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阿拉斯加原住民的感恩祭

阿拉斯加州(圖片來源:robertharding/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在偏遠的阿拉斯加東南部,有一些以捕魚為生的人群,他們是熱情慷慨的特林吉特人(Tlingit)和海達(Haida)部落。此地區與加拿大西部部分相連,生活著一個母系制的土著阿拉斯加印第安人民族,他們在此生活已超過10,000年。

他們用一種令人驚異的方式表達感激之情,這種方式在我們現今所處的時代似乎不可思議,而這或許能教會我們很多關於慷慨的道理:請盡你所能回饋社會。

Image copyright Cat Perry
Image caption 阿拉斯加東南部的一些部落已經在此生活超過10,000年(圖片來源:Cat Perry)

ku.éex'(字面意思是"邀請儀式")這種盛大的儀式已經在他們的生活中沿襲了數千年之久。這是一種特殊的盛宴,會凖備很多豐盛的家常美食,期間載歌載舞並互贈禮物。通常在這樣的傳統習俗中緬懷死者,慶祝生辰和婚禮,慶祝圖騰柱的樹立以及社會等級的變動,主人會依據傳統宴請數以百計的賓客並饋贈以大量的現金和禮物(例如毛毯、獨木舟、縫紉機、麵粉、菜餚和水壺),而這些現金和禮物往往又是他們在這一年來在所接受邀請中全部被贈予東西。

但當基督教傳教士和一些外界人士見到此種奢華的場景時,他們給當地人貼上了浪費的標籤。他們沒有把如此盛大且頻繁舉行的饋贈儀式作為居民個人財產的一種合理價值評判;相反地,這種自然經濟的另外形式被認為是同化過程中的一種阻礙。

1897年,所謂的冬季贈禮節被聯邦法律禁止,並受到民政局和美國傳教士的打壓。宗教首領和貴婦都被監禁,宗教場所被拆除,儀式用具被燒燬或者被送至加拿大和美國的博物館。

此禁令一直持續到1951年,儘管冬季贈禮節現在對於當地人來說,這個詞的神聖性由於近一個世紀的禁令且被迫轉為地下進行而有所破壞,但值得慶幸的是這些慷慨的風尚從未因此而遺失。年長的人們更傾向於沿襲傳統的ku.éex'一詞。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每年ku.éex'期間禮物互贈的總值高達200萬美元(圖片來源:robertharding/Alamy)

現今,ku.éex'已經被濃縮成兩到三天的慶祝儀式,一般在秋天捕魚季即將結束的時候舉行。在阿拉斯加東南部地區,每年大概會舉辦30個ku.éex'節日,並且一些估算顯示,每年部落成員間互贈的禮物和金額總值高達200萬美元。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前往阿拉斯加的克拉瓦克(Klawock)(該地區的土著城鎮之一),深入了解了這種被遺忘的社會饋贈藝術。

我們的摩托艇停靠在阿拉斯加凱奇坎(Ketchikan)古雅但新興的郵輪觀光樞紐,穿過山峰被朦朧的晨霧所籠罩的常青群山。我們越過了寬闊的、有座頭鯨出沒的深藍水域,跨過金黃色的海藻叢並且在荒涼的、不知名的島嶼上也留下過足跡。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特林吉特和海達部落是阿拉斯加一個母系制的土著民族(圖片來源:Design Pics Inc/Alamy)

60分鐘後,我和其他15名遊客抵達特林吉特一個僅有不到900人的小村莊,它位於威爾斯親王島的東南部一角。

站在岸邊的是一位穿著牛仔褲和厚羊毛衣的本地婦女。她一直微笑著,看起來非常高興見到我們。她帶領我們前往圖騰公園,這裏之前是釣魚營地和罐頭廠中心,現在則非常出名。欣賞阿拉斯加最大的圖騰柱真跡匯集點,目前有21根圖騰柱。真品和複製品聳立於夏日藍色的天空上,彷彿在暗示著一隻禿鷹在空中翱翔。這就像一個非常好的徵兆。

Image copyright Cat Perry
Image caption 這個小鎮有著阿拉斯加最大的圖騰柱真跡匯集點(圖片來源:Cat Perry)

我們走進一間圖騰雕刻的房子,裏面有一個大木倉庫,雕刻大師在裏面工作數月以創造出驚人的3米至18米高的圖騰柱,圖騰柱代表了不同西北岸原住民的血統,圖騰上繪有特林吉特和海達族禿鷹及雷文家族的半族。

等待我們的還有一場小型的、傳統ku.éex'盛宴的演示版,有大量爽脆的海蘆筍,紫菜飯,盤子上堆滿醃熏三文魚和比目魚。看上去像是剛出爐的蛋糕,其實是豐盛的魚塊,上面撒了酸奶油和細香葱末,以待切片享用。一個特別大的比目魚罐頭展現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捕魚豐收景象,裏面有沙拉醬、檸檬胡椒和大蒜。最後等待我們的還有野生漿果餡餅,裏面滿是當地的黑莓與藍莓。

當我得知主人為我們精心挑選海蘆筍、紫菜和漿果,並特地捕獲幾條大魚時,我深深受到感動。這是他們由衷地表達感激之情的方式,以此來感激我們前往當地了解他們的群落。

Image copyright Cat Perry
Image caption 一場滿是當地盛產食材的盛宴是部落對造訪者表達感激之情的方式(圖片來源:Cat Perry)

饋贈大量禮物並宴請數以百計的人,當我充分了解這種文化後,我走訪了Rosita Kaa háni Worl。Worl是 Sealaska 遺產研究協會的會長,這個機構專門負責文化保護、創作,以及阿拉斯加本土藝術家的宣傳和教育。Worl是一位來自雷鳥部落的特林吉特人,他幫助解釋了這種方式的由來。

"我們生活在一片十分美麗且很容易為之感嘆的土地,"Worl闡述道。"這是一片茂盛的雨林,我們賴以生存的最大資源均來自於大海,特別是鮭魚作為我們的食物。樹木為我們提供了木材,使我們得以創造不朽的藝術、大型的房子以及獨木舟,我們才能前往像俄勒岡和北方地區這麼遠的地方去做貿易。"

簡而言之,這些慷慨的儀式猶如經濟、社會、宗教和政治的黏合劑一般。正如Worl所闡述,"這些儀式融合了各種對立的宗教並且有助於平衡各自的差異,這些差異包括部落、宗教、房子以及我們的祖先。這使得我們十分複雜的社會結構趨於和諧,這真的非常重要。"

Image copyright Cat Perry
Image caption 當地人的慷慨受到了所居住的資源豐富的環境的啟發(圖片來源:Cat Perry)

西北岸土著傳統是不斷變化的;圖騰雕刻、歌曲、食物、聚會和奉獻精神代表著一種旺盛的、慶賀的文化,這種文化歷經時間的考驗。或許我們能從中學習對我們所處社會也同樣保持慷慨之情,這本身就是一份禮物。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