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成為經濟強國的秘密何在?

Image copyright Getty

每年中國投入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要比北美和西歐的總和還多。這個結論來自全球管理諮詢公司麥肯錫公司上周發佈的一項研究報告。事實上,中國在公路、鐵路和港口建設以及保持社會發展和運轉的各個方面都投入巨大,這也揭示了未來數十年將塑造全球經濟發展的重大趨勢。

「實際上,半數 G20 經濟體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都在下滑,」從事上述研究的麥肯錫全球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簡·米施克(Jan Mischke)這樣表示。罪魁禍首還是 2009 年的全球經濟衰退,但這卻並未讓中國止步不前。

1992-2013 年間,中國在公路、鐵路、機場、海港建設和其他建設項目方面的投資佔國內生產總值的 8.6%,而正是這些項目才是促進人員和貨物流動、保持經濟強勁增長的關鍵所在。與此同時,西歐的這一數據僅為 2.5%,美國和加拿大合起來僅為 2.5%。

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專門從事都市政策研究的高級研究員羅伯特·普恩特斯(Robert Puentes)認為,「研究報告是對基礎設施投資不足陷阱的重要警示,中國經濟增長的超能量來自基礎設施建設投資。

歐洲和北美的基礎設施正在快速老化,需要投入更多資金更新、改善和提高安全水平。投入更多資金也就意味著加強環境可持續性、增加工作機會,加快新技術發展創新。

例如,去年美國交通部的研究表明,美國有 61,000 多座橋樑存在「結構性缺陷」;2014 年,美國副總統喬·拜登將紐約的拉瓜迪亞機場稱為「第三世界」。2013 年,英國政府宣佈了一項金額達 1,000 億英鎊的基礎設施建設計劃,計劃認為,英國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曾一直領先」,但在最近幾十年,「這個傲人的記錄卻已成明日黃花。」

上周的研究斷言,根據目前的投資趨勢,全球將出現基礎設施建設的重大差距:未來 15 年,全球需要 3.3 萬億英鎊投資,才能保持經濟增長的預期增速。

話雖如此:當然,中國可能花費大量資金通過更多渠道促進人員流動。像印度和中國這樣的新興市場,都在尋求白手起家,而不是改善現有設施。報告甚至說,全球 60% 的基礎設施投資需求都將發生在中國、東歐、拉丁美洲和中東等新興經濟體。

但普恩特斯也指出,看待報告數據時,必須牢記的是,不同國家對不同項目的投入也千差萬別。例如,美國法律要求,對某些特定項目必須投入一定額度的資金,如聯邦福利計劃——社會保險。

普恩特斯認為,「如果美國對社會保險和國防投入為零,則基礎設施建設的總投資就會增加。」

簡·米施克認為:中國每年將需要有更多的國內生產總值投資,美國和歐洲則需要較少的投資,原因是後者存在大量現有基礎設施。問題何在呢?米施克認為,「實際上,中國的投資已經遠遠超過需求,而美國的投資卻遠遠不足,儘管存在過度投資,但中國仍然需要在未來保持快速增長,中國面臨的重要機遇是對研發創新等更富有成效的領域投入更多資金,提高資金投入的效率和效果。」

順便說一句,中國是全球第一部磁懸浮火車的誕生地,這種超高速列車以磁懸浮技術取代火車車輪,速度可高達 430 公里/小時(267 英里/小時)。磁懸浮火車還要追溯到 2004 年,它是其他國家夢寐以求的先進技術,即使在今天也是如此。

中國基礎設施建設業務四處出擊也非常引人關注:去年,中國與巴西簽訂了一筆 320 億英鎊的合同,與英國簽訂了一筆 520 億英鎊的合同,根據合同,中國將分別幫助兩個國家建設鐵路和電廠等基礎設施。

普恩特斯認為,促進基礎設施建設蓬勃發展的關鍵是將公共投資和私人投資結合起來,「促成政府機構、私人公司、融資人和公眾的真正合作,這也是世界各地許多國家基礎設施建設取得成功的關鍵」。

例如,日本鐵路系統就是通過這種公私平衡促進廣泛、可靠的交通系統建設的成功示例。日本廣大的鐵路網絡建設多年來一直得到私人投資和政府公共資金的支持。

另一方面,在新興市場印度,自 2000 年代中期以來,也有更多的私人公司開始幫助建設公路。在麥肯錫的報告中,印度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佔國內生產總值的 4.9%。

展望未來,形勢只會日趨嚴峻。很多新技術都在顛覆我們公路建設、貨物出售和人員運輸的原有途徑。例如,無人駕駛汽車和無人機運輸目前正在快速變為現實,它們無疑將顛覆我們對交通項目投資的決策。

但有一點是確定無疑的:考慮到全球最富有的一些國家(包括美國和英國)日趨老化的基礎設施,著眼於東方尋找好榜樣可被證明是最為明智的投資決策。

請訪問 BBC Auto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