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秘魯高山湖區的神秘巫醫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神聖的土地

在秘魯萬卡班巴(Huancabamba)省的山區,有一片由14個神秘潟湖組成的潟湖區,這個名叫瓦林加斯(The Huaringas)的地方,最為人所知的是其能夠進行神秘治療的巫師及薩滿巫術的古老傳統。

據說,這裏的巫醫傳統早於西班牙的殖民統治就已經存在,如今在秘魯其他地區,以及擁有古代文明歷史的其它國家都仍有保留。不過,瓦林加斯與其他地方的薩滿巫師的不同之處在於,其自然環境在治療儀式中扮演著關鍵角色。

2016年12月攝影師塞巴斯蒂安·卡斯塔尼達(Sebastian Castañeda)在旅行期間,記錄下了自己的經歷。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neda

天賦異稟的家族

在雨季,進入山區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大多數人會選擇將旅程計劃在5月至11月的旱季期間。在這段時間裏,該區的96名薩滿巫師每天會接待來自秘魯及毗鄰國家的100至300人左右的遊客。

照片中,60歲的巫醫喬昆·查斯切洛·祖裏塔(Joaquin Chasquero Zurita)與其學徒費利西亞諾·瓦曼(Feliciano Huaman)站在一起。喬昆的家族裏還有其他巫醫,包括了喬昆30歲的侄子路易斯,路易斯從10歲起開始在夢裏看到預兆,自此他便發現了自己在巫術治療方面的天賦。喬昆家的人相信,這樣的能力是從其祖父和曾祖父那幾輩人那裏傳下來的。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neda

神奇的療效?

尋求薩滿巫師幫助的通常是那些身患痛疾,無法治療的人,薩滿巫師會為他們做名叫"梅薩達"(mesada)的治療儀式。來瓦林加斯之前,65歲的萊昂納多·奇洛克·查韋斯(Leonardo Chiroque Chavez)的不適已經持續八個月了。他身體疼痛,腳痛到走路都困難,醫生雖然給他開了藥,但不久後那些藥就失去了藥效。當能做的嘗試都做了之後,家人決定,將查韋斯送到薩滿巫師那裏。

查韋斯見到了路易斯·祖裏塔(Luis Zurita),祖裏塔將查韋斯的身體狀況歸咎為心懷不軌的巫師所為。於是,祖裏塔為查韋斯進行巫術治療儀式,同時查韋斯也不斷地服用草藥,四個月後,查韋斯稱感覺自己精力變得充沛、強壯,走路也變得輕鬆了。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neda

兩個世界之間的橋樑

儀式於晚間十點開始,持續至次日清晨六點。病人們被帶至祭壇前,祭壇上鋪著耶穌基督、聖母瑪麗的畫片,用於抵禦邪惡靈魂的鐵質和木質刀劍,以及之前的病患其家族中已經逝去的家庭成員的照片。祭壇周圍還灑著用以吸收負面能量的鮮花、十字架、頭骨和神聖的石頭。薩滿巫師用祭壇向善良的靈魂、聖人和逝去的祖先乞求祝福。

接著,巫師會讓病人喝下引起幻覺的聖佩德羅仙人掌果汁。儀式中的這一步驟被稱為"施與"(allowance),意為在意識和潛意識之間搭起一座橋,將病人與神靈和自然相連。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neda

淨化

下一步是"金嘉達"(zingada),巫師會將煙草和熱水混合的液體灌入病人的左鼻孔,為病人的體內帶入積極的力量。這一舉動會造成病人嘔吐,不過這一情況是大家願意看到的,因為人們相信這樣病人體內的污穢能夠完全得到清理。

"金嘉達"之後,就是"淨化",巫師在病人的頭頂揮動一把劍,驅趕邪惡的靈魂,接著為病患噴灑廉價香水,保護其未來不受惡毒力量的侵襲。在薩滿巫師的指引下,得到淨化的病人需要禱告數小時,接著休息一會兒,以迎接下半場的儀式。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古石

路易斯·祖裏塔帶領著73歲的裏卡多·多翁貝托·貝納萊斯(Ricardo Umberto Bernales)進行治療。用一塊據稱是印加巫師雕刻的石頭,貝納萊斯將自己體內的負面能量吸了出來。貝納萊斯來的時候,雙腿顫抖,行走困難,路易斯認為貝納萊斯患有鮮見的疾病。經過治療,貝納萊斯稱自己走路不怎麼困難了。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一次艱難的旅程

在儀式的下半程一開始,病人會被帶去山頂上14個神聖的潟湖進行沐浴治療。人們最常去的是白色潟湖西姆貝(Shimbe),巫師們稱西姆貝可為病人帶來積極能量,第二受歡迎的是黑色潟湖尼格拉(Negra),可為病人驅散負面能量。

尼格拉被看作是極其神聖的一處,因其抵禦邪惡能量的能力而成為巫師們的一大熱衷之地,然而想要進入尼格拉卻很困難,需要從萬卡班巴乘車兩小時,再騎馬一小時才能抵達。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冰湖朝聖

棲於海拔近四千米的山頂,尼格拉潟湖冰冷的湖水通常在五至七攝氏度,人們很難在這樣冰冷的水溫裏完全浸透全身,可是病人們為了吸收其神聖的能量,會在水裏待上幾分鐘。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花灑

由巫師們就應該向病人的頭上潑灑幾桶水做出決定,而病人們則跳進冰湖同樣的次數。這一步被稱為"花灑"(flowering),因為通常病人的數量比巫師多,所以需要一位學徒協助薩滿巫師完成這一步驟。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neda

抵禦惡靈

病人在尼格拉潟湖中沐浴時,喬昆·查斯切洛·祖裏塔則開始向祖先的靈魂乞求。經過神聖的沐浴,巫師們會在病人的身體周圍晃動一把匕首,或者一把劍,以清除病人身上和周圍漂浮的惡靈。

病人們經常會將諸如衣服和首飾等私人物品留在潟湖岸邊,作為接受祝福之後的報答。當地人則認為這些東西沾有那些在這裏得到淨化和清洗之人的壞運氣,所以從不靠近。

Image copyright Sebastian Castañeda

善良對抗邪惡

儀式結束後,萬卡班巴地區最具聲望的薩滿巫師之一的馬里諾·阿朋特(Marino Aponte)向尼格拉潟湖表達了敬謝,感激潟湖將其力量賜予人們。引導病人們經歷這一漫長並使人筋疲力盡的儀式的巫師們相信,他們從事的是樂施的工作,他們的責任即驅趕邪惡力量。巫師們認為,創造出這些邪惡力量的人同為法師,擁有與自身相似的力量,卻往往心懷邪惡念頭。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