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尋勞斯萊斯越野車的起源

Image caption 勞斯萊斯越野車(圖片來源:Fox Photos/Getty Images)

勞斯萊斯正在研發一款SUV車型。有趣的是,公司對該車的官方說法是一款「高側身、全路況汽車」。然而這般謹慎精明似乎並不合時宜,因為勞斯萊斯血統本身就富集剛韌元素。

該款將於2017年前後推出的SUV將延續勞斯萊斯訪不可能之地、行不可能之事的傳統。正如現代貴族家族一般,如果你將勞斯萊斯的歷史追溯到足夠遙遠的過去,你將發現其歷史中不乏冒險家、探險家以及重甲騎士。

當亨利·勞斯(Henry Royce)和查爾斯·萊斯(Charles Rolls)起初開始製造汽車時,他們並非意圖打造高水凖的工藝水平令其產品排場壯闊。相反,他們製造的汽車輕便,低調,可靠——這些特點能讓人們來一場說走就走的安心旅行。

意識到這款擁有如此穩固性能的汽車將在邊遠或氣候惡劣的地區受到歡迎,英國商人弗蘭克·諾布利(Frank Norbury)打造了一場非同尋常的宣傳活動。他將其勞斯萊斯40/50馬力款車型(該款車當今更響亮的名稱為「銀魂」)發動機罩鎖上,對外宣稱他已扔掉工具箱,並駕駛汽車在印度加特山區(Ghat Mountains)崎嶇不平的道路上行駛。

從孟買到科爾哈帕(Kohlapur)這段長達620英里且路況維護的很糟糕的里程裏,諾布利駕駛著他的勞斯萊斯一路高歌猛進,汽車沒有出現任何故障。

印度的王公們見識到這一無與倫比的性能後,開始爭先恐後搶購這款汽車,並在之後開始裝飾他們的「銀魂」,就像他們起初裝飾皇家專用像轎一樣。諾布利的汽車最後花落瓜里爾(Gwalior)邦王公之手,他用研磨成粉末的珍珠重新粉刷了汽車。此後,這輛汽車便被永久地稱作「東方珍珠(The Pearl of the East)」。

而此時遠在數千英里之外,戰爭烏雲正在多雨的英倫各島上面密布。殖民時代不可避免地被緩慢拖入一戰浩劫之中。而當王公貴族最終參戰之時,他們也帶上了各自的勞斯萊斯。

Image caption 1935年6月20日,一輛英國軍用勞斯萊斯裝甲車停放在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的皇家警察部隊警局。(圖片來源:Fox Photos/Getty Images)

起初,這些車輛被用於快速營救那些因同德國齊柏林飛艇鏖戰而被擊落的空軍士兵。查爾斯·拉姆尼·薩姆森(Charles Rumney Samson)中將把一桿馬克沁機槍(Maxim machine gun)放在他巡視車的後部,用其向遭遇到的一輛德國指揮車發起猛烈攻擊。體會到這一新式戰爭武器的威力之後,薩姆森之後大舉進攻至法國里爾。

在聽說了勞斯萊斯在前線的勝利戰果之後,英國戰爭部(British War Office)委托勞斯萊斯生產裝甲汽車。這些車輛設有炮塔,並裝備了厚重、以柳釘固定的鋼製裝甲,所配備武器通常為維克斯機槍(Vickers),行駛速度可達每小時70英里。

當西線陷入泥濘的壕溝戰之時,勞斯萊斯裝甲車將進軍俄羅斯、中國以及中東沙漠地區。TE·勞倫斯(TE Lawrence),也就是更廣為人知的阿拉伯的勞倫斯曾說過,「在沙漠裏,勞斯萊斯比紅寶石還珍貴」。

Image caption 一戰期間,比利時士兵駕駛勞斯萊斯銀魂1911款裝甲車。(圖片來源: 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勞斯萊斯裝甲車此後在愛爾蘭內戰中也發揮了重大作用,當時人們把它當做是是帶輪子的堡壘。愛爾蘭人將勞斯萊斯稱作「惠比特小靈犬(「Whippets)」,因其可快速出擊而相對安靜。在一次伏擊中受致命傷後,愛爾蘭國民軍(Irish National Army)將軍邁克爾·柯林斯(Michael Collins)曾經通過一輛勞斯萊斯車送醫,這輛車至今仍在。

這種固有的堅韌品格造就了早期勞斯萊斯無可比擬的耐久性。許多銀魂汽車仍在參與各種長途耐力賽事,比如緊張激烈的北京-巴黎汽車拉力賽。勞斯萊斯及其車主或許出身高貴,但後者完全不避諱撩起袖管,而勞斯萊斯則可稱為是「高側身、全路況汽車」的鼻祖——這完全是實至名歸,無需任何謹慎或解釋。

拉力賽中的勞斯萊斯

1970年,一輛勞斯萊斯參加了世界上難度最大的汽車拉力賽,並堅持到了比賽結束。

若 將1970年每日鏡報杯倫敦至墨西哥世界杯拉力賽僅僅描述為「嚴苛」,這是對該比賽極大的低估。比賽在4月19日於溫布利球場開啟,賽程總長約1.6萬英 裏,貫穿歐洲、南美及中美等地,最終於5月27日在墨西哥城結束。共有超過100輛汽車參加比賽(包括目前已成為傳奇車型的福特Escort MK1),其中有一輛汽車為人們帶來了切實的驚喜:一輛經過改裝的勞斯萊斯「銀影」(Silver Shadow)。

英國拉力賽冠軍比爾·本格利(Bill Bengry)為其裝上駕駛燈以及放置於車頂的備用輪胎,並將排氣管從排風罩穿過,直至汽車前柱,使得該款車型適合於拉力比賽。當然,對勞斯萊斯來說,這輛汽車無異於龐然大物;公司斷然拒絕為改裝工作提供支持。

但本格利依然沒有放棄比賽,儘管他和這輛車並沒有贏得比賽(當年的冠軍落入福特車手漢努·米克拉(Hannu Mikkola)和貢納·帕爾姆(Gunnar Palm))之手),但在經歷了機械故障以及在巴西的一場嚴重碰撞事故後,這款非同尋常的「銀影」還是成功地越過了終點線。——馬修·菲尼克斯 (Matthew Phenix)

請訪問 BBC Autos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