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小島上的岩石壁畫

岩石壁畫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瓜德羅普島的岩石壁畫(圖片來源:BRUSINI Aurlien/hemis.fr/Getty Images)

當我正在三河城(Trois-Rivières)——位於瓜德羅普(Guadeloupe)巴斯特爾島(Basse-Terre)西南部的一個小鎮——海濱的一條長約 5 公里的小路上徒步穿越濃密的雨林時,天幕似乎突然被打開,古莉河(Coulisse River)出現在眼前,將小路一分為二。只有這一條路可以穿越,潮水看上去並不猛烈,一路上還可以抓著岩石保持平衡。

河流上游深藏在一片翠綠而茂密的雨林中,在匯入洶湧起伏的大海之前,順勢向下流淌形成了一系列的瀑布。站在過膝深的河水中,很容易就能理解為什麼島上的加勒比人將這個島嶼命名為"Karukera",即"美麗流水之島"。這裏的加勒比人是美洲原住民的一支,於 800 多年前生活在這裏。

Image copyright Melissa Banigan
Image caption 加勒比人將巴斯特爾島稱為"Karukera",或"美麗流水之島"(圖片來源:Melissa Banigan)

在加勒比人定居瓜德羅普島的 1000 多年前,在島上生活的是伊尼爾人,一支離開委內瑞拉境內的奧裏諾科河盆地定居到小安的列斯群島上的土著阿拉瓦克人。他們的遷徙路徑如同一彎新月,穿過加勒比海進入到大西洋。

很多學者認為伊尼爾人非常虔誠,他們認為萬物皆有靈。河流、動物、岩石甚至雷電和地震都有精神所在。伊尼爾人在河流、瀑布和湖泊旁的岩石上雕刻壁畫,描繪了抽像的圖案以及圓形的、眼窩深陷的面孔。

壁畫近在眼前,我伸出手指就能觸碰到它,這一幅看上去像是一個男人的輪廓被雕刻在一塊高聳的巨石上。儘管我無法確定一些條紋標記是否由河水的起伏衝刷而成,但我可以想像出一位藝術家伏在岩石上辛勤刻畫,伴隨著周圍的鳥鳴和樹葉的窸窣聲。

Image copyright Melissa Banigan
Image caption 1995 年,當地的一位考古學家在巴斯特爾島發現了岩石壁畫(圖片來源:Melissa Banigan)

在過去的這幾年裏,我對瓜德羅普島產生了深厚的情感,常常在冬天搭乘廉價航班往返於紐約的家中和小島的首府皮特爾角城(Pointe-à-Pitre)。我在瓜德羅普島的朋友們很快便了解到,我不會拒絶探索他們小島的機會,因此他們也經常邀請我一起進行探險。

通常都是我的朋友弗雷德里克 (Frédérique),將她的小汽車停在我租住的簡陋公寓旁。"你好!"她會招呼道,這就足以令我抓起行囊衝下樓梯。

一天剛剛拂曉時分,空氣中傳來了弗雷德里克的聲音。我想我們會去探訪一些瓜德羅普島的音樂家,睡眼惺忪的我匆匆穿了一雙拖鞋,抓著相機便出發了。直到我們到達三河城邊緣,我才開始懷疑我們的目的地究竟在何處。

我們轉向一條小路,看上去並不是通往文明之地,反而是遠離文明進入到了一片草木叢生的地區。弗雷德里克駕輕就熟地沿著小路上穿越雨林,樹枝和藤蔓劃過我們的頭頂。終於,我們轉入了一個小停車場,來自弗雷德里克家庭的大約 10 位成員身穿遠足裝備和靴子,站在那裏等著我們。

一名伙伴借給我一瓶水,我愉快地接受了,但我的拖鞋卻讓我無計可施。我們大踏步走進雨林,很快,我就把拖鞋拿在手裏,赤腳穿越滿是岩石的河牀。

Image copyright Melissa Banigan
Image caption 瓜德羅普島人世世代代都在沿海的雨林裏進行徒步旅行和野餐(圖片來源:Melissa Banigan)

生活在三河城和周邊小鎮的瓜德羅普島人世世代代都在沿海的雨林裏進行徒步旅行和野餐。直到 1995 年當地考古學家卡羅曼·巴塞蒂(Carloman Bassette)偶然發現岩石壁畫之後,法國文化部和瓜德羅普國家森林辦公室才開始對這一地區進行保護,並建設了沿岸的小路。沿岸小路包括"le Sentier de la Grande Pointe"即"重點小路"在內,也就是我們此刻正在行走的小路。

小路的中途有古莉河,小路的另一端是大溝灣,在那裏可以看到壯闊的加勒比海,多座統稱為"Les Saintes"的島嶼,以及遠處的多米尼加火山峰頂。

我們跨越小河後又前行了大約一公里,逐漸轉進了內陸,幾百米之後,我們到達了巴塞蒂當年發現岩石壁畫的地點,如今這裏叫做"Anse des Galets",或者"石頭灣"。一泓泉水自岩石流下,形成一個小池塘。這裏一定曾經是地熱口。小池的一邊立著一塊方形岩石,壁畫上表現了一個被鬼怪面孔所環繞的男人。小池外,另有一塊石頭上雕刻著婦女分娩的畫面,一個嬰兒出現在她的兩腿之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這一區域所發現的大多數岩石壁畫都極其簡化或抽像(圖片來源:BRUSINI Aurlien/hemis.fr/Getty Images)

這兩幅壁畫就是著名的"石頭上的男人和女人",它們的獨特之處在於,與這一地區所發現的大多數岩石壁畫的簡化或抽像不同,它們所呈現出的是完全擬人化的形像。很多考古學家認為曾經在這裏舉行過很多生育儀式。

弗雷德里克直接指著岩石說道:"那就是婦女分娩的地方。"

我們繼續在雨林中穿行。距離"石頭灣"半公里的位置是一處糖料種植園的廢墟。哥倫布於 1493 年首次踏上瓜德羅普島之後,天花和種族屠殺使得島上的土著居民幾乎遭受滅頂之災。與安的列斯群島的其他許多島嶼一樣,這一"新世界"淪為了殖民地,白皮膚的克里奧爾人建立了糖料種植園,目前生活在瓜德羅普島上克里奧爾人的後裔如今被稱作"békés"。我不經意地發現,沿著小路分佈的前哥倫布時期的岩石壁畫仍然保存完好,而這一殖民時期的遺跡卻幾乎被雨林完全吞沒。

站在小路盡頭,我們可以領略到這樣的風景:一邊是鬱鬱葱葱的雨林,另一邊則是浪潮撞擊著火山海岸。隨後,我們踏上返程之路。

我們再次穿越古莉河,太陽在頭頂猛烈地熾烤著我們。很快,我們就到達了停車的地方。在那裏,雨林的邊際,我與弗雷德里克及她的家人共進午餐。

Image copyright Melissa Banigan
Image caption 巴尼根步行後在杜克麗沙灘休息(圖片來源:Melissa Banigan)

近處,一條狹窄蜿蜒的小路沿著古老的河牀通向大海。午飯後,我沿著小路走到了杜克麗(Duquéry)沙灘,它以附近的一個糖料種植園的廢墟而命名。

我脫掉拖鞋,把疼痛的雙腳埋在黑色的火山砂之中。當我望向斑駁的藍色海浪時,身後灌木叢掩映著海浪衝刷不斷風化的巨石,我們可以一起飽覽這超越千年的風景。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