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拉伯沉默的沙漠城市

(圖片來源: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瑪甸沙勒的大部分地區還尚未被發掘(圖片來源:Marjory Woodfield)

一如往常,我們從利雅得飛往麥地那的沙特航空公司航班以禱告開始。

"女士們,先生們,"空乘人員通過對講機說道。"您即將聽到的內容是先知穆罕默德(願他安息),在旅行前禱告的經文。"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瑪甸沙勒曾經是古代香料貿易通道的重要城市(圖片來源:Marjory Woodfield)

剩下的都是阿拉伯語。我一邊聽著錄音中低沉的聲音,一邊透過小窗戶望向下面無邊無際的沙漠。我正在與朋友一起前往沙特阿拉伯隱藏的沙漠城市瑪甸沙勒(Madain Saleh)旅行。儘管很多人聽說過位於約旦的納巴泰(Nabatean)首都佩特拉,但是作為納巴泰第二大城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瑪甸沙勒相對而言仍然默默無聞。作為古代香料貿易通道的重要城市,它在貿易帝國的建立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如今,它的紀念碑和墓穴已經成為這個消失的王國最後、也是保存最完好的遺跡。

從麥地那,我們驅車四個小時到達綠洲鎮艾爾烏拉(Al Ula),然後繼續前行一小段到達我們位於沙特阿拉伯漢志(Hejaz)省的酒店,位於利雅得西北 1,043 公里的地方。我們的嚮導艾哈邁德在第二天早餐之後與我們會合。他個子很高,留著稀疏的鬍子,身穿一件傳統的阿拉伯長袍,頭戴紅色頭巾。他微笑著告訴我們他在新西蘭學習的英語。

我們向酒店以北朝瑪甸沙勒方向驅車大約 40 公里,艾哈邁德向我們講述有關納巴泰的故事,它的財富和繁華來自於他們在嚴酷的沙漠環境中尋找並儲存水源的能力。他們還在從瑪甸沙勒西南到地中海港口城市加沙以北之間的漫長的沙漠貿易通道形成了壟斷。他們向馱著乳香、沒藥和香料的駱駝商隊徵稅,這些商隊會在他們駐守的前哨停留以獲得水源和休息。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瑪甸沙勒是僅次於佩特拉的納巴泰第二大城市(圖片來源:Marjory Woodfield)

但是,在公元 106 年,納巴泰帝國被羅馬吞併,並且紅海航線逐漸取代了陸上貿易通道的地位。納巴泰的城市不再是貿易中心,因而開始衰落,最終遭到廢棄。

遠遠隱匿在沙漠中的瑪甸沙勒如今荒蕪、寂靜卻令人出奇地保存完好。城市的大部分仍然埋在沙土之下。

目前尚未發掘的部分包括一座容納超過 131 個巨大墓穴的墓園。首先,其龐大的規模和數量已令人瞠目結舌。但是隨著我們近前觀看,納巴泰人的藝術通過翱翔的獵鷹、壯觀的獅身人面像和長滿羽毛的怪獸的雕刻展露無遺,更不用提那些錯綜複雜的碑文。我們在一處墓地前駐足,它的碑文翻譯為"Tansy 之子 Hany……以及後人",結尾是日期和名字。"公元 31 年 4 月……雕刻家 Hoor 雕刻。"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瑪甸沙勒的墓穴碑文反映了納巴泰文明時期的生活(圖片來源:Marjory Woodfield)

墓穴碑文反映出當時生活在這裏的人們的姓名、關係、職業、法律和信仰。納巴泰人並無大量的文字歷史傳世,因此,這些瑪甸沙勒所獨有的文本價值非凡。艾哈邁德解釋說這些碑文是用阿拉姆寫的,它是一種古老的閃米特語言,也是那個時候中東的通用語言。阿拉姆語對於商業和貿易交往必不可少,但是納巴泰人也使用一種早期形式的阿拉伯語,艾哈邁德在碑文上指出其中早期阿拉伯語的一些痕跡。

在所有這些墓穴中,Qasr al Farid 尤其令人印象深刻,主要是因為它的規模,而其外觀看上去相對比較簡單。帶有三角楣飾的中門是進入內部的入口,屍體放在嵌入牆壁中的架子上。

從 Qasr al Farid 開始,岩石鑿繪的沙漠場景呈現出他們獨特的戲劇性。平整的沙土地面上露出金黃色的砂岩,被千百年的風吹雨打而雕刻成彎曲的螺旋和圓錐形結構。天地間一片寂靜。從墓穴內部向外看去,只有我們的足跡和汽車輪胎印擾亂了這裏的沉靜。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很多穆斯林並不會到瑪甸沙勒,因為他們認為這裏受到了詛咒(圖片來源:Marjory Woodfield)

與佩特拉熙熙攘攘的遊客、紀念品賣家和騎驢者不同,這裏鮮有人跡。穆斯林並不會到這裏來,因為他們認為,當納巴泰人拒絶放棄他們的神靈而去信奉伊斯蘭教時,這裏就受到了詛咒。而眾所周知,前往沙特阿拉伯非穆斯林地區的旅遊簽證很難申請。人流量的匱乏,以及沙特阿拉伯的乾燥氣候,導致瑪甸沙勒保存得如此完好。儘管佩特拉的外牆正在逐漸瓦解,這些墓穴卻令人驚奇地保存完好。

我們在墓園內隨意遊覽,在墓穴內外觀察,觸摸那些冰冷、古老的石頭,忘卻了時間。幾小時候後,我們回到了車上,出發前往東北方的 Jabal Ithlib,這是一塊巨大的露岩,人們認為它是納巴泰人用來祭祀他們信奉的神靈群山之王 Dushara 的宗教聖地。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瑪甸沙勒的墓穴令人驚奇地保存完好(圖片來源:Marjory Woodfield)

通往 Jabal Ithlib 的是一條 40 米長的天然崎嶇小道,兩側崖壁上雕刻著記錄駝隊和商人的岩畫,還嵌有數座神龕。艾哈邁德指向一條條水渠,它們的功能是將水送入貯水池,由此也能看出納巴泰人善於收集雨水,利用地下水資源的能力。

我們沿著 Jabal Ithlib 西南的斜坡出發,開始攀登 Ethleb 山。我被強制要求穿上了從頭到腳一身黑的長袍,穿著它爬山可是一大挑戰。不過在艱難地登頂之後,我覺得這一切都值了。朝西望去,是一片巨大開闊的平原,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古代駝隊和商隊緩緩向瑪甸沙勒走來,馱籃內裝滿了乳香。這種萃取自乳香樹的樹脂塊,稀有而珍貴。只有最富有的古羅馬人、古希臘人、古埃及和以色列人才能享用。

Image copyright Marjory Woodfield
Image caption 瑪甸沙勒的大部分地區還尚未被發掘(圖片來源:Marjory Woodfield)

隨著太陽沉入地平線,我們踏上了歸程,在路過一處墓群時停了下來。我們將幾塊有著明亮圖案的毯子鋪在沙地上,喝著阿拉伯咖啡,互相傳遞傳統的 mammoul 棗餡餅乾。在我們面前,瑪甸沙勒的砂岩墓穴在夕陽的餘暉照耀下,發出金色的光芒。四周的寂靜像一塊厚重的巨毯蓋在我們身上,在我們的注視中,這片沙漠緩緩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