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英語「不純正」 口音應該去糾正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吉恩·埃洛伊 (Jean Eloi) 今年 51 歲,工作中當他說英語時,"probably"這樣的詞通常聽起來像 "pwabably" 。他說話有口音,語速又快,同事們很難聽明白。他的經理委婉地勸說他參加一個糾正口音的課程,以便更流利地表達自己的意思。他欣然接受了這一建議。

埃洛伊是個土生土長的克里奧爾人,現在在一家生物技術公司擔任項目經理,在美國已經生活了 32 年。他說他沒有因為經理的建議而感到不快。相反地,他感謝這個建議帶來的幫助。

口音糾正有時又叫口音消除,它是一個具有爭議的話題。放棄慣有的說話方式對員工來說可能會很苦惱。企業經理如果單獨挑出一個員工,並指出他的口音有問題,尤其是在該員工工作時要使用多種語言或者他的發音跟工作能力沒有任何關係的情況下,是有風險的,可能會嚴重冒犯員工。

埃洛伊現居住於美國的北卡羅萊納州。在 15 個小時一對一的教學之後,他說他現在意識到了自己在發音上的錯誤。課程結束後,他現在說話放慢語速,清楚地發出元音,並在電腦上貼滿了便利貼來提醒自己把課程中學到的付諸實踐。

埃洛伊的公司承擔了他培訓課程的費用。他說:「人們要在和某些人交談之後才知道關於說話技巧的細節問題。現在我是真的明白了。」

隨著越來越多人為了工作跨越國境來到另一國家,英語口音糾正的課程也越來越受歡迎。這些課程幫助到了母語非英語的人們。他們需要在工作中用英語清楚地表達以提高溝通能力。每周一次的課程會持續兩到三個月,再加上一些後續的課程。這些課程的費用有時由雇主支付。集中的一對一課程價格較高,課時不超過一周。儘管口音老師們更喜歡面對面教授課程,但許多老師也通過 Skype 提供網上教學。

金·戈弗雷 (Kym Godfrey) 是西澳洲珀斯「西部口音」的創辦人。她說,大多數情況下,對口音糾正課程感興趣的人語言使用能力很好,只是有些特定的音發不出來或者措辭不夠恰當。這些參加課程的人「經常被問他們來自哪裏,他們已經厭倦了別人這樣問。」戈弗雷還補充道,沒有外界的介入,隨著時間的流逝,口音的改變只能是微乎其微。

對於那些成年後才學英語的人來說,他們的非母語口音要在這樣一個課程結束後完全消失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是經過多年的練習也是如此。但即便是小小的改善也能增加他們工作時的自信。布萊恩·希基 (Brian Hickey) 是紐約佩斯大學英語學院和「專業英語項目」的主管,他認為,口音得到改善是由於他們重點解決那些最突出的問題。

他說,「課程重點解決他們說話時反復出現的幾個典型的錯誤,目的就是要在短時間內糾正這些錯誤。」

希基還指出,有些說英語的人通過重復來改善口音,他們一次參加幾個星期的課程是比較有利的。在佩斯,最受歡迎的是持續七周共 21 小時的小組課程,該課程共需要 500 美元。一對一的課程每小時 120 美元。他說,參加課程的人「需要培養語言習慣,這樣等課程結束後他們就可以自我糾正。」

非個別現象

一般來說,母語非英語的人說英語會面臨相似的問題。比如,老師會說,來自印度的學生經常說話語速過快,而且很難發出 "V" 和 "W" 兩個音,而來自中國和日本的學生很難區分 "L" 和 "R" 這兩個音,而且他們容易漏掉單詞的最後一個元音。

戈弗雷補充說,對母語為法語的人來說,他們說英語時很難發出 "TH" 開頭的單詞。母語為德語的人很難區分 "V" 和 "W" 兩個音。她在授課時告訴學生用「一般性的澳大利亞口音」來說英語,這與娜奧米·沃茨 (Naomi Watts) 或妮可·基德曼 (Nicole Kidman) 情況類似。

在一些地方,口音糾正的老師們對待客戶必須更有區別地對待。比如,來自新加坡的艾莉西亞 (Alicia) 說,在新加坡,一個人用完美的英式口音或美式口音說話可能會說明他受過較高等的教育,但是如果別人知道他的口音是參加培訓課程後的結果,那他們肯定會對此心生牴觸。她曾經和戈弗雷一起研究優美的澳大利亞口音,儘管她的母語就是英語。

這位 26 歲的溝通顧問不願意透露自己的姓氏。她說,「這種事情我不想讓我認識的人或我的朋友們知道,因為我更想讓他們認為這種口音是與生俱來的。用裝出來的口音說話會有一種恥辱感,而我不想牽涉其中。」

音調問題

即使是勤學苦練,結果也不會十全十美。凱蒂·施瓦茲 (Katie Schwartz) 是北卡羅萊納州杜倫的一位企業語言病理學家,她曾和埃洛伊共事過。她說,許多英語非母語者在說話時的語調和音調方面依然存在著問題。就語調而言,會話參與者「需要仔細去辨別」。她補充道,大部分參與者可以在發音和語速上取得進步。

對許多學生來說,在最開始的課程結束後培養一個習慣是最大的挑戰。來自日本的友紀·那卡斯特 (Yuki Nakast) 是紐約的一名舞台和燈光設計師。對她來說,這就意味著每天早上要花十分鐘跟著 DVD 重復發音來解決她英文發音中的錯誤點,例如漏掉句子最後的音。那卡斯特七年前從日本過來之後在佩斯參加了一個為期兩周的課程。她說,長期的練習幫助她把從課堂學到的發音轉變成了她的第二天性。

她說,「現在我可以從容地說出我想說的話了。」

請訪問 BBC Capital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