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世界上最幸福快樂的國家嗎?

(圖片來源:Dukas Presseagentur GmbH/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這個國家的節慶比一年的天數還要多(圖片來源:Dukas Presseagentur GmbH/Alamy)

哥倫比亞人為節慶而活。這個南美國家擁有的節慶超過一年365天,無論是在巴蘭基亞多日狂歡節(Carnival in Barranquilla)狂歡慶祝,還是在麥德林(Medellín)花博會(Feria de las Flores)期間欣賞那色彩如萬花筒般繽紛絢爛的花卉展覽,亦或是在"驢子節"(Festival de Burro)期間加勒比海沿岸的居民們給他們的驢子變裝打扮並帶著它們在街上游行,總有節日可以慶祝。

這只是蓋勒普年度國際民意調查(WIN/Gallup International poll)將哥倫比亞列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之一(或者說最幸福的國家,沒有之一)的很多原因的其中一個而已。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哥倫比亞居於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之列(圖片來源:Jesse Kraft/Alamy)

人們繼續跳著倫巴舞,罔顧哥倫比亞並不光彩的過去。多數外人都知道,這個南美國家是一個有著五十年內戰史、充斥著暴力的國家,左翼游擊隊和右翼凖軍事組織製造的綁架事端屢見不鮮,到處有可卡因和緝毒警。

但這已經不再是巴勃羅·埃斯科瓦爾(Pablo Escobar)的哥倫比亞了。在哥倫比亞政府與最大規模的游擊隊即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達成搖擺不定的潛在和平協議的前夜,似乎很適合理解當地居民是如何在無法想像的暴行、傷亡和經濟困難面前仍然保持他們那為世人所熟知的幸福的模樣。

如果你問100個哥倫比亞人關於幸福的問題,你有可能會得到100種回答,但都有同一個主題。"錢是個好東西,但不是最重要的東西。總的來說,我們的文化就是要珍惜你擁有的東西。我們喜歡彼此,喜歡音樂。"這些是我所得到的一些答案。

每天你都能找到可以印證這種價值系統的證據,從哥倫比亞人對迅速增長的外國遊客的熱烈歡迎的態度中就可以窺見一斑。他們也將這種善意延伸到對自己國家的民眾身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越來越多的遊客體會到哥倫比亞的熱情好客(圖片來源:Robert Van Der Hilst/Getty)

哥倫比亞人口的90%是天主教。最大的移民群體是來自中東的阿拉伯人,從1880年到1930年,有4萬到5萬人來到這裏,現在阿拉伯群體遍布整個哥倫比亞,南美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就坐落在哥倫比亞瓜希拉省(Guajira Department)的邁考(Maicao)。儘管如此,這裏很少發生宗教衝突。國際恐怖主義的魔爪尚未伸向這個國家,犯罪統計數據也沒有提到這裏有反穆斯林的仇恨犯罪。

馬赫·諾法勒(Maher Nofal)是位於波哥大(Bogotá)中部一家名為沙瓦瑪·哈里發(Shawarma Khalifa)的阿拉伯餐廳的第二代老闆,他是巴勒斯坦裔的哥倫比亞人。在餐廳裏,戴著希賈布(hijab)頭巾的伊斯蘭教徒和戴著特本(turban)頭巾的哥倫比亞黑人婦女一起工作,後者通常來自太平洋沿岸貧窮的喬科省(Chocó)。想起最近美國發生的印度人製造的槍擊事件被錯認為是伊朗人所為,我問諾法勒,顧客們是否也用懷疑的眼光看待他的員工。

"並沒有,"他回答道,"哥倫比亞人很單純,對什麼都好奇。他們看到電視上報道的新聞,電視上說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就來問我的員工,我的員工解釋了這一小部分人不能代表她們的宗教,她們的信仰是關於藝術、寬容和博愛的。哥倫比亞人接受了這樣的答案。"

當然,哥倫比亞內部已經自產了一部分的暴力和恐怖了,南美洲再沒有一個國家像哥倫比亞一樣發生了持續時間如此之久的動亂。但是,奧斯卡·吉爾德(Oscar Gilede),一位通過他的哥倫比亞高地(Colombian Highlands)旅遊公司引領了自然之旅的生物學家,認為動亂正是塑造了哥倫比亞人幸福觀的不可缺少的部分。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這個國家的節慶比一年的天數還要多(圖片來源:Dukas Presseagentur GmbH/Alamy)

吉爾德說:"我覺得總的來說哥倫比亞人都覺得幸福。每個人對於幸福的認知是主觀的。我的意思是,很明顯,一個已經經歷了50年戰爭的國家應該有很低的幸福率。"

和許多哥倫比亞人一樣,戰爭已經來到了吉爾德的家門口。1985年,他的兄弟曾經是波哥大玻利瓦爾廣場(Plaza Bolívar)的一名軍警,那一年M19游擊隊攻入法院,殺害了12名最高法院法官。但是,吉爾德繼續說道,"相同原因導致無休無止的戰爭意味著哥倫比亞人已經對戰爭習以為常。換言之,如果災難沒有直接降臨在我身上,我一定會心存感激、心滿意足、保持樂觀,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

安蒂奧基亞大學(University of Antioquia)的歷史學家羅德里戈·馬丁內斯(Rodrigo Martínez)也這麼認為,他解釋說,儘管哥倫比亞人還沒有實現和平與穩定,但是他們憑借不可撼動的決心在努力爭取和平。他告訴我:"哥倫比亞人始終顯示出他們對戰爭、對死亡和對充滿暴力以及外交失敗的殘酷歷史的驚人的、強大的恢復能力。"

吉爾德認為哥倫比亞人從人際交往和社會經驗中培養出了恢復能力。

"我們的生活中不能沒有聚會、沒有節慶,我們用對體育賽事、選美比賽、其他娛樂活動等等的狂熱來填補生活的空白。活動結束的一刻我們已經開始計劃下一場活動。"

哥倫比亞人可能永遠都不會放棄的一項活動就是舞蹈。莎莎舞(Salsa)是整個國家的音樂脈搏,幾乎每個人都會跳,特別是在卡利(Cali)。這個位於哥倫比亞南部肥沃的考卡山谷(Cauca Valley)中的宜人又低調的城市就是莎莎舞的聖地,世界錦標賽每年在這裏舉辦,這座城市也是哥倫比亞最有名的莎莎舞俱樂部之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莎莎舞是哥倫比亞的"音樂脈搏"(圖片來源:Kike Calvo/Getty)

"這種舞蹈可以盡情釋放自我,是一種表達和感受的方式。在這裏,音樂在我們的血液、血管和心臟中流淌,是我們貫穿一生的激情。"諾拉·亞歷賈德拉·托瓦爾(Nhora Alejandra Tovar),卡利的「Arrebato Caleño」莎莎舞蹈學校的所有者兼舞蹈老師,如是說道。

與其他形式不同,哥倫比亞人的莎莎舞由節奏更快的切分音組成,與舞者自身天然的能量完全契合。這是一項人人平等的活動,每個人都能參與其中,它似乎能讓整個國家陷入快樂的狂潮。但是哥倫比亞的莎莎舞與其他國家的舞蹈形式相比,是不是一種完全不同的體驗?比如說,與巴西人的桑巴相比?

"我覺得是有一些不同之處,"托瓦爾說,"我們的舞蹈更具有社交性。與情侶相伴或身處群體之中時,跳莎莎舞是很有必要的,這是一種更直接的聯繫。因為這些原因,莎莎舞在世界上的地位更加重要。"

我問她,在哥倫比亞國內,身處暴力、衝突和經濟困難之中,莎莎舞有什麼重要性。

她回答我:"莎莎舞是人們尊嚴的回歸。它掩蓋了不平等,掩蓋了人們對尖銳節奏和瘋狂之愛的不滿。它拉近了社交距離,因為它需要人們在每一次眼神對視和皮膚接觸的瞬間相互擁抱,將舞者與律動合二為一,幫助他們彼此了解並看到對方最好的一面。莎莎舞是具有悠久歷史的和平文化遺產。"

在莎莎舞俱樂部中固然充滿歡樂與和平,但是莎莎舞是否延伸到了全國各地,延伸到了最絶望境況下的人們居住的地方呢?在最艱難的地方能實現和平嗎?

為了找到答案,我從東麥德林乘坐一輛小巴車,經過彎彎曲曲的道路,來到維亞赫爾摩沙(Villa Hermosa),這是組成了這座城市的16個鎮中的第8個,以暴力事件多發而聞名。從20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麥德林就是世界上最暴力的城市。今天,麥德林正經歷著轉變,緝毒警出現得不那麼頻繁了,富有效率的地鐵系統將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都連接起來。即使是第8個鎮(維亞赫爾摩沙)現在也在扭轉它的壞名聲。

"我們感謝上帝賜予我們這片土地。"我那天的導遊卡羅萊納·拉米雷斯(Carolina Ramirez)在縱覽周圍的群山時發出了這樣的感慨。和這裏的很多人一樣,她也承受了多年戰爭的傷痕。身體上的傷痕隱藏在衣衫之下,而精神上的傷痕在她那充滿緊張感的微笑和情緒的波動中得以窺見。她的家人在這裏已經居住了60年。"現在這裏有公園和自行車道了。" 她指了指烏瓦拉利伯塔德體育中心。"今天有幾百個孩子在那兒踢足球。"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麥德林過去曾是全世界最暴力的城市(圖片來源:EyesWideOpen/Getty)

這裏仍然有犯罪,"無形的牆"也是存在的。做了錯誤的事情或者搶劫別人,可能會以死亡收場。但這裏也有生機。父母帶著孩子去上學,男人們打著台球,家庭婦女們與鄰居說著雞毛蒜皮的閒話。

"我們這一代是倖存者,"拉米雷斯說,"上一代人忍受著戰爭的結果:毒品和賣淫。現在,年輕人有更多機會上學和工作,重建自己的生活。"

她輕描淡寫地補充道:"我為他們開心。"

拉米雷斯可以被看做是她的國家的一個縮影。哥倫比亞是一個流過血的國家,但是通過這段苦難的經歷,它的人民從沒有喪失單純的心和自我恢復的能力。他們的幸福從他們不可撼動的精神中可以預見,從他們對溫暖、友誼和寬恕的執著中可以預見。

對一個外國人來說,這也許很天真,但是哥倫比亞人堅定的幸福感一直是他們在戰爭中對抗絶望最有效的武器。是幸福感注視著他們經歷了內戰、轟炸和綁架,是幸福感帶領他們走向勝利在望,到那時他們值得擁有的夢想中的和平國家可能會成為現實。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