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無法找到成吉思汗墓

成吉思汗曾經統治著太平洋與裏海之間的一切(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 Image copyright Samuel Bergstrom
Image caption 成吉思汗曾經統治著太平洋與裏海之間的一切(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

這是一片富有傳奇色彩的廣袤土地。這裏沒有道路,沒有永久性建築,只有無盡的天空,叢生的幹草和呼嘯的烈風。我們停下來在牧民的圓頂蒙古包裏飲用鹹味的奶茶,抓拍那裏馬匹和羊群信步的美景。有時我們只是為了停下而停下——蒙古國南戈壁省 (Ömnögovi Province)一望無際,我們一路駕車前行。我無法想像在這片土地上策馬奔馳的情形。

但這就是成吉思汗的國家,他就是在馬背上征服了世界的勇士。他的故事充斥著綁架和殺戮,愛恨情仇交織在一起。

這就是歷史。直到他去世後,他的傳奇才拉開序幕。

成吉思汗曾經統治著太平洋與裏海之間的一切。他臨死前要求將自己秘密埋葬。一支悲痛的軍隊把他的屍體運回家鄉,沿途遇到的人都被格殺勿論,只為保守這一秘密。當這位君主終於入土為安,他的1000名士兵在他的墓地上騎馬踩踏,毀掉一切痕跡。

在成吉思汗去世後的800年裏,沒有人能找到他的陵墓。

外國人主導的探險隊曾試圖在史書、地面甚至空中尋找他的陵墓——《國家地理》雜誌的"可汗穀項目" (Valley of the Khans Project) 就曾使用衛星圖像大規模搜索,試圖找到陵墓所在。最關注尋找陵墓都是些外國人,但是蒙古人自己卻並不希望找到它。

這並非由於成吉思汗在他的家鄉不受重視——事實恰恰相反。他的頭像被印在紙幣和伏特加酒瓶上。自 1227 年去世後,他恐怕從未像今天這般深受歡迎。所以對於局外人而言,或許很難理解為什麼當地人把尋找他的陵墓視為禁忌。

這種不情願常常被國外媒體浪漫地解釋為一種詛咒。據信,世界將隨著成吉思汗墓的發現而終結。這種說法與帖木兒傳奇遙相呼應。帖木兒是14世紀的突厥蒙古國王。1941 年,他的陵墓被蘇聯考古學家發掘。在帖木兒陵墓被發掘之後不久,納粹軍隊就入侵蘇聯,開闢了第二次世界大戰血腥的東方戰線。迷信的人可能將此視為因果關係。

但是我的翻譯烏倫 (Uelun) 卻不以為然。作為一名在俄羅斯烏蘭烏德 (Ulan-Ude) 布裏亞特國立大學 (Buryat State University) 獲得國際關係學位的蒙古年輕人,她並不迷信。在她看來,這件事只關乎敬畏。成吉思汗並不希望自己被人找到。

Image copyright Samuel Bergstrom
Image caption 一千匹馬在成吉思汗的墓地踩踏,毀滅一切痕跡(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

"他們費盡心機想要把他的陵墓藏起來,"她說。現在打開它將有違他的心願。

這是人之常情。蒙古是一個擁有悠久傳統和崇高榮譽感的國家。很多家庭都掛著印有成吉思汗肖像的掛毯或他的畫像。有的人自認為是"黃金後代",因為他們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古代皇室。在整個蒙古,這位勇士始終是他們一個強大的象徵。

尋找成吉思汗墓

除了敬畏成吉思汗臨終遺願的文化壓力外,大量技術難題也阻礙著陵墓的搜尋。蒙古地域遼闊,屬於欠開發國家——它的面積是英國的7倍多,但是道路卻只有英國的2%。這裏人口密度極低,只有格陵蘭和一些偏遠島嶼的人口密度比它更低。自然,這裏放眼望去,遍地都是荒野。人類在這裏存在似乎只是為了在茫茫大地上提供一些參照物:遠方,牧民蒙古包的白色曲線,還有岩石寺廟上迎風飛揚的經幡。這片土地堅守著自己的秘密。

Image copyright Samuel Bergstrom
Image caption 蒙古的面積是英國的七倍多,但是道路卻只有英國的 2%(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

在考古生涯中,迪馬扎布·額爾德尼巴特爾(Diimaajav Erdenebaatar) 博士曾多次克服了這樣的困難。額爾德尼巴特爾博士是蒙古首都烏蘭巴托州立大學 (Ulaanbaatar State University) 考古系主任,也是為尋找陵墓成立的首個聯合探險隊的成員之一。這個由日本和蒙古的合作項目名為"Gurvan Gol"(意思是"三條河流"),它重點研究成吉思汗的出生地肯特省 (Khentii Province),也就是鄂嫩河 (Onon)、克魯倫河 (Kherlen) 和圖勒河 (Tuul) 的交匯之地。那還要回到1990 年,也是蒙古民主革命爆發的同一年。當時,這個國家和平終結了共產黨政府的統治,建立了新的民主體制。同樣終結的還有成吉思汗陵墓的搜尋行動,民眾的抗議致使"Gurvan Gol"項目中斷。

烏倫和我在烏蘭巴托州立大學見到了額爾德尼巴特爾博士,我們談到了陵墓,特別是他手頭的項目與成吉思汗墓之間的相似之處。自2001年以來,額爾德尼巴特爾博士已經在蒙古中部的後杭愛省 (Arkhangai Province) 發掘了一個擁有2000年歷史的匈奴國王陵墓。額爾德尼巴特爾博士認為,匈奴是蒙古族的祖先,這也是成吉思汗本人認可的理論。這可能意味著他們有類似的墓葬習俗,這些匈奴陵墓也可能與成吉思汗墓類似。

Image copyright Samuel Bergstrom
Image caption 很多人都相信,成吉思汗墓裏可能充斥著從蒙古帝國各地搜羅來的珍寶(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

匈奴國王被埋葬在地下20多米深的木質墓室內,在地面上設有方形石頭作為標記。額爾德尼巴特爾博士花了10年時間才發掘出第一個墓室,而且當時這個墓室已歷經盜墓者洗劫。儘管如此,墓室裏面仍然有許多珍品,它們反映了匈奴的外交觸角所及:其中有有一輛中國戰車、羅馬的玻璃器皿和大量的貴重金屬。

額爾德尼巴特爾博士帶我參觀了大學的小型考古博物館,那裏收藏著這些文物。墓地中葬有金銀飾品和殉葬的馬匹。他指出藏品圖案中的豹和獨角獸——成吉思汗和他的後人也將其用於皇室圖像。

很多人都相信,成吉思汗墓裏可能充斥著從蒙古帝國各地搜羅來的類似珍寶。這也是外國人尋找陵墓的興趣依然濃厚的一個原因。但是,如果成吉思汗也按照匈奴的方式埋葬(即便有此可能),情況無疑就將難以掌握。通過移動標記石塊,這樣的陵墓很容易就能隱藏起來。要在蒙古廣袤的土地找到地下20米深的墓室,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我詢問額爾德尼巴特爾博士他認為能否找到成吉思汗墓時,他鎮定而又冷淡地聳了聳肩。他的有生之年已經不足以完成自己的工作了。歷史太過久遠。

禁入之地可能的線索

民間傳說成吉思汗被葬在肯特山 (Khentii Mountains) 一個名為不兒罕合勒敦 (Burkhan Khaldun) 的山峰上,那裏距烏蘭巴托東北部約160公里。成吉思汗年輕時曾在那座山上成功躲過敵人,他曾發誓死後要魂歸於此。但是學者們對於陵墓在這座山上的確切位置仍有爭議——如果事實果真如此。

Image copyright Peter Langer/Design Pics Inc/Alamy
Image caption 傳說成吉思汗被葬在肯特山 (Khentii Mountains) 上(圖片來源:Peter Langer/Design Pics Inc/Alamy)

"那是一座聖山。"烏蘭巴托州立大學專門研究13世紀蒙古歷史的歷史學教授索德諾姆·朝勒蒙 (Sodnom Tsolmon) 博士說道,"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就埋葬於此。"

學者們還利用歷史記錄來尋找成吉思汗墓的位置,,但是他們的說法往往自相矛盾。1000匹奔馬表明陵墓所在地形為山谷或平原,如同匈奴墓地一樣,但是成吉思汗的誓言又指向山脈。更為複雜的是,蒙古的民族學者S·巴丹哈坦 (S Badamkhatan) 發現,歷史上有5座山都叫做不兒罕合勒敦(不過,他認為現在這座不兒罕合勒敦山可能是正確所在)。

朝勒蒙博士和我都無法爬上不兒罕合勒敦山,這座聖山並不歡迎女性,,甚至周邊地區也曾一度只向皇室開放。曾經被稱作"Ikh Khorig("禁忌重地")的地方如今是汗肯特嚴格保護區 (Khan Khentii Strictly Protected Area),也被認定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地。自從獲得上述認定以來,不兒罕合勒敦山就禁止研究人員進入,這就意味著任何關於成吉思汗墓的猜測都無從證實。

對勇士遺願的致敬

陵墓似乎無法找到,但是為什麼它始終都是蒙古的一個富有爭議的話題呢?

Image copyright Samuel Bergstrom
Image caption 成吉思汗的統治奉行外交豁免和宗教自由的理念(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

成吉思汗是蒙古最偉大的英雄。西方人只記得他的征服,而蒙古人則記得他的創造。他的帝國將東西方連接起來,促進了絲綢之路的繁榮。他的統治奉行外交豁免和宗教自由的理念。他建立了可靠的郵政服務,並推行紙幣的使用。成吉思汗不僅征服了世界,還推動了世界的文明發展進程。

直至今天,他依然廣受尊重——這也是像烏倫這樣的蒙古人希望他的陵墓不被打擾的原因所在。

"如果他們想讓我們找到,就會留下某種記號。"

這是朝勒蒙博士最後的結論。

請訪問BBC Travel閲讀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