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象棋如何拯救這個印度村莊?

下棋 Image copyright Jack Palfrey
Image caption 巴比·約翰說:"我們這裏不看電視,我們下棋、聊天。"(圖片來源:Jack Palfrey)

馬羅提丘村(Marottichal)茶館牆壁上的綠色塗料已經開始脫落,像刮刮卡上被硬幣刮過一樣,暴露出過去時代的淺藍色調。也許這裏曾經是一個粗獷的酒吧或啤酒店,但現在已不復存在。

茶館的業主烏尼克里希南先生(Mr Unnikrishnan)坐在木桌對面,他的黑眼睛緊緊地盯住我們之間的方格棋盤上,帶著一股懾人心魄的力量。

一隻無情的手抬起,優雅地握住白色的像(主教),輕輕地滑向黑色的馬(騎士),並將其撞倒。

"他吃了你的棋,"在一旁觀看的巴比·約翰(Baby John)說。他啜吸了一口印度奶茶,壓抑住自己的笑容。

Image copyright Jack Palfrey
Image caption 國際象棋據信在六世紀起源於印度(圖片來源:Jack Palfrey)

我審視了在眼前展開的灰暗局面。剩下的棋子被逼到一個角落,急於投降。

茶坊的四張桌子上都在進行類似的激烈的智力戰鬥。房間後面的架子上放著一台被灰塵覆蓋的Videocon牌電視機,電源沒有插上,無人注意它。

為了分散對手的注意力,我把一個兵往前捅了一步,然後問烏尼克里希南為什麼這個遊戲與喀拉拉邦(Kerala)北部偏遠森林裏的這個馬羅提丘村會產生共鳴。

烏尼克里希南一邊吃掉我的皇后,一邊說:"國際象棋幫助我們克服困難和痛苦。"在棋盤上,你在戰鬥,就像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艱苦奮鬥。"

我虛張聲勢的吃掉了烏尼克里希南一個孤立的兵。

"那麼它真的那麼受歡迎嗎?"我問。

烏尼克里希南投給我一個狡猾的笑容。"來吧,你可以自己看看,"他說著,從桌子旁站起來。

我低頭看著我畏縮的國王被一群殺氣騰騰的白色塑料棋子包圍著。

我猜我已經被將死了。

Image copyright Jack Palfrey
Image caption 這個古老的策略遊戲也許是馬羅提丘村最受歡迎的娛樂消遣活動(圖片來源:Jack Palfrey)

現在是上午,馬羅提丘村綠樹成蔭的主幹道很繁忙,但是出奇的安靜。森林的微風中沒有夾雜吵鬧的喇叭聲——大多數印度的城鎮都有這種震耳欲聾的交響樂——只見鮮艷的旗幟在頭頂靜靜地飄舞。

烏尼克里希南茶館對面的公共汽車站人滿為患,但是似乎沒有人要去其他任何地方。相反,聚集的人群都蹲在地上,觀看兩位頭髮斑白的紳士之間正在上演著激烈的國際象棋比賽。兩人赤腳盤腿坐著,他們大腿上的布裙緊繃著。

我很快就看到不遠處有一輛公共汽車,儘管車上沒有乘客。車的發動機沒開。趁著下班車出發之前,司機在方向盤前轉身和乘務員快速的下一盤國際象棋。

不論是人行道上的朋友,長凳上的夫妻,還是商店吧台上的同事,黑白棋盤遍布每個場景。茶館的拐角,烏尼克里希南自己家的陽台據說是該村最受歡迎的下棋地點之一,這裏至少有三個棋局。

Image copyright Jack Palfrey
Image caption 不論是上學的孩子,還是公共汽車司機,大家閒暇時都下棋(圖片來源:Jack Palfrey)

馬羅提丘村國際象棋協會會長巴比·約翰說:"在其他印度的村莊,也許最多只有50個人知道國際象棋。這裏的6,000個人裏有4000人幾乎每天下棋。"

"這完全歸功於這個令人神奇的人,"他補充說,一邊指向烏尼克里希南。

50年前,馬羅提丘村和現在很不一樣。像喀拉拉邦北部的許多村莊一樣,人口雖少,但酗酒和非法賭博盛行。烏尼克里希南在附近的卡魯爾鎮(Kallur)生活時迷上了國際象棋,後來他回到了貧苦的家鄉,開了一家茶館,開始教顧客下棋,用這種更加健康的方式打發時間。

就像發生了奇蹟一樣,國際象棋大受歡迎,而與此同時飲酒和賭博減少了。據信,國際象棋在六世紀起源於印度,這種古代的消遣方式點燃了村莊的熱情。烏尼克里希南估計,馬羅提丘村每個家庭中都有一個人知道如何下棋。

巴比·約翰說:"幸運的是,對我們來說,象棋比酒精更容易上癮。"

Image copyright Jack Palfrey
Image caption 巴比·約翰說:"我們這裏不看電視,我們下棋、聊天。"(圖片來源:Jack Palfrey)

古老的遊戲不但撲滅了酗酒,取代了地下的撲克牌,還成為馬羅提丘村身份的一部分。巴比·約翰認為,它一直保護小鎮的居民免受現代化毒害。

他說:"國際象棋提升注意力,培養性格,創造社區。我們這裏不看電視,我們下棋、聊天。"

"連孩子也這樣?"我問。

烏尼克里希南又漏出了狡黠的笑容。

我們到達馬羅提丘村小學時正好是午餐時間,這裏的房子是藍色牆壁和橙色瓦片屋頂,我們發現在塵土飛楊的院子裏孩子們在瘋狂玩耍,就像是公共廣場上受驚的鴿群一樣。

但是在人群背後,我看到一排孩子安靜的坐在一排桌子旁邊。

我們靠近距離我們最近的兩個孩子,他們坐在一個變色的長凳兩邊,凳子上放著一個棋盤。維森(Vithun)和埃爾多(Eldho)都是12歲,頭上是一簇簇黑髮。他們都喜愛國際象棋——尤其喜歡一枚棋子。

"馬是最好的,"維森說。

"必須是,"埃爾多回答。

"它最厲害。"

"它可以朝任何方向移動!"

Image copyright Jack Palfrey
Image caption 馬羅提丘村每個家庭中至少有一個人知道如何下棋(圖片來源:Jack Palfrey)

在這樣一個正在經歷快速數字化的國家,很多人都擔憂印度青年會與他們的國家和文化脫節。聽到兩個孩子如此熱情地談論了一千年來與印度密切相關的棋盤遊戲讓人感到驚訝。當然他們應該更喜歡看電視吧?我這樣問道。

"國際象棋最棒!"埃爾多從座位上跳起來,幾乎打翻了棋盤。維森皺著眉頭看他。

巴比·約翰解釋說:"去年,我們帶了15個棋盤來到學校,邀請孩子們學習國際象棋。一周以後我們回去了,教室裏所有的孩子都自己買了棋盤。"

由於學生們積極的回應以及他們對國際象棋有益身心健康的信念,馬羅提丘國際象棋協會要求當局將國際象棋正式列入教學大綱。他們認為,這將有助於帶來每個人下棋的村莊生活的願景。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的稱自己是一個象棋村,"巴比·約翰總結說。他認為這個稱號會把馬羅提丘和這種備受喜愛的遊戲及其給人啟迪的原則聯繫起來。

Image copyright Jack Palfrey
Image caption 馬羅提丘村與國際象棋的關聯有助於促進健康的生活方式(圖片來源:Jack Palfrey)

該村提倡的健康生活方式似乎對喀拉拉邦的居民很有吸引力。儘管土地價格相對較高,然而這個偏遠地區的人口保持增長。該村還吸引了來自德國和美國的遊客,他們渴望學習下棋或磨練棋技。

但是,儘管如此,當我們回到茶館時,我心裏有一個揮之不去的疑問:一個以古代棋盤遊戲為中心的社區能否承受住橫掃印度次大陸的快速現代化浪潮?

當我們走近一群正在玩智能手機的青少年時,我的憂慮加重了。我看到這個情況,就向烏尼克里希南和巴比·約翰表達我的疑慮。

但是當我們再靠近時,我們三個人看到了讓他們全神貫注的事情:他們都在網上下棋。

烏尼克里希南給了我最後一個笑容。

我猜我是被將死了。

Image copyright Jack Palfrey
Image caption 人們從德國和美國等遙遠的地方來到馬羅提丘村學習下棋(圖片來源:Jack Palfrey)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