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公園地下的隱秘寶藏

Many people visit Israel's Timna National Park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遊客與地質學家都喜歡來這裏瞻仰經千百萬年風雨侵蝕如鬼斧神工的沙岩峭壁。

在以色列內蓋夫沙漠(Negev Desert),有一條岔道通向一片山谷。這片山谷被或紅或紫或棕色的耀眼岩壁環繞。這個山谷屬於提姆納國家公園的一部分,因其千年來被谷間的風雨雕琢出嵯峨嶙峋的岩石景觀而聞名。

遊客與地質學家都喜歡來這裏瞻仰經千百萬年風雨侵蝕如鬼斧神工的沙岩峭壁,它們有些像巨大的蘑菇,有些像粗壯的像腿,還有些則像宏美的拱門。

某日半晌午時分,艷陽高照,我出發去短途徒步。從提姆納公園最出名的一處名為「拱門」的珊瑚色岩石附近的入口出發後,我爬上一座小山丘。不到十分鐘,就登頂了。站在高崗上,我看見這片山谷崎嶇嶙峋,上有陡崖,下有峽谷。

這裏的風景雖壯麗,但關於這片地方真正的來龍去脈以及為何遠古時期人們會蜂擁來到這片不毛之地,只有深入地下才能探出個究竟。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以色列提姆納國家公園因其地勢嶙峋和沙岩峭壁鬼斧神工而聞名於世。

提姆納國家公園所在的區域曾是人類遠古時代的一個金屬製造中心。在這裏,古代工人辛苦挖掘出成千上萬的礦井和隧道用來開採岩石裏的銅金屬。

我沿著一條小道走近公園內年代最久遠的一處採礦場,其挖掘年代竟然遠至公元前4500年。礫石覆蓋的小道上還能看見藍綠色的銅綠印記斑斑。遊客能攀著金屬扶梯順著陡峭的坡再往下走個幾米,進到礦井裏面。通道非常低矮,我必須蜷曲著身子,四肢爬行以防磕著腦袋。礦井的入口因歲月的侵蝕才顯露出來。有微弱光線從入口處照進來,照見了洞內牆上垂直排列的標記,這是古代工人用石器在牆上鑿出來的。

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考古學教授本約瑟夫博士(Dr Erez Ben-Yosef)說:"礦工們當時的工作環境非常惡劣,因為地處沙漠,沒有水,周圍也是一片貧瘠。" 本約瑟夫博士任"提姆納中央山谷項目"的負責人。這個項目是專門研究該地區銅製造歷史的跨學科研究項目。

這個區域的礦場分佈沿著銅礦石呈藍綠色的水平紋路,自南向北,蛇形蜿蜒直至以色列與約旦交界的死海南部附近。幾千年前,工人們將礦石從岩壁上鑿下來,然後人工運出礦井,再冶煉出一種閃閃發光的金屬,製作成珠子、吊墜等裝飾品。這是迄今發現人類最早從石頭中提取金屬的實例。本約瑟夫教授說,提姆納是目前世界上保存得最好的古採礦群。這主要得益於當地乾燥的氣候。

他補充說,"你幾乎能在這裏看到一切,甚至能觸摸到三四千年前提姆納采礦場裏遺留下來的東西。"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提姆納國家公園裏最古老的銅礦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500年前。

除了採銅礦遺跡,我們還能見識到古人冶煉金屬時用的燧石、石鑿等,但數量並不多。本約瑟夫教授介紹說:"關於這些最早期的礦工們,我們目前已知的信息很少。我們無從得知他們的姓名,只知道他們是當地人,做工時使用的工具是非常簡陋的石器。"

提姆納國家公園裏星羅密布的礦洞與礦井向我們展現了採礦業幾千年來的歷史。考古學家有證據表明,這些礦場與始於公元前16世紀終於前11世紀的古埃及新王國時期(*請見注)也有關聯。這裏開採的銅礦資源被這時期各朝的法老們廣泛使用,製作成武器、珠寶裝飾品等。同時也有證據表明,這裏的採礦業是在埃及新王國時期的幾百年後才發展至頂峰的。通過高像素的放射性碳定年法,專家對礦工們居住的工作棚裏留下來的食物種子和其他有機物進行年份推斷,發現這些採礦場最為活躍的時期是公元前十一世紀至公元前九世紀。因此有人推論說,提姆納礦區是建造耶路撒冷所羅門王聖殿所用銅金屬的來源。

直到近期之前,專家們都認為指出這麼艱辛的手工採礦作業應該是由奴隸完成的。但幾年前,考古學家在此地的發現,包括因氣候乾燥而被完好留存下來的礦工先前使用的染布織物,說明這些礦工是被僱傭,而並非被奴役的。同時,採礦場裏山羊等牲畜的骨頭遺骸和遺留的棗核、橄欖核也說明這些工人的膳食豐盛,這些都不是沙漠裏常見的食物。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石牆上古代工人們留下手跡和刻下的標記等還清晰可見。

那時的人們就知道如何將提姆納礦區採集的銅金屬做成工具和武器,也掌握了混合銅和錫冶煉出更為堅硬的青銅的技藝。有關早期的金屬加工術的歷史記錄在目前世界各地的博物館都能夠看到。特拉維夫大學的埃雷茲以色列博物館目前館藏最多從提姆納礦區收集來的文物。展品中還包括挖礦用的銅質鑿子和一條從當地的寺廟發現的銅蛇等。

本約瑟夫博士說:"親眼見過他們製作的東西,就知道了礦井下工人們的千辛萬苦都凝結在裏面了。"

在公園開放時間內,就算沒有嚮導或是提前預約,遊客也可以進礦井隨意參觀。雖說井裏比外面稍陰涼一些,但是參觀結束我還是長吁一口氣。我沿著梯子爬回地面。即使外頭沙漠十分灼熱,頭頂似火驕陽,可雙腳直立的感覺簡直太好了。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幾百年裏,成千上萬的礦井與隧道藏於現在的提姆納國家公園的地下。

我沿著小道前行時,往下窺視一個有著三千多年歷史的懸崖般陡峭的礦井,看到了那些礦工標注好的上下礦井時用來攀援的石縫。順沙漠乾旱河牀再往前走一陣,就能看見岩壁上像孔雀綠條紋狀斑痕一般的幾十座礦井的入口。站在沙漠中,四周色彩艷麗的山巒聳立,像是正朝著火熱的沙漠之日延伸而上。怎麼說這風景也稱得上是美到令人窒息,但比起世界上最早的礦工們留下的寶藏卻還差得太遠。

*注:Ancient Egypt's New Kingdom,新王國時期是古埃及的一個時期,起於公元前16世紀至前11世紀,涵蓋了第十八王朝、第十九王朝及第二十王朝。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