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最長的自動扶梯系統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誰還需要火車或出租車?(圖片來源:Christopher DeWolf)

周五上午的香港,禱告的鈴聲從有著百年歷史的些利街清真寺的大門裏傳出,與香港另一個地標——中環到半山區的自動扶梯連接系統發出的單調的哢嗒聲混雜在一起。這是世界上最長的露天自動扶梯系統,它連接著香港中環商業區與半山區的高端住宅區。

許多人以為自動扶梯系統是百貨商場的主要設施,而在香港,它卻是首選交通工具:蜿蜒的半山區自動扶梯連接系統每天輸送通勤人員高達 8 萬人次。

在這個周五的早晨,一位身著正裝襯衫和長褲的南亞集會參加者表示,他每個周五都會乘坐自動扶梯系統前往清真寺禮拜。在洗腳凖備禮拜前,他說,「它非常方便」。

12 小時後,這裏就全然是另一番景象。中環蘇豪區酒吧傳出喧囂的音樂和人聲。自 1993 年自動扶梯連接系統開通後,曾經安靜的街區已然變成夜生活區。人們踏上自動扶梯,宛如踏上嘉年華之旅:凖備泡吧的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手握聽裝啤酒,頭頂精心做成的雞尾酒會髮型,疲倦的辦公室白領想要在這裏忘記漫長的加班。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香港是第一個將自動扶梯作為公共交通工具的城市圖片來源:Christopher DeWolf

多山的城市總能找到讓市民前往荒涼地段的新奇途徑。舊金山有纜車,里昂有索道纜車(攀上懸崖的纜車)。近年來,像麥德林、里約熱內盧和拉巴斯等南美洲城市都建起了升降機,通往山上的貧困街區。

但香港卻是第一個將自動扶梯作為公共交通工具的城市,儘管其作為交通中轉方案的輝煌時代也許早已結束。

8 萬多香港人每天都會避開交通工具,而是使用全球最長的自動扶梯,無論是工作通勤還是夜間出門小酌都不例外。

1842 年,香港成為英屬殖民地時,當時的總督璞鼎查(Henry Pottinger)爵士設想沿著維多利亞港和跑馬地的平坦地帶建設一個大都市。跑馬地是距英國人首次登陸點幾英里以東的地帶,那裏有威尼斯風格的運河,用於運輸貨物和人員。但這些夢想卻被英軍粉碎,後者稱城中央的一塊黃金地塊歸其所有,這就迫使香港向港島西側的陡峭小山上發展。東西向的道路沿斜坡而上,用花崗石台階將其連接起來。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八萬多香港人每天會使用全球最長的自動扶梯。圖片來源:Christopher DeWolf

在大部分時間,香港的財富都集聚在半山區的華麗府邸和露台房子中。半山區是太平山半山腰的地帶,而 1,817 英尺高的太平山在港島則佔據著支配地位。1970 年代,情況開始改觀。在當時的建設熱潮中,規劃監管寬鬆,於是高樓大廈布滿山坡。到了 1980 年代中期,整個地區已經擁擠不堪,人口達 4.5 萬,並且有望在 20 年內翻一番。每天早晨,排污管道不堪重負,污水會排入雨水管道中。該地區的兩車道公路上,小轎車、出租車和公共汽車常常堵成一團。

怎樣才能解決這個問題呢?政府規劃部門提議,建設六個高架通道,它們將通過自動扶梯和活動人行道將行人運送到山上。

巴馬丹拿集團(P&T Group)總監、建築師李華武(Remo Riva)表示,在與政府磋商後,「我們在 1984 做出這個規劃。」規劃的思路是,原本駕車或乘坐出租車出行的通勤者可使用高架通道出行,從而緩解交通擁堵。最終,其中一個通道被批准作為試點項目。它由 20 部自動扶梯和 3 部單行活動人行道組成,沿著閣麟街和些利街綿延 800 米,沿途共升高 150 米。自動扶梯從早高峰時段向山上運行,上午 10 點半以後則向山下運行。

沿途的店家很討厭這個計劃。由於建設進度滯後,他們舉行抗議活動,要求賠償生意損失。《南華早報》的一條標題新聞詛咒自動扶梯是「通往地獄的階梯。」另一篇文章將其稱為「高科技毛毛蟲」。居民們也怨聲載道。自動扶梯開通時,在半山區出生長大的凱蒂·劉(Katty Law)就住在些利街清真寺對面。「我記得那種噪聲,嗡嗡作響。我從沒有對此習慣,」她這樣說。

自動扶梯於 1993 年 10 月 15 日開始營運,建設總成本達 2.7 億港元(約 2300 萬英鎊),是最初預算 4400 萬港元的六倍之多。但是,在運營首日,大批熱切的乘客還是蜂擁而至。每天,使用自動扶梯的人數超過 2 萬人次。儘管大受歡迎,但有一件事卻逐漸明朗,那就是自動扶梯對解決交通擁堵問題毫無幫助。時任香港運輸局局長的鮑文(Haider Barma)在香港立法會 1993 年的質詢中承認,「也許它(自動扶梯)不是大幅減少交通流量的理想方案」。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自動扶梯於 1993 年 10 月 15 日開始營運。圖片來源:Christopher DeWolf

但它的確非常便利。根據 1993 年一項猶太教祭司的裁決,允許正統派猶太教信徒在猶太教安息日通過自動扶梯前往羅便臣道上有百年歷史的猶太教堂。(香港猶太社區人數不足 1 萬人,但許多成員都生活和工作在自動扶梯附近。)猶太教拉比亞瑟·歐瑟(Asher Oser)表示,「遵守傳統規範的猶太人在安息日不會乘坐轎車,但他們能使用自動扶梯卻意義重大。由於自動扶梯一直在動,並非由乘坐它的人操縱,因此,在安息日乘坐自動扶梯沒有問題。」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雖然自動扶梯未能緩解交通擁堵,但卻成功促進了地產升值。

雖然自動扶梯未能緩解交通擁堵,但它卻成功促進了地產升值。自動扶梯沿途街區都成為香港地價最高的地區。儘管驅車或乘坐出租車上班的人們並未改變自己的習慣,但之前乘坐公交工具出行的通勤者卻轉為乘坐自動扶梯。某種意義上,自動扶梯還成為一個景點,吸引人們前往半山區下面以前工薪階層的街區,這裏也很快成為人們夜生活和娛樂的熱點地區。

正因為如此,在連接中環與半山區的自動扶梯系統被批為失敗之舉十多年後,香港西營盤的區議員們又推動在格外險峻的香港正街修建一部扶梯。在這部扶梯於 2013 年最終開始營運時,該地區的零售租金翻了一番。儘管自動扶梯僅有 200 米長,但每天卻能搭載 2 萬 7 千人次前往香港這條最險峻的街道。

但香港正街也許將是自動扶梯的最後一站。當提議沿著上環狹窄的階梯街道磅巷修建另一條自動扶梯通道時,地產商開始買斷沿路的樓盤。但是,利益博弈卻在社區的反對聲浪中宣告失敗。社區居民擔心,自動扶梯會給該地區帶來噪音、擁擠的人流,還會吸引地產商沿著當地僅能行人通過的狹窄街道上修建高樓大廈。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明年,中環與半山區自動扶梯通道的使用壽命將告終結。圖片來源:Christopher DeWolf

中環與半山區之間自動扶梯通道的客流量業已增至每天 8 萬 5 千人次,而在明年,在連續運營 25 年後,通道的使用壽命將告終結,它的機械零件將被拆除,逐一重裝。屆時,通勤者需要另覓他途。「它就是個便利的交通工具,」凱蒂·劉這樣表示。雖然她每周都會多次乘坐自動扶梯,但她對自動扶梯仍然持有保留意見。她表示,「(乘坐自動扶梯)會讓人無法接觸地面和周圍的環境。」這恰恰是 1994 年電影製作人王家衛的熱播電影《重慶森林》中所抒發的一種感受,電影中將自動扶梯作為城市異化的一個象徵。

但作家戴瑟·麥克萊恩(Daisann McLane)看法卻恰恰相反,她在自動扶梯沿途生活了十餘年。「在《重慶森林》中,半山區的自動扶梯被用來標定後現代的城市悲哀。實際生活中,它卻起到一個非常歡樂的作用,」她在 2004 年發表在《紐約時報》上的一篇文章中這樣寫道,「每天乘坐自動扶梯,我感到自己似乎與沿途不同公寓樓中的居民建立了一種私人關係。這些公寓樓的二樓或三樓的窗子距離自動扶梯如此之近,那裏的花盆甚至讓人觸手可及。」

隨著租金的日漸攀升,這些公寓也許會不復存在,變成零售商店。但自動扶梯伴依舊隨著哢嗒聲響一路上行,穿過商鋪、酒吧、清真寺和猶太會堂,它的獨特性也依然如故。

請訪問 BBC Autos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