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達佩斯的秘密地下醫院

(圖片來源:Sara Toth Stub)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1956年秋天,蘇聯軍隊鎮壓了反對匈牙利共產主義政權的叛亂。當時,三歲的伊莎貝特·賽布裏格(Erzsebet Seibriger)和她的家人轉入地下,藏在達布達佩斯眾多的一處天然洞穴裏面,以躲避坦克、炸彈和槍彈的侵擾和傷害。

但他們所藏身這個地方是一家地下醫院,賽布裏格的父親身為一名外科醫生在這裏治療匈牙利的革命者和蘇聯士兵。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布達佩斯布達區(Buda)建成了大量醫療設施(圖片來源:Eye Ubiquitous/Getty)

在蘇聯軍隊鎮壓了叛亂以後,成千上萬的匈牙利人被監禁或因參與叛亂而被處決,其中包括那些治療受傷的自由戰士的醫生。賽布裏格的父親因為患有心臟病而免於監禁,但他的行醫執照被吊銷了。

"他是幸運兒之一,"賽布裏格回憶說,"但是家裏一直擔心他最終可能還是會被逮捕。"

儘管政府直到2002年才解密了該地下醫院,今年還將慶祝它變身岩石核掩體博物館醫院(Hospital in the Rock Nuclear Bunker Museum)十週年,這個地下空間仍然停留在過去的時光裏,充滿了謎團和不為人知的故事。賽布裏格的故事已經成為自博物館設立以來浮現出來的為數不多的數百個故事之一。

博物館宣傳官員弗魯茲希納·波拉奇卡(Fruzsina Polacska)說:"許多匈牙利人仍然不了解這個地方。

今天,一個病房的病牀上放了許多匈牙利、德國和蘇聯士兵栩栩如生的蠟像,描繪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醫院首次使用時的場景。在另一個房間裏,年輕的賽布裏格醫生的蠟像站立在1956年叛亂期間傷員的病牀中間。

Image copyright Globetrotter19/CC
Image caption 岩洞醫院的存在直到2002年才公之於眾(圖片來源:Globetrotter19 / CC)

貫穿布達佩斯中心的多瑙河的西岸是布達地區,那裏有很多自然洞穴,這些岩洞在歷史上有過很多的用途,從儲存食物,囚禁犯人,到16世紀奧斯曼帝國統治時,還被當作妻妾的收容所。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其中一個洞穴被建成一個市級空襲警報控制中心,隨著戰鬥加劇,市政府制定了在這裏建立緊急醫療設施的計劃。

1944年岩洞醫院對外開放,有一條通道通往附近的聖約翰醫院,由該醫院提供新鮮的食物和補給品。"當時來說非常現代,"波拉奇卡說,"他們能得到所需的一切。"

或者,似乎是這樣。

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持續進行,蘇聯紅軍繼續圍困布達佩斯,岩洞醫院成為這個被狂轟濫炸的地區唯一一個可以做X光或手術的地方。不過,該設施很快就變得不堪重負,它容納了700名病人,幾乎是其正常容量的10倍。受過治療的病人因為害怕外面的戰爭而不想離開。傷員的家屬和朋友也常常住在醫院,把這裏當成避難所。

"每一寸空間都被佔滿了,"當時在這個醫院工作的紅十字會志願者、伯爵夫人伊洛娜·塞切尼(Ilona Szechenyi)在2008年的採訪中告訴博物館的歷史學家。她回憶說,她睡的擔架是一名患者死後才空出來的。她說:"我身上遍布血跡,再加上難以抵擋的臭味,這真是一段非常不堪回首的經歷。"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戰爭期間岩洞醫院人滿為患,最多時住院病人多達700人(圖片來源:Sara Toth Stub)

由於患者人數眾多,補給品不足,所以感染肆虐,每天都有屍體被抬出去,並迅速埋在彈坑裏。他們還將繃帶從屍體上取下並用來治療新的患者。

"衛生狀況差的不能再差了。到處都是讓人無法忍受的臭味,"志願者醫生朱拉·斯坦內特(Gyula Steinert)回憶說。他的故事記錄在他女兒阿格塔·斯坦內特(Agota Steinert)寫的一本書中。

最終,轟炸破壞了地下醫院的供水系統,並摧毀了通往聖約翰醫院的隧道。

在1945年2月,圍困終於結束,由於匈牙利進入蘇聯的控制範圍,許多在醫院工作的醫生和護士利用戰爭期間紅十字會發行的國際保護證書逃離了布達佩斯,以逃避在蘇聯的統治下的生活。但是賽布裏格醫生選擇了留下,回到附近城堡區的家中。

1956年,匈牙利和蘇聯交惡,賽布裏格醫生再次到醫院報到工作——這次他帶上了妻子和兩個孩子。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持續進行,岩洞醫院成為唯一可以做X光或手術的地方(圖片來源:Sara Toth Stub)

"我記得那時我跑來跑去,在玩捉迷藏,"賽布裏格說,"我記得有人在擔架上抬著被送進來,但是對一個孩子來說,這是件好玩的事。那就像一個操場。"

在叛亂被鎮壓之後,賽布裏格醫生再次獲得機會離開這個國家,許多人通過臨時開放的邊界逃了出去。

"我們離開了房子,但我的父親轉身說,他不能離開這個國家,因為醫院隨時可能需要他,"賽布裏格回憶說,"我媽媽不想拋下他自己走,所以我們就都留了下來。

結果,那次革命是醫院的最後一次運作。隨著冷戰和核攻擊威脅的加劇,醫院變成了匈牙利當政的共產黨的秘密核掩體。他們為這個地方增加了一個儲水系統,可以維持三周的清潔水的儲備。空氣新風系統配備有活性炭過濾器,可以清潔受到任何污染的空氣。

時至今日,這些設備中的大部分仍然可以正常工作。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在冷戰期間,醫院變成了一個核掩體(圖片來源:Sara Toth Stub)

賽布裏格醫生在醫院的所作所為在最後一個病人出院後仍繼續影響他的女兒賽布裏格。他不僅多年沒有工作,而且生活在恐懼中,擔心自己可能被捕。他還禁止女兒參加學校的共產主義活動,如五一節的慶祝活動。

賽布裏格回憶說:"讓一個十幾歲的孩子離群索居實在是有點勉為其難。"

儘管她的分數很高,但是她還是被醫學院拒絶了幾次。所有的大學都處於共產主義政權的掌控之下,她懷疑她被拒絶是由於她父親以前的活動。她父親於1977年去世。

隨著時間的流逝,以及1989年匈牙利共產主義政權的垮台,賽布裏格才開始認識到她父親過去的行為是多麼勇敢:他是唯一一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和匈牙利叛亂期間都在該醫院盡職的醫生。

賽布裏格現在是有六個孫輩的祖母,她仍然居住在布達佩斯的岩洞醫院附近。在2007年博物館開業時,她首次返回醫院。當時的導遊並不知道這家醫院曾在1956年運作過,只談到了醫院在二戰期間的作用。此後,賽布裏格幫助工作人員匯集了關於醫院在叛亂時期的故事,並向博物館捐贈了她父親使用的醫療工具和官方文書。

"這個地方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很重要的一點是,它重現了歷史,讓今天的人更接近歷史,"賽布裏格說,"它是貨真價實的,它顯示了當時在這裏工作的人們都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工作。"

"我現在知道我不應該抱怨他當時做的事情,"她補充說,"我的父親非常勇敢,我很高興能夠有機會講述他的故事和我自己的故事。"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