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繪製密西西比河街景圖

谷歌街景攝像頭早已遊遍全球,它拍攝過珠穆朗瑪峰的雄奇,也見識過科羅拉多大峽谷的宏偉。透過谷歌小黃人的視角,我們似乎可以領略世界上所有地方的風光,讓人彷彿置身其中。但直到現在,作為全世界最長的河流之一,密西西比河依然沒有被谷歌街景收錄。

喬丹·漢森(Jordan Hanssen)正在改變這一現狀。他將帶領一小組大學生劃著小船深入密西西比河100天,使用谷歌提供的設備拍攝沿途的景觀——我們在谷歌街景中看到的所有畫面都是用這套多鏡頭圓形設備拍攝的。

「只要你是美國人,你就一定和密西西比河有聯繫,不管你知道或不知道。」漢森說。

密西西比河長度超過3,700公里,從美加邊境附近一直延伸到墨西哥灣。它是全球第四大河流系統的一部分。密西西比河最寬闊的地方達到11英里。這裏還是260種魚類的故鄉——佔整個北美地區所有魚類的25%。

該團隊的使命之一就是進一步了解密西西比河——從獲取微生物樣本,到為谷歌街景拍攝圖片。

密西西比河已經成為了美國文化和歷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馬克·吐溫(Mark Twain)的小說、西部爭霸、依河而起的工業以及發生於此的歷次戰鬥。密西西比河及其支流對美國人與這片土地的關係產生了深遠影響——這種影響至今仍在延續。

如今,這條河為1,800多萬人提供了水源,為5億多噸貨物提供運輸渠道,依托它建立起來的娛樂、工業和農業總產值高達4000億美元(3270億英鎊)。

漢森擁有豐富的冒險經驗,完全可以勝任谷歌街景的取景任務。2006年,他是橫渡大西洋的四人團隊中的一員,他們耗時71天贏得了首屆北大西洋賽艇比賽。

他後來進軍教育界,與隊友們共同創辦了OAR Northwest。這是一家非盈利戶外教育組織,專門向學員傳授水上人力旅行技能。2014年,他划船穿越了密西西比河,為這一次帶領華盛頓州普吉特海灣大學的學生們一同出行探明瞭道路。

「這條河承載了人們太多的需求:它既是自然空間,也是商業樂園,還為人們提供了遊玩之地。」漢森說,「正是由於承載了這麼多的東西,所以應該如何管理這條河流才引發了那麼多爭議。」

例如,美國陸軍工程兵部隊維護了一條從明尼那波利斯到新奧爾良的9英尺的深水航道,用來運送駁船。與此同時,環保組織和美國環保局也在努力維持當地的生態系統,減少斑馬貽貝和亞洲鯉魚等外來物種的入侵。

除了漢森外,該團隊很多時候只有三四名實習生。他們目前正在密西西比河上航行,使用特製的17英尺玻璃纖維划艇來攜帶谷歌街景的取景設備。

Image caption 沿密西西比河劃行3,700公里

這些名為「傑西小艇」(Jersey Skiff)的船採用了經典的新英格蘭風格:錐形的船尾和厚重的船身。這樣更容易對抗風浪,也更方便在岩灘登陸。漢森表示,這些船很適合執行此次任務,因為它們的航線很直,也很流暢。

雖然不夠靈活,但卻衝勁十足,而且能裝載很多物資,不僅結實耐用,而且容易上岸。這些船也很穩定,完全可以在甲板用爐火加熱剩飯。

漿手輪番上陣,一個半小時輪換一次,每次3人。座位都可以像賽艇一樣前後滑動,這樣一來,除了胳膊之外,還可以利用雙腿和肢體核心發力。

每天都很漫長。他們一路上有很多任務,需要訪問沿岸的學校,所以剛剛破曉就要開始一天的工作。早餐和午餐都在船上,露營時則會登上河堤。他們經歷過洪水(並不像聽起來那麼恐怖),還躲避過綿延1,000英尺的船隊。水位和水流的方向都在不斷變化。

他們目前正在向堪薩斯州的海倫娜進發,繼續這場接近4,000公里的百日旅程。

旅程結束後,他們拍攝的照片將會被加工成密西西比河的全景圖片,與世界各地的美景一同豐富谷歌街景的用戶體驗。天氣晴朗的時候,他們會把攝像頭開足8小時,一天就能耗光兩塊磚頭大小的電池。

該團隊還在收集水樣,將其送到華盛頓大學和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的實驗室,以供研究之用。

除了該項目所承載的教育意義和公共利益外,這些研究結論還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了解應該如何在不破壞生態環境的情況下,更好地利用這些寶貴的自然資源。河流街景本身也可以加深我們對密西西比河的了解,尤其是與枯燥的地圖和視覺觀察相比。

「為了控制這條河,人們做了很多工作。」漢森說,「但它本身仍是一片無法控制的野地。你可以耐心對河流做工作,但當這條河決定做某件事情時,你是無法阻止它的。」

*所有的圖片均由OAR Northwest提供

請訪問 BBC Autos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