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勝其煩的出租車英雄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不勝其煩的出租車英雄

這類事兒發生得太頻繁,你根本無法想像,尤其是在星期五和星期六的夜晚。出租車載著縱酒過度的乘客,搖搖晃晃地前進,在林立的建築群中疾馳而過。酩酊大醉的乘客很容易吐在後座,而當他們最後打開車門離去的時候,從胃裏倒騰出的穢物就這樣留在車裏面,出租車司機不得不自己收拾這些爛攤子。

這是否也對其他乘客造成了惡劣影響?嘔吐物是一種體液,其細菌會殘留在表面上,最後飄散在空氣中。司機和乘客面對這些人留在公共交通上的、對人體具有潛在危害的污染物應如何是好?

「遺憾的是,這種事情屢屢發生,」紐約出租車工人聯盟執行董事德賽說,「每一位司機在他們駕駛期間至少都會經歷幾次。」

整個流程是這樣的,德賽介紹說,當乘客嘔吐在後座上,司機負責清理乾淨,而最使他們感到崩潰的是嘔吐發生在輪班期間。出租車公司總部通常距離司機掙錢最多的地區較遠。在紐約,車庫多數都位於皇后區,距離曼哈頓約兩小時的來回車程,而曼哈頓是司機載客最多的地帶。

後座一旦遭嘔吐物污染,出租車即停止載客。司機的輪班時間為12小時,因此將車開回車庫進行清掃工作將使他們損失慘重,甚至抵消了當晚剩餘時間的全部收入。

通常情況下,司機會先進行一些基本的打掃,然後將車開到附近的洗車場完成剩餘的清潔工作——除了時間被浪費外,這無疑又增加了他們的開支。清理乾淨後,剩下的就是等待。車裏的異味消失殆盡後,他們才能搭載新的客人。德賽說:「我聽說有車被這樣閒置了好幾天。」

這些讓人倒足胃口的穢物對健康也造成了威脅。研究攜帶病菌嘔出物的科學家發現,胃內含物跟其它體液一樣,都能夠傳播有害病原體,一旦離開身體,就會在人體之間相互傳染。

去年,Francis de los Reyes教授(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環境工程師)與一組研究人員發表了一份針對以上話題的研究。他們建造了一台嘔吐機,機器頭部形同一個玩偶,放置在一個封閉的箱子裏,安裝了機械胃和食管,用於噴出人工嘔吐物(受無害、可溯菌種污染的香草布丁)。經生物光子掃描儀對箱內空氣取樣後,該設備顯示,病原體(包括可怕的諾瓦克病毒)在嘔吐過程中可通過空氣傳播(也稱為霧化過程),隨後依附在車座、車窗和門把手表面。諾瓦克病毒可引起急性嘔吐和腹瀉,去年四月被媒體報導。在往來於英美兩國的巴爾莫勒爾遊輪上,252名乘客(共919名乘客)和8名船員(共502名船員)分別受到此病毒感染。

De los Reyes說,由於出租車內是一個封閉空間,司機和任何乘客都面臨風險:「我們知道液體飛濺的範圍很廣,甚至長達19英尺,取決於其黏度、數量、人體高度以及地面材質等因素。人體在保持坐姿時,其嘔吐過程所牽涉的物理學具有很強的可變性;嘔吐物有可能滿地都是,也有可能只集中在一小塊地方。我們知道諾瓦克病毒微粒是可以霧化的,因此司機和乘客極有可能吸入這些微粒。雖然大部分微粒都在嘔吐物中,但飄浮在空中的少數病菌仍有可能感染司機。」

那麼,這是否意味著如果出租車內有人嘔吐,公共健康也會受到威脅?畢竟政府頒布了各項規定,要求將游泳池和遊輪等公共場所的穢物清理乾淨。雖然有關保持紐約市出租車乾淨整潔的規定未公布,但可以肯定地說,目前尚無徹底解決該問題的方案。

紐約市衛生署稱:「衛生署目前未收到有關因搭乘出租車或其它交通工具而感染諾瓦克病毒的報告。對紐約人而言,乘車時最大的威脅仍是忘系安全帶。」這說明車子後座被嘔吐物污染後,最有可能被感染上疾病的人是司機本人。

鑒於這其中牽涉到的種種困難,世界上許多城市,如芝加哥和卡爾加裏,開始加收「嘔吐費」,要求在車上嘔吐的乘客支付額外的費用。但這類費用通常較低,僅能補償清掃成本,未將錯過的其它乘客的費用計算在內。紐約並未出台此類法規。德賽說,出租車工人曾要求過一次,但提議最終還是被擱置。

但他們還是談到了有關嘔吐的一個問題:紐約市幾年前曾邀請尼桑公司為其設計一款「未來出租車」。產品一旦問世,所有出租車公司必須購買。德賽說,在初步設計階段,車子的後窗不能下滑。當然,出租車工人聯盟要求尼桑改善設計。「後來他們確實進行了改造,窗戶能打開了,這是我們爭取到的成果。」

因此,如果你將來在搭乘出租車時有嘔吐的衝動,德賽說,最好是吩咐司機將車開到路邊,然後給司機一些錢作為補償。但是,她同時指出,有一天我們也許會坐在無人駕駛車裏漫遊城市。

如果以上想法得以實現,那麼真正的問題來了:誰將負責清潔工作呢?

請訪問 BBC Autos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