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城市那不勒斯的「歷史問題」

那不勒斯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那不勒斯不堪歷史的重負(圖片來源:Olena Buyskykh/Alamy)

那不勒斯有個歷史問題,那恰恰是:它有太多歷史。

希臘的墓地、羅馬的廢墟、中世紀的城堡、文藝復興的教堂……遠遠超出一座城市所能維持的規模,如果當地居民不能積極參與,這其中的一些遺跡勢必將消失。

我在地鐵上遇到了一位復原志願者團隊的團成員。瑪麗亞·科爾比(Maria Corbi)是一位藝術史專家,白天的時候,她要管理 11 個地鐵站的藝術設施,這一數量是公共畫廊的兩倍。但晚上以及周末,她作為 SMMAVE 協會的發起者之一,還要參與一處廢棄教堂的修復工作,這座被人遺忘的教堂位於維爾吉尼薩尼塔地區。

"維爾吉尼(Vergini)歷史遺跡眾多,可以說是歷史的中心,"科爾比告訴我。"這裏曾經是墓地和修道院,是古代非常神聖的地方。"

而現在,它的著名程度則遜色了很多。維爾吉尼總是跟犯罪和貧窮聯繫在一起,也通常不會出現在旅遊手冊上。但在 SMMAVE 等協會不懈的努力下,事情正在發生改變。

SMMAVE 是意大利語"Santa Maria della Misericordia ai Vergini"(維爾吉尼聖瑪利亞慈愛教堂)的縮寫,是該協會最初進行修複的一座 16 世紀教堂的名稱。那座教堂曾是宗教醫院的一部分。但在 SMMAVE 介入之前,它已經廢棄了數十年。地窖裏滿是垃圾,志願者們幾乎無法走下階梯。

"你必須懷抱一些夢想,"當我詢問她是如何在一團混亂中看到了希望,科爾比這樣表示。

Image copyright Luigi Spina
Image caption 志願者和學生們幫助清理並修複維爾吉尼聖瑪利亞慈愛教堂(圖片來源:Luigi Spina/SMMAVE Association)

她和另兩位發起者,藝術家克里斯蒂安·雷普利諾(Christian Leperino)及馬西莫·塔塔格里昂(Massimo Tartaglione)一起解決了電線和水管問題,移走了垃圾,並處理了實際修複過程中大量的文書工作。他們還有一些驚喜的發現,比如掩埋在地窖裏碎石堆中的一幅聖母憐子圖。

科爾比充分利用了自己藝術史專家的經驗,對教堂的歷史進行梳理,根據刮痕和褪色的畫作追溯到了萊昂納多·奧利維耶裏(Leonardo Olivieri)一位 18 世紀的畫家。主教堂灰牆上的作品可能是由另一位那不勒斯藝術家巴特洛·格蘭努奇(Bartolomeo Granucci)完成的。但是很難確定,因為教堂的檔案被發現時的情況,與這處建築一樣殘破不堪。

幸運的是,這三位朋友並非完全孤獨。他們得到了來自附近地區志願者的支持,同時還有藝術和建築學的學生。他們一起進行清理、研究、歸檔整理和修復工作。經過兩年的努力,教堂作為當代行為藝術中心於 2016 年重新開放。

這並不是完全的煥然一新,聖瑪利亞依然可以顯現出歷史的滄桑感。牆壁上到處是石灰的裂痕,那些曾經的雕塑被人從牆壁上挖下並盜走。但 SMMAVE 仍然實現了它的目標:教堂被用於社區的推廣活動、兒童活動和戲劇工坊。

Image copyright Luigi Spina
Image caption 教堂作為當代行為藝術中心於 2016 年重新開放(圖片來源:Luigi Spina/SMMAVE Association)

"協會的工作表明,只要有決心和熱情,你真的可以改變一些事情。"雷普利諾說道,"你可以在廢墟上重新發現美麗。"

當然他們並不是唯一一群想要讓這座城市的歷史重見天日的人們;從教堂沿街前行,另外一項地下工程也已經開始。

維爾吉尼周邊的一些建築是在公元前 4 世紀的一處墓地上興建的,那時的那不勒斯還是古希臘的一座城市。而根據當地考古學家卡洛·萊齊尼(Carlo Leggieri)的研究,它昔日的壯觀程度與今天別無二致。

"這些遺跡是古代那不勒斯貴族的墓穴,幾乎包括了在當時這個地區生活的全部有影響力的人,而這裏是地中海地區最大且最重要的城市之一,"他說。

它顯赫的地位並不長久。幾個世紀之後,這些墓地在經過洪水和建築雜物的衝擊後長埋地下。如今它是一處尚未挖掘的地下墓穴,深埋在 8 到 10 米的地下。

這些沉沒的洞穴曾一度被用作水池,但 1880 年代的一場霍亂流行導致水井被關閉,墓園也逐漸被遺忘。一百年後,一場地震讓維吉尼亞地下的墓穴重見天日。萊齊尼從 1990 年代初便開始探索墓穴,通過一處古井進入其中。

Image copyright Gennaro Morgese
Image caption 萊齊尼花了 20 多年時間對古墓進行挖掘(圖片來源:Gennaro Morgese/Celanapoli Association)

從那時起,這位考古學家花了 20 多年時間對古墓進行挖掘。2001 年,他創立了塞拉拿波裏協會(Celanapoli Association),對遺址進行管理,並重新對公眾開放。

與 SMMAVE 一樣,塞拉拿波裏面臨的首要也是最大的任務同樣是清理。墓穴裏滿是廢墟岩屑,來自古代洪水、採石甚至二戰。清理是一項骯髒又危險的工作——絶非人們希望用來打發時間的方式。

"名義上我有很多志願者,"萊齊尼苦笑著說,但是很多人都只是一時心血來潮,並沒有堅持下去。與此同時,工作進展緩慢,在 200 多個墓穴中,目前只有兩個對公眾開放。(但是至少現在的遊客可以走樓梯,而不用從井口爬下來。)

墓穴牆壁上的防水材料以及葬禮畫塗抹的痕跡展現了它們凌亂的過去。在一處墓穴裏,一面支撐牆切斷了一幅浮花雕飾,從腳踝處斬斷了畫中的人物。但是下面埋葬室的壁畫依然保持了最初的色彩。

尚有 1 平方公里的墓穴有待挖掘,這些墓園意味著巨大的投入。但關鍵問題並不是獻身精神,而是資金。塞拉拿波裏和 SMMAVE 一樣,均為完全自費運行。儘管維爾吉尼周邊開始繁榮起來,但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旅遊業帶來了微薄的收入,但這些協會無法做到自給自足。

Image copyright Pippo Pirozzi
Image caption 奧古斯塔水渠曾經在意大利南部綿延 100 公里(圖片來源:Pippo Pirozzi/VerginiSanita Association)

最好的繼續方式是合作。塞拉拿波裏和維爾吉尼薩尼塔協會建立了合作關係,他們在維護著羅馬帝國時代的奧古斯塔水渠的殘垣。水渠曾經在意大利南部綿延 100 公里,而這一段剛好穿過了墓園。

"這一地區有大量的文化團體,"維爾吉尼薩尼塔協會的聯合創始人皮波·皮羅齊說道。在過去兩年間,他看到了這些協會的成功讓市民們重新獲得了自豪感。"讓當地社區參與其中非常重要。如果沒有本地人的參與,旅遊業很難得到發展。"

鑒於此,協會啟動了教育項目,並與當地商家保持聯絡。SMMAVE 正在為當地建立一座藝術圖書館,在 2017 年 4 月,那不勒斯國家考古博物館將與多個協會展開合作。這些協會包括 SMMAVE、塞拉拿波裏和維爾吉尼薩尼塔。通過其奧布維亞推廣活動,博物館門票購買者可以在參觀由這些協會所維護的遺址時享受折扣。皮羅齊和博物館館長保羅·格烏裏尼 (Paolo Giulierini) 希望這一行動能為維爾吉尼周邊地區招攬遊客,並在意大利及更大的範圍內,重新定義這一地區。

但這些協會並沒有空等著別人把他們標記在地圖上。像真正的自治會一樣,他們已經習慣了親自解決問題。他們的最新合作是繪製一幅維爾吉尼周邊的歷史和文化遺址地圖。曾經一度從這個城市記憶中消失的名字將再次亮相。就他們自身而言,他們將繼續堅持。

Image copyright VerginiSanità Association
Image caption 維爾吉尼薩尼塔周邊地圖(圖片來源:the VerginiSanità Association)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