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中國偏遠沙漠裏的古老綠洲

(圖片來源:Asia File/Alamy Stock Photo) Image copyright Alamy

這裏的空氣泛著淡淡的古銅色,這都來自周圍沙漠的反射。在遠處的天際線上,天山的山頂閃著微光,而近處的吐魯番盆地上則四處散落著蔭房,這是一種專門用於晾曬葡萄乾的小型四方建築。

儘管氣候惡劣,但吐魯番的土壤卻很肥沃,非常適合種植葡萄。這裏有十幾個葡萄品種,而種植葡萄所需的水則是通過一種名為坎兒井的古老供水系統來獲得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吐魯番盆地四處散落著用於晾曬葡萄乾的蔭房(圖片來源:Reza/Getty Images)

雖然不像長城那麼廣為人知,但坎兒井及其迷宮般的地下水渠卻成為中國最受認可的古代工程奇蹟之一。這套供水系統很早之前由維吾爾人建造,曾經一度遍布如今的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

單純利用重力,這套系統便可將天山東麓的地下冰川水輸送到吐魯番盆地。為了避免在炎熱的夏季蒸發,所有的水都會通過迷宮一樣的地下水渠流通,將這片地區的1,000多口井連接起來。每條水渠的長度從3公里到30公里不等。

在1784年最繁盛的時期,坎兒井的地下水渠跨越5,272公里,有1,237公里流經吐魯番盆地。這些水會直接流向農田和葡萄園,當地居民也可以通過172,367口井獲取甘甜的飲用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坎兒井的地下水渠跨度曾經超過5,000公里(圖片來源:Wolfgang Kaehler/LightRocket/Getty Images)

波斯也曾修建過類似的系統,名為qanat,但時間比新疆早了1個世紀。目前的觀點認為,現在的伊拉克、伊朗和庫爾德斯坦等地的古代商人將這種灌溉技術引入了中國西部地區,之後繼續沿著絲綢之路向東進發。

建造了坎兒井之後,吐魯番盆地成了這條古老貿易通道上的一片綠洲。有了坎兒井,吐魯番盆地的社區開始繁榮發展。

我到達吐魯番火車站後,聘請了一位名叫艾哈邁德(Ahmat)的當地嚮導。與吐魯番的其他維吾爾人一樣,艾哈邁德也為這些混合了中國和土耳其風格的遺產感到驕傲,這都在歷史遺跡上得以體現。例如,建造於公元3世紀的柏孜克里克和吐峪溝千佛洞,那是位於吐魯番市郊不遠的一處古代佛教遺址。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坎兒井把天山的水引入吐魯番盆地(圖片來源:Asia File/Alamy Stock Photo)

"佛教徒希望尋找寧靜的修行地,所以來到了這裏。"艾哈邁德解釋道。

然而,坎兒井可以說是這一偏遠地區當今最重要的歷史遺跡。但全球變暖和過去幾個世紀的工業化發展已經導致山地冰川融化和水分蒸發速度加快。

"乾旱是最近幾百年的事情。"艾哈邁德說,"一千年前,塔克拉瑪幹沙漠還沒有出現。當時的著名作家都沒有提到這個地方。"

與此同時,由於當地工廠的數量不斷增加導致水的需求量越來越高,使得那裏的水資源供應越發緊張。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坎兒井是中國古代最了不起的工程之一(圖片來源:Asia File/Alamy Stock Photo)

遺留下來的坎兒井至今仍是維吾爾人的生命線,幫助他們應對年復一年的嚴寒和酷暑。沒有了這些地下管道,就無法在這裏生存,葡萄、杏樹、棉花和各種瓜果也都無法生長。雖然可以從沙漠外引水,但在已經部署這一方案的地方,居民都表示管道用水不如大自然過濾的天然水好喝。

相反,為了申請進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中國政府已經投入4,500萬元人民幣保護這套古老的灌溉系統。自從2009年以來,已經清理了600多公里水渠的泥沙,很多破損的古井也得以修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吐魯番葡萄非常甜(圖片來源:Reza/Getty Images)

在這片亦真亦幻的土地上開了一整天車,艾哈邁德和我停下來花10元人民幣買了一袋著名的吐魯番葡萄幹。令我意外的是,這種葡萄幹汁水很豐富,而且甜度遠超我之前吃過的任何葡萄幹——極度乾燥炎熱的氣候、較低的海拔和長達40天的晾幹過程共同造就了這種美味。

如今,吐魯番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綠葡萄幹產地。但在這裏實地品嚐卻別有一番風味,因為冰冷的冰川融水從我腳下的古老水渠流過,讓它的口味顯得尤為甘甜。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