但是有熊出沒?作為遊客我應該怎麼辦?

「請帶上能發出聲響的東西,」這是標牌給出的建議。這句話的上面畫了一個憤怒的熊,還寫了一些日文漢字,應該和翻譯說的是一回事。我要麼製造大量噪音,要麼不發出任何聲音。我的性命可能就靠它了,這裏是日本高山中熊的領地。

Image copyright Bill Fink
Image caption 警告徒步者步注意熊的警示牌在步道上隨處可見(圖片來源:Bill Fink)

我是在名為五街道(Gokaido)的一段上徒步。五街道是8世紀出現的連接江戶(東京)和日本東北、京都等地的交通網絡。這個交通網絡在17至18世紀期間達到鼎盛,當時東京的幕府統治者經常帶著武士行走這些道路,以至於這些道路有了一個非官方的名稱:「武士徑」(Samurai Trail)。

雖然五街道的大部分已經變成現代高速公路或無處可尋,但是中山道(Nakasendo Trail)的一部分仍然保留了幕府時代的樣貌。中山道全長500公里,途徑森林、高山、農場和小村莊,徒步中山道就是體驗傳統的日本,這裏有保存完好的傳統城鎮,家庭農場和數量多到驚人的荒原之地。而這些地方距離超級城市東京只需幾個小時的火車行程。

假如我能夠躲過熊,在這為期四天的40公里徒步旅行中,我的第一站將是古老的驛站馬籠宿(Magome),它形成於17世紀,當時,在遠行的武士和政府官員到達前,他們的隨從會攜帶行李提前來到沿途的每個鎮。在日本東北地區,歷史悠久的驛站大內宿(Ouchi-juku)也會帶來類似的武士時代的體驗。

Image copyright Bill Fink
Image caption 這條歷史步道展現了日本寧靜安詳的一面(圖片來源:Bill Fink)

我們沿著泥濘的道路攀登,進入山林,穿越溪流,經過岩層和古老神社的廢墟。讓我震驚的並不是美麗的自然,而是寧靜。日本從來都不安靜。這裏沒有揚聲器發出的通知,沒有火車行進的隆隆聲和喋喋不休的人群。這讓人感到不祥,尤其是在可能出現熊的時候。

幸運的是,在一個路口,有一個木製框架,上面掛了一個大鈴鐺。下面有一塊英語標牌,指示讀者「用力搖鈴可防止熊靠近」(Ring the bell hard against bears)。雖然這和翻譯的字面意思不一樣,但它至少解開了在徒步時是否應該保持安靜的疑惑。

我們大步走在小路上發出嘈雜聲,經過瀑布、木板路和高大的竹林。有幾次,我們遇到了幾個戴著太陽帽,穿著罩衫和涼鞋的日本老奶奶,她們誇著竹籃,衣服上掛著好幾個熊鈴。當我們用簡單的日語和她們打招呼時,她們笑了起來。但是,除了這些勇敢的野餐者以外,很少有其他的徒步旅行者(也沒有熊)與我們在路上相遇。在現代日本,這是少數令人驚訝的獨處時間。

Image copyright Bill Fink
Image caption 在中山道徒步的時候,你可能會經過古老的神社(圖片來源:Bill Fink)

我們很快發現了家庭農場的聚寶盆。藤上掛著巨大的茄子,閃耀著金屬質感的紫色,就像打過蠟的汽車一樣。正在發芽的橘子、紅辣椒和鮮綠色的青檸像彩虹一樣整齊的排列在精心照料的庭院裏。到處都是稻田。有長出短短的綠芽的梯田,也有成熟的長長的黃色稻稈和在木架子上曬乾的棕色米糠。這些場景看起來像是塗上鮮艷顏色的老的武士電影。

在農場附近,婦女出售裝在板條箱裏的水果和蔬菜,還有一些無人照看的桌子上擺著袋裝的柑橘類水果和一束束鮮花,上面寫著「任何一件都是100日元」,旁邊有一個罐子,誠實的徒步旅行者可以把零錢放在裏面。狗和貓從瓦片屋頂、木頭橫樑的房子裏走出來,悄悄走到近處,陌生人拍了拍它們的頭。現代的迷你拖拉機增添了現代感,米老鼠頭的稻草人也是一樣。然而,友好的小城鎮的氛圍給人感覺好像這裏經過了幾個世紀卻沒有改變。和數百年以來的旅行者一樣,我們在路邊的茶館坐下喝點飲料,吃點小吃。由於世世代代使用燒柴的爐子,茶館裏的木板已經發黑。

Image copyright Bill Fink
Image caption 在這裏很容易想像日本幾個世紀以前的樣子(圖片來源:Bill Fink)

到達馬籠宿時,我把自己想像成一個視察自己領地的武士。我會檢查舊糧倉旁邊的水車,監督當地正在工作的工匠,然後在神社鳥居的陰影中拍手祈禱。我還來到城市的邊緣巡邏,那裏有一塊大木牌,就像18世紀時一樣,上面的書寫體文字警告遊客遵守規定,包括挑夫的固定價格以及禁止砍樹和攜帶武器。

晚飯是懷石料理(kaiseki-style meal),包含幾道精心凖備但份量很小的菜式,有肉類、蔬菜和水果。晚飯後,我來到馬籠宿陡峭的鵝卵石主街散步,這裏的照明只有懸掛的燈籠和一輪滿月。我走過用木頭和紙建造的兩層樓房子。這些房子是根據原來的樣子重建的,在數百年間有很多達官貴人下榻於此,但卻為能倖免于城鎮的火災。到晚上7點,這個村所有的店家都關門了,沒有行人,車輛禁止通行。

我返回民宿,穿上傳統的日式浴衣和木屐,以熱氣騰騰的泡澡結束了夜晚。在中山道旁的這個驛站,我睡在鋪在榻榻米上的日式被褥裏,很快就墮入了武士的夢鄉。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驛站馬籠宿在17世紀是一個頗受歡迎的地點(圖片來源:JTB MEDIA CREATION, Inc./Alamy)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