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甚法國香檳的意大利氣泡酒

葡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弗蘭奇亞考達是意大利現存最為完好、最為優秀的葡萄酒天堂(圖片來源:AGF/Getty)

當我探訪意大利弗蘭奇亞考達地區(Franciacorta)時,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葡萄園上覆蓋的濃霧。幾米外的一個中世紀地下室,似乎都不能看得十分清晰,人們正聚在那裏一起品嚐這一地區生產的氣泡酒。我不斷問自己:這些濕氣和濃霧對美味的氣泡酒發揮了什麼作用?

這恰恰就是關鍵所在。

弗蘭奇亞考達是意大利現存最為完好、最為優秀的葡萄酒天堂。忘掉那些被過分高估的、大量生產的普羅塞克(Prosecco),甚至香檳(Champagne)吧。在這塊位於布雷西亞(Brescia)西北 30 公里的肥沃土地上出產的氣泡酒或許比標誌性的意大利酒更負盛名。

在弗蘭奇亞考達,葡萄均由人工採摘,而且酒濃度更高。即使酵母發酵時間也比香檳更長。未標年份的酒至少需要 18 個月(相比之下香檳為 15 個月),而名為"維沙華"(Riserva)的標年份酒至少需要 5 年(相比之下香檳為 3 年)。您可能會珍藏這樣的酒,在特殊的場合享用。

究竟是什麼造就了這氣泡細小、口感如絲般潤滑的白"satèn"(弗蘭奇亞考達氣泡酒專屬術語)以及這一地區的玫瑰甜酒,秘密就在於這一地區獨特的土壤。

葡萄園坐落於一個土壤肥沃的圓形山谷中,一邊是阿爾卑斯山,另一邊是伊塞奧湖(Lake Iseo)。富含硅元素的冰川曾經覆蓋這一區域,冰川消融後,目前該地區的稀有礦物質含量非常豐富。冰川在冰川時期末逐漸消融,形成了大塊的泥炭球和岩石碎屑,經過成千上萬年的變化成石過程,形成類似隕石的碎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奧法諾山 (Monte Orfano) 為弗蘭奇亞考達擋住了阿爾卑斯山的寒冷(圖片來源:Marka/Getty)

當我穿越湖邊美麗的"Le Torbiere"濕地時,仍然可以看到冰川的化石遺跡。努力想要走出泥淖的我抬頭仰望,我看到了奧法諾山(孤山)。這是平原上突起的一座孤立的小山,形狀如同一塊巨大的意大利蛋糕。它屹立在那裏,像守護葡萄園的一名衛兵,成為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將從 3,000 米高的阿爾卑斯山吹來的冷風阻隔在外,讓這裏的溫度始終保持在冰點之上。這種環境有利於葡萄的"呼吸",最終可以提升氣泡酒的香氣。霧氣伴隨著溫柔的風,滋養著葡萄藤。

呼吸著這潔淨的空氣,我邁步走入"地下世界",弗蘭奇亞考達氣泡酒在這裏生產和培育。如今,大約 116 家葡萄酒製造商,組成了一個保障生產標凖的聯盟,很多瓶裝酒堆放在這裏,這裏的低溫成為了天然的冰箱。

當地的一位旅店老闆,同時也是酒窖擁有者 Marco Pellizzari 帶我進入了旅店的地下室,這裏曾是 16 世紀的修道院。一口古老的深井,修女曾在此取水,已經被改造成了一個垂直的酒窖,儲存著他的 800 多瓶酒。在我的頭頂上,是一座古老羅馬神廟的遺跡。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弗蘭奇亞考達的葡萄酒製造商將他們的氣泡酒儲存在溫度很低的地下室中(圖片來源:SFM ITALY A/Alamy)

一世紀時,羅馬人最早開始在這裏培植早期的葡萄園,而種植葡萄和生產精品葡萄酒的真正工藝是由僧侶流傳開來,經過一代代的傳承,最終被當地貴族、中產階級家庭和農民所掌握。

法國擁有悠久的葡萄酒釀造傳統,來自這一國度僧侶們隨著查理曼大帝來到了這個意大利山谷。他們排幹了弗蘭奇亞考達的濕地,在整個區域種植葡萄園並教當地人如何用手小心地採摘葡萄。作為將沼澤地變為農業用地辛勤付出的交換,布雷西亞教會當局為僧侶們減免了稅賦。這也是弗蘭奇亞考達古老名稱的來源:Franzia Curta 是一個免稅修道院法庭。

當地的葡萄酒製造商將他們的氣泡酒作為貢品,送給統治意大利眾多城邦國家的文藝復興王室,當時這些氣泡酒被認為是意大利最好的酒。在 15 和 16 世紀,弗蘭奇亞考達最富盛名的酒是科爾泰夫蘭卡紅寶石(Ruby of Corte Franca),一種出產自帕拉蒂科(Paratico)的氣泡紅酒,以及"Mordace",譯作"即食",這種酒帶有能讓舌尖感到酥麻的氣泡,是理想的餐後酒飲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但丁曾是弗蘭奇亞考達帕拉蒂科城堡蘭提爾瑞伯爵的座上賓客(圖片來源:DEA/A DAGLI ORTI/Getty)

但丁·阿利吉耶裏(Dante Alighieri)也是被這些著名的紅酒吸引而來。當這位偉大的意大利詩人於 1311 年由於在戰爭中選擇支持反對教宗派而從他熱愛的佛羅倫薩被流放,他在意大利遊蕩了 10 年,尋求不同文藝復興王室的支持和接待。他的旅行最終到了弗蘭奇亞考達。在這裏,他成為了帕拉蒂科城堡蘭提爾瑞伯爵的座上賓客,這裏如今已成廢墟。

"遠離家鄉,他能享受到的只有意大利的美酒,可以讓他振奮,撫慰他充滿想像力的智慧之火,"接待但丁的房主的一位後人 Fabio Lantieri 說道,他仍然經營著這一古老貴族的紅酒事業,並且喜歡用自己釀造的氣泡酒招待客人。

但丁在這裏對他的生命進行思考,在葡萄藤中行走,目睹伊塞奧湖和像煉獄山一樣從深水中突起的蒙特孤島的風景。朦朧的九階葡萄園讓人想起這位詩人的代表作《神曲》中地獄的九個同心圓和天堂的九個球體。

氣泡酒似乎不僅為但丁的流放增添了樂趣,更融入了他的血液,滋養了他的藝術。因為無論何時,只要你品嚐一杯弗蘭奇亞考達,你所獲得的體驗遠不止一杯氣泡酒,你將同時品嚐到粘土本身的精華。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弗蘭奇亞考達的氣泡酒甚至比得過香檳(圖片來源:REUTERS/Alamy)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