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外僑民歸國後的失落

Image copyright z

花生醬、馬麥醬、炸魚和薯條、茶包、多味臘腸……異鄉客們定居海外後總會不時地泛起思鄉之情,每每此時,他們腦海中都會浮現諸如此類的家鄉特產。

移居海外的人們難免會有鄉愁,這並不奇怪。但鮮為人知的是,很多海外僑民回到故鄉後卻會發現,眼前所見與他們記憶中的那個故鄉並不一致,失落感油然而生。令人意外的是,很多僑民都難以適應和融入不復以往的周遭環境。

面對這種情況,他們應當如何應對呢?我們前往問答網站Quora,向長期旅居國外後回到祖國的人們尋求了一些實用的建議。

格溫·沙丘克(Gwen Sawchuk)建議在你仍然旅居國外時就回故鄉買一套房子,經常回去度度假、過過節。「這樣一來,你就能與當地的社區建立各種關係。」她寫道,「當你回去定居時,就會感覺那裏更像你的家,感覺你真正屬於那裏。」

沙丘克還建議人們報名參加一些課程,或者「找份兼職工作,參加志願活動——通過各種必要措施盡量多接觸一些人。」

「不要急於談論你去過哪些地方,做過哪些事情,諸如此類。這會令人們一時難以接受……疏遠你與他們的關係。」她寫道,「保持低調,就像約會那樣,要在循序漸進中慢慢透露各種信息。」

她還警告歸國人士,剛剛回國時可能很難適應。「你需要主動去適應。」沙丘克說。她建議,你最好別把這裏當成故鄉,而是把它當做一個擁有眾多流動人口的地方,「當做一個當地人很容易接納新人的地方。」

勞拉·黑爾(Laura Hale)曾經在5個不同的國家居住過,她給那些還鄉僑民提供了一個簡單的建議。「保持原先的那份心態,就好像你剛剛搬到了一個不同的國家,據此制定計劃。」黑爾寫道。她表示,旅居海外的人應當預計到潛在的文化衝擊和短暫的疏離感,對於整套體系的運作方式也會感到難於理解。

工程師唐·梅裏特(Don Merritt)警告稱,回到家鄉時,不要奢望那裏還是你離開時的樣子。「時過境遷人不再——回鄉定居的難度不亞於遷居國外。」他寫道,「倘若你還奢望一切如故,難度將會進一步加大。」

對於那些從中國返回西方的人來說,這種轉變尤其難以適應。

埃利奧特·陳(Elliott Chen)寫道,他從中國返回美國後,經歷了非常艱難的適應過程。「我住在中國時,如果遇到不舒服或令人惱火的環境,至少可以將其歸為文化怪象,我會發現這很有意思,很稀奇古怪。」他寫道,「但回到美國,我就不能再懷有這種幻覺。」他表示,洗手液、最新的運動時尚、夢幻體育、超級碗和房地產投資是最令他苦惱的幾個話題。這些天,陳還發現他的祖國令人壓抑、監管過度——「究竟哪裏能才人讓抽根煙啊?」

馬特·夏文澤(Matt Schiavenza)發現,就連基本的溝通有時候也難以進行下去。「我不在的時候,很多俚語和習慣用語融入了人們的生活——它們現在都一股腦地湧入我的腦海。」他寫道,「我不知道在Craigslist上買東西時應該支付現金。看到對流烤箱和幹衣機等常見的家電,我表現出了兒童般的驚奇。」

回到紐約居住的第一年,夏文澤無比懷念中國的生活。「我到處尋找中國朋友,還去哥倫比亞(大學)參加中國人的活動,甚至交了個中國女朋友。我抱怨紐約的物價過高。想在這裏吃上一些健康的飯菜既困難又費時,我牢騷滿腹。」

最終,當他在一個夏天返回北京後,終於「打破魔咒」。「中國原先那些令我著迷的東西似乎消失了。」他寫道,「我對那裏的很多東西都感到挫敗——網速太慢、出租車司機太狡猾、食品安全堪憂——但我曾經對這些事情毫不在意。」

吉姆·布洛勒斯(Jim Broiles)從事科技行業,他只在中國工作了4個月就回到了加州。起初,他樂於見到湛藍的天空,喜歡在秩序井然的街道上開車。「但感覺卻像住在鬼城。我感到孤獨,感到無聊。食物索然無味,購物也提不起我的興趣。這裏沒有人氣。這裏並不是每個角落都有生動的臉龐可以審視,有豐富的人性可以體味。」他寫道。

布洛勒斯說,人們工作時的節奏就像在「糖漿池」裏移動。他感覺自己在靠慣性前進,「但相對而言,我的效率很高,那是我表現最好的年份之一。這是硅谷的一家科技公司,所以節奏肯定不慢。這或許可以幫你了解中國與美國之間的差異。」

請訪問 BBC Capital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