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平泉:代表佛教淨土的世界遺產

平泉,淨土園林(圖片來源:Beth Reiber) Image copyright Beth Reiber

武士時代,封建制度下的日本彷彿在上演現實版《權力的遊戲》,有無數故事關乎家族背叛與復仇、政治陰謀與權術以及帝國之興衰。

這正是藤原清衡尤為受人敬仰的原因。1056年至1128年,他住在日本東北地區。儘管因為背叛,藤原失去了父親、妻子和一個孩子,但他決心打破流血殺戮的循環,用自己的巨額財富停止戰爭,換取和平。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藤原建造了和平的樂園來打破流血殺戮的循環(圖片來源:Alamy)

他選擇在平泉來建造這片極樂淨土,傾盡人生最後幾十年時間,建成世界上的一個佛教聖地。在這裏,無論人類還是動物,無論是敵是友,所有的靈魂都可以尋求慰藉,和諧共處。藤原清衡的兒子和孫子在其願景中建造了更多園林、寺廟和寶塔,將平泉的名聲傳遍了整個日本,甚至遠揚到中國。

不幸的是,故事到這裏就結束了。

1189年,在歷經藤原家族僅僅100年的三代和平統治後,好戰的源賴朝為了成為幕府大將軍並在鐮倉(距離今天的東京很近的一個城鎮)建立軍事獨裁,成功地征服並毀掉了這片佛教淨土。

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中,由於疏於修繕,再加上火災的發生,平泉宏偉壯觀的木製建築遭到了破壞。但是,藤原家族的成就極大地影響了日本的歷史,在人們的想像之中從未式微。鍍有金箔的金色堂,是自12世紀以來唯一完整保存下來的建築,被認為是日本最重要的建築之一,與你可在京都見到的所有建築不相上下。事實上,平泉可能是你未曾耳聞過的日本村莊中最重要的一個。

Image copyright Beth Reiber
Image caption 平泉厚重的歷史使其成為日本一個重要的村莊(圖片來源:Beth Reiber)

2011年,我第一次來到平泉,是在那場地震和海嘯發生之後的6個月後。地震和海嘯席捲了這個地區的沿海村莊,並帶走了超過19000人的生命。從仙台機場一路走來,路邊盡是大堆大堆的殘骸碎片,但是平泉的氛圍沒有受到什麼破壞,還是充滿希望。日本東北地區的旅遊業可能已經一落千丈,但是這座村莊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這座有著8000名居民的小村莊很是低調,又頗為整潔,只有很少的旅店,幾乎看不到那種把日本其他有名的旅行地搞得俗氣的紀念品商店。這裏小得很,你可以步行,可以騎車,也可以跳上環形觀光巴士到達大多數景點。但是,如果你匆匆走完所有地方,就體會不到藤原清衡對這裏所寄予的平和與純淨,因為那些珍貴的細節保留著900年前平泉全盛時期的一些模樣,因此欣賞你所目睹的一切,唯一的方式就是想像它曾經的盛況,並讓這裏的精神氣質發揮它的魔力。

我的第一站是平泉文化遺產中心,在那裏我了解了平泉巨大的文化和歷史意義,也了解了那位設想出如此一片佛教極樂淨土的人物。藤原清衡的一生跌宕起伏,七歲那年父親被殺害,母親被迫嫁給殺死自己丈夫的人。他與一群死敵一起長大。若干年後,為了給自己被殺害的妻子和孩子報仇,清衡殺死了自己同母異父的兄弟。之後,他不再效忠於地方勢力,轉而效忠於皇室,勢力迅速崛起,成為奧州的最高統治者。奧州地處偏遠,盛產黃金,就是現在的東北地區。但是,無論什麼都無法撫平清衡的痛苦,他決定在塵世開闢一片佛教的淨土,以慰亡靈。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尊寺的建築裏有超過3000件國寶(圖片來源:JTB Photo/Getty)

看到中尊寺,藤原清衡數不盡的宏偉成就也就立即出現在眼前了。這裏曾有超過40個大殿、寶塔和僧舍,可容納300位僧侶。現在,遊覽者們可以參觀主殿,體驗宗教儀式;可以參觀珍寶博物館,這裏陳列著超過3000件國寶和重要的文化遺產,包括佛像和藤原家族的明器;還可以觀看在露天茅草頂下的舞台上進行的傳統能劇表演,這樣的表演並不是隨時可以看到,只有在每年春秋的節日之際才會由中尊寺的僧侶和法師來表演。

但是至今唯一保存完好,和清衡在世時一樣的建築是令人嘆為觀止的金色堂(Konjikido),建成於1124年。一開始,我驚訝地發現這座金色堂完全被包裹在一座混凝土建築中,氣派和光芒都被剝奪殆盡。然而旋即我意識到,金色堂一直受人敬畏,自1288年起就一直被保護起來,避免受到自然力量的破壞。正是那一年,鐮倉幕府推翻了藤原家族的統治,建造起了金色堂的第一道保護網。

金色堂用紫檀木建成,周身幾乎都以金葉覆蓋,供奉著極樂世界的主佛阿彌陀佛,側面是侍者的塑像,還有象徵著極樂世界的孔雀浮雕和花朵。聖壇和四根柱子被銀飾、象牙、金屬、螺鈿以及摻了金粉的日本漆所覆蓋,細節極為精細,使得金色堂成為當時兼具藝術之美和建築之美的一大奇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色堂是平泉唯一一座仍然保持原樣的建築(圖片來源:The Asahi Shimbun/Getty)

我的下一站是毛越寺,這座寺廟由清衡的兒子著手開始建造,由其孫建成,曾比中尊寺還要宏偉,有著能夠容納500位僧侶的僧舍,歷史的記載也曾宣告它在極樂淨土中佔有獨一無二的位置。唉,可惜如今只有石基尚存,不過有一幅巨大的插畫地圖描述了它曾經可能的模樣。

這裏,淨土庭園,也是我在平泉最喜歡的地方。這座庭園出乎意料地保存完好,被認為是12世紀以來最佳庭園的示例之一。中間有一大片池塘,旨在代表海洋,還有簡單的景觀美化的手法,如崎嶇的石壁、坐落的小山、蜿蜒的河灘、水中的島嶼,增添了視覺上的意趣。與日本其他傳統的精心設計的園林相比,這座院子顯然樸素自然、沒有矯飾,這正是我想像中一個撫慰人心的淨土樂園應該有的樣子。

就像面對日本大多數歷史遺跡時的心情一樣,我希望自己能夠得見平泉在其全盛時期的模樣。在平泉沒落了500年後,俳句詩人松尾芭蕉曾前來拜訪,想必他在寫下如下詩句時一定與我有相同的感受:

夏天草淒涼

功名昨日古戰場

一枕夢黃粱

Image copyright Beth Reiber
Image caption 淨土庭園被認為是自12世紀以來最佳園林的示例之一(圖片來源:Beth Reiber)

但是,這是一個好夢。而且令人驚奇的是,在金色堂的地基之中,安息著藤原清衡和他的兒子、孫子的乾屍,還有他的曾孫被砍下的頭顱,曾被源賴朝的支持者送去了鐮倉,作為藤原家族終結的證據。

所以,他們的遺骸連同他們的傳奇,被保存在這片佛教極樂淨土經過了幾個世紀後僅存的一座建築裏。如果這都不是因緣,那我不知道什麼才是因緣。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