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巨石陣之謎或許已經破解

巨石陣並不是當地唯一的重要歷史遺跡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巨石陣並不是當地唯一的重要歷史遺跡

巨石陣是英國最受遊客歡迎的景點之一,也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古蹟之一。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會盯著這些標誌性的石柱,感嘆它們是如何被布置就位的,還有它們被這樣布置的原因。

這裏或許能被人一眼認出,但是,它其中卻有著遠非第一眼所能及的東西。隨著考古學家對這一地區的研究,一個接一個的秘密被發現。但是,一個完整的故事也開始顯現。

過去10年,情況尤為如此。研究人員不僅研究巨石陣本身,還深入周邊區域,以期發現這一迷人史前遺跡的有關線索。

地下成像和發掘工作已經發現,巨石陣曾是一個複雜網絡結構的一個組成部分,其中包括:古代墓葬堆,未知的定居點,列隊行進路線甚至金飾的葬禮。這些發現描繪出一幅新石器時代和青銅時代世界的畫面,神秘和複雜程度超乎以往的想像。

對巨石陣進行整體研究的一個項目是"巨石陣隱藏地貌項目",它的實施時間為2010年至2014年。研究人員利用地下雷達和磁力成像技術發現,巨石陣位於一個複雜網絡結構的中心,面積約為4.5平方英里(12 平方公里)。這一項目在2015年曾引起媒體的轟動,當時,科學家宣佈,他們發現,在巨石陣附近的杜靈頓垣牆 (Durrington Walls) 可能存在"超級石陣 (Superhenge)",後者是一個直徑為500米(1640 英尺)的巨石圓陣。

然而,這場轟動很快便煙消雲散。當發掘開始後,考古學家並未發現任何石頭。相反,他們只發現曾經樹立在那裏的木柱。移開木柱後,將滑石粉填入洞中,然後蓋上土層,就形成了圓形石結構的土堤。在雷達掃描圖上,鬆軟的滑石粉間隙看上去像是石頭。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如今,杜靈頓垣牆 (Durrington Walls) 是一片被土堤包圍的區域

儘管研究受挫,但是"巨石陣隱藏地貌項目"的英國負責人文森特•加夫尼 (Vincent Gaffney) 強調,項目發現了數百個新的特徵以及許多之前從未見過的遺址。"通過這次調查,我們不僅知道了東西在哪裏,也知道了它們不會在哪裏,"來自布拉德福德大學的考古學家加夫尼說道。

這些調查很重要,加夫尼說,因為它們使得考古學家"對所有地區平等地進行調查,而不是只針對我們已知的巨石陣地區。這有助於我們從更複雜的角度理解這些證據。

"該項目所發現的是杜靈頓垣牆是一個完全未知的紀念區域。在新石器時代村莊和大規模土方工程之間是一個由高度為4米至6米(13-20 英尺)的木柱所圍成的巨大環形——至少有200根,或許多達300根。這是全新的認識,如果不進行這次調查,我們將無從知曉。"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現代的石頭標記著這一區域的另一處古蹟——巨木陣的柱子位置所在

這一地區另外一處巨大古蹟的發現改變了考古學家看待這裏的發展和歷史的方式。"我愈發認為,我們正在按照列隊行進路線看到空白區域和遺跡構成的鑲嵌圖案,"加夫尼說道。

也就是說,這些景觀是用於與遺跡相關的宗教儀式或慶典遊行儀式的。

倫敦大學學院考古研究所的麥克·帕克·皮爾森 (Mike Parker Pearson) 是"巨石陣河畔項目"2003年至2009年的負責人,他認為杜靈頓垣牆的標桿樹立的目的是為了在隨後被拿下。"它們可能只是存在了幾個月,後來就被土堤和壕溝所取代。"他說,"它們存在的目的似乎是用來標記大村莊的邊緣,這個村莊現在已經廢棄。因此,這些木柱也許只是在建造巨石陣時生活在這裏的人們的一種紀念。"

無論巨石陣的用途何在,都說明它並不是這裏唯一的遺跡。要理解巨石陣的重要性,還需要以理解它周圍的一切為基礎。

"巨石陣河畔項目"發現,巨石陣的建造包含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壕溝、土堤和青石圈——建造時間為超過4500年以前,比先前所認為的要早500年。第二階段,更大的標誌性外圍石圈被樹立起來,時間大約在第一階段之後的500年。

然而,這一地區在大約9000年前被佔領,意味著在巨石陣建立之前它已經擁有悠久的歷史。

20英里(30 公里)外坐落著並不那麼有名、但卻同樣重要的埃夫伯裏石圈 (Avebury),它是歐洲最大的石圈所在地。但是這一地區的新石器時代範圍延伸更廣——例如進入威爾士,那裏是史前英國人獲得巨石陣內圈青石的地方。

帕克·皮爾森還表示,似乎巨石陣的大石塊正是來自於埃夫伯裏地區。

這表明,這些重要的新石器時代遺跡——索爾斯堡平原 (Salisbury Plain)、埃夫伯裏和威爾士的普瑞斯裏山(Preseli hills,另一個含有豐富史前遺跡的地方)被一一串聯起來,而將這些聯繫在一起的就是巨石陣。

帕克·皮爾森認為,威爾士青石是最早被放置在巨石陣中的,而它們的來源地遺跡非常重要。他說,這些石塊被認為是西部英國人祖先的象徵,並且"將它們帶到索爾斯堡平原是新石器時代英國南部兩個主要族群分支進行統一的行為。"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威爾士,普瑞斯裏山 (Preseli hills) 裸露的岩石

即使到了今天,普瑞斯裏山仍然點綴著墓石牌坊(遠古墓地)。"墓石的密度表明,這裏在早於巨石陣約 700年前就是非常重要的地區(政治上和精神上),"帕克·皮爾森說,這使得它"可能是公元前3000年之前英國西部的發達地區。"

提問時間

但是,即使我們同意將石頭從威爾士搬運過來是象徵性的、甚至是政治行為這種理論,那麼它又引出了另一個問題:史前英國人是如何搬運這些巨大石塊的呢?

有人認為,人們完全沒有搬運這些石塊,而是冰川運動造成這些石塊在英格蘭南部發生遷移。但是,普瑞斯裏山兩個遠古採石場的發現很大程度上終止了這一爭論。

Image copyright Vivien Mary Cumming
Image caption 克雷格-羅斯-伊-費林 (Craig Rhos-y-felin) 採石場的發掘工作表明,青石是被開採後運送至巨石陣

科學家還對如何從威爾士將大石塊運送到 160 英里(260 公里)以外的想法進行了實驗驗證。帕克•皮爾森表示,他們發現,即使只用雪橇拉,移動像青石那樣大多 2 噸重左右的小型巨石也沒有多難。

在最近另一項發現中,考古學家發現了埋葬在巨石陣下的骨灰遺跡。"巨石陣河畔項目"2008 年的發掘工作找到 58 處墓地,其中包括至少 9 名男性以及 14 名 女性。由於普遍認為,埋葬在巨石陣的人都具有較高的社會地位,因此,這也提出了有關新石器時代女性角色的問題。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考古學家在巨石陣不斷發現新的驚喜

"在巨石陣似乎總有新的發現,但我對我們能有如此多的發現還是感到驚訝——即使那些已被研究多年的區域也不例外,"加夫尼說。"杜靈頓的最新發現表明,借助新技術不僅能發現新的遺跡,還能極大地改變我們對已知遺跡的認知。

"它強調的不只是巨石陣本身的獨特性,而是它周圍的遺跡同樣重要——我們只是剛剛開始理解它的發展以及它對於巨石陣建造者們的意義所在。"

即便如此,無論有多少新發現,巨石陣似乎還會不斷拋出新的問題,引發科學家和媒體的思索。這些新石器時代的人類已經擁有了不起的技巧和雄心。

如此巨大的紀念碑以如此完美的方式樹立,歷經千年依然屹立不倒,這對於我們生活節奏飛快的現代人來說,想要理解並不容易。

請訪問BBC Travel閲讀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