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來西亞「貓城」古晉尋訪貓的足跡

古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古晉到處都看得到貓的蹤影(圖片來源:Grant Dixon/Getty Images)

坐在出租車上從古晉(Kuching)機場前往市區,我已經可以看出,自己一定能很好地融入這座馬來西亞城市。我是個喜歡貓的人。

無論走到哪裏,都看得到貓的蹤影。一隻巨大的白貓在唐人街外的交叉路口向我揮動爪子。幾只貓靜立在清真寺旁道路的一側,凝視著四周,像機器人一樣一動不動。而另外幾只髒兮兮的野貓四竄於建築物的各個側面,猶如街頭藝術。

"從古晉這個城市的名字來看,就可以知道古晉對貓有多麼的癡迷。"在古晉貓博物館工作的艾米爾(Amir)說。"在馬來語中,"kucing" 一詞就是指貓。"

馬來西亞婆羅洲,很多時候人們會自然地將其與猩猩聯繫起來,貓博物館位於古晉北部市政局(Kuching North City Hall),這裏無疑是了解所有關於貓科動物及其與這座城市關係的最佳地點。

這裏有木乃伊一樣的埃及貓遺體,也有當代繪畫以及瓷俑等,借以追溯 5000 年之前與貓有關的歷史,艾米爾站在中間,解釋了為何城市以貓命名背後的幾種說法。

Image copyright Esme Fox
Image caption 位於古晉北部市政局的貓博物館展示了 5000 年以來貓的歷史(圖片來源:Esme Fox)

有些人認為,首位砂拉越拉者(Rajah of Sarawak),英國人詹姆斯·布魯克(James Brooke)於 1839 年左右到達古晉時,他指著落腳點,問這是哪裏。一位當地人錯誤地認為他指著一隻路過的貓,於是告訴他這是"kucing"(貓)。

也有人聲稱,古晉名稱來自於一種曾經在整個地區生長的樹木,這種樹能結出名為龍眼的小果實,或稱之為"貓眼水果",與荔枝類似。最後一種說法是,當居民發現了生活在砂拉越河岸的短尾貓時,選擇了這一異乎尋常的名字。

參觀博物館後,我非常希望了解更多的貓和古晉居民之間的關係。

我安排與一名當地導遊哈里斯(Harris)見面,他能夠更多地向我展示這座城市中最有名的貓圖像。古晉是不同人口的家園,其中包括馬來人、中國人和印度人以及當地部落人群,如伊班、拜迪烏、歐蘭烏盧和馬拉諾族。我們一邊走,哈里斯一邊解釋說,貓對於各群體均非常重要。例如,對中國人來說,這是好運的象徵。在伊斯蘭教文化中,貓享有很高的地位,伊斯蘭教是婆羅洲土著部落的主導信仰,已有數百年的歷史。我甚至發現先知穆罕默德擁有一隻名叫米埃扎(Muezza)的貓,並且對它倍加關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沙撈越河畔,古晉是馬來人、中國人、印度人和當地部落人口的家園(圖片來源:Richard l'Anson/Getty Images)

同時,婆羅洲居民長期以來一直很重視貓,因為它們有助於控制老鼠及鼠疫。哈里斯告訴我,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當局曾試圖用化學品來消滅攜帶瘧疾的蚊蟲和鼠類。化學品對這一地區的貓產生了負面影響。之後,英國皇家空軍在一次任務中將 14,000 只貓傘投至馬來西亞婆羅洲農村,這被稱為"投貓行動"。

幾只色彩斑斕的大貓立於噴水池頂部,我們走過它們的身邊,海濱旁還有一些用青銅鑄造的俏皮的貓。哈里斯解釋說,隨處可以見到貓的蹤影:學生們在 I-CATS(砂拉越國際高等工藝學院)學習,當地廣播電台是 Cats FM。他指著巨柱頂端的城市飾章:一對正義天平和一隻金色的貓,下面還有四隻白色的貓。"你看,從古至今,貓已深深地融入我們的城市。"他說。

在我們遊覽結束時,我非常希望去看一些活生生的貓,所以哈里斯帶我去喵喵貓咪咖啡館(Meow Meow Cat Café)見他的朋友,喵喵貓咪咖啡館位於沙撈越河附近的卡特彼勒博物館以南 5 公里。這家咖啡館的主人和創始人珍妮特認為,她必須開設一家貓咖啡館,來慰藉那些無法在家裏養貓的居民。

"我們這裏目前有六隻貓,並且屬於不同的種。"她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古晉的中國人認為,貓會帶來好運(圖片來源:Andrew Watson/Getty Images)

我看著珍妮特的顧客們:一位女孩躺在沙發上,一隻名為奇異果(Kiwi)的毛茸茸的大白貓在她旁邊伸展著四肢;一名男子坐在地板上與一隻帝王一樣的孟加拉貓蘇裏亞(Suria)玩耍;一對年輕夫婦在睜大雙眼的波斯貓甜心(Honey)前面舞動著一根細繩。

我不相信貓會帶來運氣或能寄托精神意義。但當我坐在那裏時,一隻名叫四月(April)的灰色長毛貓,在我的腿上嗚嗚地叫著,我感覺自己已經很好地融入了古晉。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