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得到一座熱帶島嶼 你會怎麼辦?

弗托克島(圖片來源:Rob Roberts)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在我們等待本·牛頓(Ben Newton)的船的時候,鳥兒在低潮露出的泥沙中覓食。熱帶陽光強烈地照射下來,只有掃過碧綠瀉湖的信風能夠緩和一下它的盛情。終於出現了一道銀色的光亮,一艘船疾馳而過,尾部為醒目的公雞形狀。本在漂浮的木碼頭上關掉了引擎,向我丈夫羅布甩過來一根繩子,然後跳了下來。

"太好了,終於見到你倆了,"本笑容滿面地說,話語間帶著加利福尼亞口音。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Image caption 在乘船去島上的時候,本向我們介紹旁邊飛馳而過的景點(圖片來源:Rob Roberts)

第一次向我們提起本和麗莎的是塔希提島上的(Tahiti)一位年輕水手。"你們到湯加的時候,記得去拜訪他們。"她說道。"他們島上的舞會氣勢浩大。"

她告訴我們,本和麗莎(Lisa Newton)正在瓦瓦烏群島(Vava'u,湯加王國的四個州之一)上建設一座生態度假村,可能需要季節工。我和羅布一直在太平洋上搭乘帆船航行。在海上航行了 11,000 公里之後,我們倆一致決定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跳舞是我最喜歡的業餘活動,而且還可以在那裏探索偏遠的太平洋島嶼。我用谷歌搜索到了"曼陀羅度假村"(Mandala Resort),然後通過本和麗莎的網站向他們發送了一條消息:"我們希望通過工作換取一個地方來搭建帳篷"。

三個月後,我和羅布乘船前往瓦瓦烏群島首府內亞富(Neiafu)。我們沿著狹窄的主幹道漫步,穿過一個戶外集市,很多折疊台上擺滿了椰子和鳳梨。有一間咖啡館可以提供冰塊、洗衣服務和按小時付費的計算機。街角的自動取款機可以提取湯加貨幣潘加,每一美元可以兌換兩潘加。當我們到達一座小山頂峰,向和本約好的見面地點港灣前行的時候,一座白色的教堂裏響起了鐘聲。

在十分鐘的乘船途中,本向我們介紹剛剛疾馳而過的重要景點。果蝠足足有我一隻手臂那麼長,像我的身體那麼寬,懸掛在馬法納島(Mafana Island)稠密的樹枝上。遠處布滿礁石,一陣陣海浪撞到上面。奧夫村(Ofu)傳出奶牛的哞哞聲,旁邊的沙灘上還有漁網。

一艘帆船映入眼簾,白色的船身映襯著周邊的青山碧水。"那是我們的寶貝,"本指著船說。"叫醒夢(Waking Dream)。她載著我們穿越太平洋,我們在船上一共生活了九年。"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Image caption 度假村與島上的自然環境相得益彰(圖片來源:Rob Roberts)

帆船前面大約 200 米處,一座樹木掩映的小山從水中輕輕探出身來,像一個小句點點綴在兩座逗號形狀的島嶼之間碧綠的瀉湖上。當我們走近時,發現銀白色的沙灘上兩顆椰子樹之間懸掛著一張吊牀。我猜測,繞整個湖遊一圈可能最多需要 20 分鐘。

麗莎一邊朝我們走來一邊招手,齊腰的黑髮不時飄散在她那曬成棕褐色的手臂上,兩隻黑狗在她腳邊跑來跑去。除了他們的貓,本、麗莎和這些狗就是這座小島上唯一的居民。

"歡迎來到天堂,"本說著關掉了引擎。"它的名字叫做弗托克(Fetoko)。"

***

2004年本和麗莎在瓦瓦烏群島上靠岸時,他倆對於湯加王國幾乎一無所知,他們是兩年半前從加利福尼亞北部出發的。他們倆賣掉了在美國的家業,計劃乘坐醒夢號,巡遊十年。

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麗莎告訴我:"我們相信機緣巧合,遵從內心的選擇,不從眾,風雨無阻。就像現在,我們相信緣分,相信我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會給我們的生命帶來一些特別的東西。"

Image copyright Amy Parsons
Image caption 本和麗莎從未想過他們會擁有一座島嶼(圖片來源:Amy Parsons)

本和麗莎到達湯加之後,他們決定待到夏季氣旋過去之後,也就是從十二月到三月,而不是像大多數水手一樣繼續前往新西蘭或澳大利亞。

他們就在那個時候遇到了圖伊(Tui)。圖伊是一名當地藝術家,在內亞富有一個攤位,出售精緻的鯨骨、貝殼和木頭雕刻作品。就像很多好朋友一樣,他們的友誼是圍繞咖啡產生的。本和圖伊經常坐在臨水的桌邊,探討人生、世界和宇宙規律,直到把杯中咖啡喝完依舊興致盎然。

"當你在國外遇到某個人,你們之間通常會出現文化隔閡。但是我和圖伊經常能非常容易地相互理解對方。我們之間這種神奇的聯繫彌合了我們之間的文化差異。可能是因為我們用相似的方式看待世界。"本說道。

圖伊生於瓦瓦烏群島,並且在這里長大,他在新西蘭生活了將近十年,然後回到故鄉娶妻生子。本和麗莎也非常喜歡他的五個孩子,與他們一起共同用餐、玩遊戲。

幾個月之後,麗莎和本了解到圖伊一家入不敷出,需要救濟,於是借錢給他們,讓圖伊可以保住自己的房子。

Image copyright Magenta Hyde
Image caption 弗托克是在島上的淺水區釣完魚之後野餐的好地點(圖片來源:Magenta Hyde)

雖然本和麗莎相信他們的新朋友最終肯定會把錢還給他們,但是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圖伊對他們的慷慨表示感謝,並給了他們一座小島作為償還,而不是還錢給他們。巧合的是,也可能是上天注定,本和麗莎乘坐醒夢號探索了瓦瓦烏群島上充滿生機的水域及其三十幾個島嶼之後,他們開始討論在島上建設一個生態度假村。

在湯加王國,土地是代代相傳的,每代都是傳給第一個男丁。但是由於內亞富島東面三公里這個一公頃的弗托克島上都是紅色的粘土,岩石多,土地貧瘠,因此圖伊和他的祖先都無意開發這片土地或在上面種植莊稼。當地人都認為,弗托克島上是在島嶼周邊的淺水區釣完魚之後,前往野餐的好地點。

圖伊為本和麗莎夫婦提供了弗托克島五十年的租期;由於只有湯加本地人可以擁有王國內土地財產的所有權,所以外國人必須經政府批准,購買租借權。經過反覆討論,確保這筆交易對於圖伊和他的孩子都很公平之後,本和麗莎接受了這份禮物,開始了申請租借的手續。

外國人的租借申請可能要等待十幾年甚至更久才能獲得批准。但是通過謹慎遵循波利尼西亞習俗,本和麗莎只經過四年就獲得了政府批准的租借權。他們憑借耐心,通過與當地人閒聊、開玩笑和贈送幾條魚這樣的方式,終於與當地人建立了緊密的關係。

在等待期間,本和麗莎住在船上,利用自己的生意頭腦,經營著一家水上餐廳並且用卡丁車(go-karts,一種微型單座汽車)提供叢林旅行服務。

在整個過程中,本和圖伊始終保持著親切的關係。他們會一起到弗托克島上野營,在篝火上燒烤垂釣的新鮮魚肉,暢談夢想,為在這座仍處於荒蕪狀態的彈丸小島可能發生的變化制定計劃。

2010 年,本和麗莎搬到了弗托克島上,將內亞富島上的生意轉了手,以便為建設曼陀羅度假村提供資金。他們住在帳篷或船上,首先搭建基本的構造,然後在資金允許的情況下慢慢擴建。

我和羅布在 2013 年 9 月抵達的時候,度假村剛剛營業,設有一個露天餐廳和一間迷人的樹屋。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Image caption 在本和麗莎的度假村裏,從海邊樹屋可以觀看美麗的風景(圖片來源:Rob Roberts)

"我們建設度假村時,一切都要親力親為,"本說道。"我們用了五萬袋沙子、岩石和混凝土,從鎮上用船運送了幾百趟。"他告訴我們,他使用的材料百分之八十都是從瓦瓦烏群島當地採購的,而且他和麗莎從頭設計了所有結構和設施。

本帶我們繞弗托克島轉了一圈,向我們介紹他對於完全建成度假村的設想,那會再加上六間海邊樹屋、一個練習瑜伽的甲板和一個巨大的泳池。在島的東面,古老的珊瑚海濱線距離海洋只有七米遠,本說他計劃在那裏掛一架鞦韆。

"我們希望順應自然,而不是馴服自然。我希望我們的建築物模仿自然環境種的曲線和螺旋形態,"本表示,一邊指向我們腳下手工製作的砂岩石板,旁邊還交織嵌入了很多貝殼。他們將自己的度假村命名為"曼陀羅",源自佛教中代表宇宙的循環符號。他們的餐廳中也充滿了曲線:全部都是圓形的用餐區、聳立的圓柱,視野內就連一個尖角都看不到。

除了沙灘前面和中間的豆袋遊戲板,所有東西都是圓的。本向湯加人介紹過這款簡單的草坪遊戲,很快就在當地人中間流行起來。我們巡遊完這座島之後,分成了兩人小組:羅布和本一組,我和麗莎一組,一邊呷著加了奎寧水的杜松子酒,一邊向遊戲板中間的孔投擲豆袋。

這是我第一次和他們進行豆袋比賽,之後我們四個人經常玩這個遊戲。我和羅布在弗托克島上,與本和麗莎一起生活了五個月。作為食宿的交換,我幫助麗莎為入住樹屋的房客烹飪食物,羅布幫助本進行維護工作。我很快意識到,在一個發展中國家的一座偏遠小島上經營度假村是一項很艱苦的工作。這需要付出不斷的創造,還要有很大的耐心去維修弗托克島上的太陽能板、雨水集蓄設施、船隻和建築物。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Image caption 在高峰期島上的六間樹屋會被預訂一空(圖片來源:Rob Roberts)

在我和羅布離開小島前往新西蘭的那一天(那時候我已經懷孕),本和麗莎送給我們一條烏龜形狀的項鏈作為臨別禮物,這條項鏈是圖伊雕刻的。我向他們保證,我們還會再來。

***

在今年剛剛過去的秋天,我訂了三張機票,到弗托克島上去度過二月。我不僅想念我的朋友們,而且也希望我兒子能夠看到瓦瓦烏群島上生動鮮明的色調、散養的小豬,以及親切友好、笑聲爽朗的當地居民。我知道曼陀羅度假村的事業正蒸蒸日上,迫不及待要去見識本和麗莎的設想變成現實。度假村現在從附近小島上的村莊僱用了一群湯加人,在高峰時期,那六間樹屋會被預訂一空。

在我們抵達之前幾個星期的一天,我在 Skype 上與本和麗莎通話了,麗莎告訴我,圖伊 14 歲的女兒和他們一起過了聖誕節,住了兩個星期,剛剛離開。雖然圖伊兩年前去世了,但是本和麗莎仍然和他的家人保持親密的關係。

Image copyright Rob Roberts
Image caption 筆者和家人在島上與本和麗莎一起度過二月(圖片來源:Rob Roberts)

"能有孩子來到這個島上真是太好了,"麗莎說。"我希望你兒子也喜歡這裏。"

我望著我蹣跚學步的兒子,他一手拿著一隻毛絨海豚玩具,另一隻手抓著圖伊親手雕刻的烏龜項鏈。

"誰會不喜歡天堂呢?"我笑著回答。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