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一個好上司——同時能按時下班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彈性的工作時間很重要 — 即使對管理者也是如此。(圖片來源:Thinkstock)

凱蒂·派爾哈齊 (Katie Perhach) 是誇爾斯布雷迪律師事務所 (Quarles & Brady) 的合伙人之一。之前有一天她下班時最早離開辦公室。她在談到這件事時感到很自豪。

她在該公司威斯康星州密爾沃基市事務所擔任經理。那天下午還沒到 5 點,她的 475 名下屬還在埋頭工作,但她要趕去看一場棒球比賽,因為這是她11歲兒子參加的比賽。

派爾哈齊回憶道:「兒子在左外野接了一記非常漂亮的球,高興得合不上嘴。我無論如何都不會錯過那一刻。」

確實,派爾哈齊已經找到了工作與生活的平衡點,並且可以優先處理對她真正重要的事 — 那些寶貴的生活瞬間。但是,並非所有的管理者都是如此幸運。許多管理者認為自己必須要最早上班,最晚下班。他們覺得,自己不坐在辦公室就標誌著員工可以偷懶,工作是最重要的,不管付出任何代價。

詹姆斯·阿多尼斯 (James Adonis) 在澳大利亞悉尼研究雇員參與團隊領導問題的顧問。他說,「職場中許多人都有這樣的想法:作為一名管理者,你不可能有自己的生活。」

但事情並不一定非得這樣。大量研究證實,長時間的工作會導致人們心生不悅且效率低下。

如果你作為經理總是坐在在辦公室裏,你需要考慮一下這會傳遞給員工傳達什麼樣的訊息。阿多尼斯表示,假如經理一直呆在辦公室只為做做樣子,那會讓員工覺得這個經理不太擅長管理時間。更重要的是,員工會認為你不重視工作之外的生活。

阿多尼斯還說,「你需要傳遞的信息是,我們不需要把工作當作生活,你在為我工作的同時也能享受生活。」

注重結果

斯圖爾特·弗里德曼 (Stewart Friedman) 是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的教授,也是工作/生活整合項目的負責人。他說,管理者需更加注重效果,而不是在辦公室的露面時間。早在2001年,弗里德曼是福特汽車公司的一名高級主管,他創辦了一個經理培訓項目。該項目更重視工作效益而非工作時間。這讓員工工作時感到更加開心,效率也更高。

不確定上司是否認同你的想法?弗里德曼建議你制定一個兩段式計劃說服上司。

首先,確定什麼事對你最重要以及做這件事實際所需時間。問問你的家人和朋友,如果你有更多時間陪他們,他們希望你做些什麼。這跟懈怠沒有關係 — 實際上這是規劃好做重要事情的時間。重要的事情有可能是每周二去養老院看望母親,也可以是每周三趕去陪伴女兒做體操練習。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找到工作與生活的恰當平衡是可能的。(圖片來源:Thinkstock)

弗里德曼表示,「家人朋友期待你做的事往往比你想的要簡單得多,很多時候他們期待的僅僅是多一點在一起的寶貴時間,期待在一周僅有的幾個小時裏,你與他們在一起可以全身心地放鬆,而不是總惦記工作上的事情或者查看工作郵箱」。

下一步,制定一個計劃呈現給你的上司,告訴他你將如何提早下班。弗里德曼說,提出的要求要合情合理,任何通情達理的上司都會答應你的請求。也許這只是一個提議,說你要在每周二下午 3點關掉郵箱和電話並提早下班。在上司說不之前,向他說明這絕不會影響到你的工作效率。嘗試堅持這樣做一個月。如果確實影響到工作效益,向他承諾以後每周二下午你仍會留在辦公室工作。

弗里德曼說,「人們總是說他們無法離開辦公室,因為上司不允許。但是,他們自己有責任去發現自己可以掌控哪些事。」

重新安排你的一天

派爾哈齊補充說,這也涉及到重新安排你的一天,而且必須擺脫傳統的八小時工作制或許多投資銀行和律師事務所的16 小時工作制的傳統觀念。 派爾哈齊說,她能夠實現偶爾提早下班,是因為她已在公司贏得信譽,總能安排好工作。而且如果有必要,她晚上還會重返公司加班。

「一旦我贏得了工作努力的聲譽,人們[不]會注意[我] 是不是每時每刻都坐在辦公桌前。」

那天晚上,看了兒子的比賽後,他們在球場吃了3美元漢堡,然後回家給三個兒子穿上睡衣,把他們塞進被窩。等到孩子們一睡著,她就打開廚房書桌上的筆記本電腦核查工作進展。

彼時,她想起兒子接到的那一記球,幸福感油然而生。當然,她又在伏案工作了,但令她感到很開心的是,她知道什麼是最重要的,而且找到生活和工作之間的平衡。

派爾哈齊說,「如果我沒有贏得工作能力強的好名聲,這一切是行不通的。你必須有一段成功的經歷,人們才會相信,你即使不總在辦公室也能把事情做好。

當然,派爾哈齊也可以一直呆在辦公室,顯示自己很忙碌,但她的內心告訴她:「我甚至不敢想像錯過那一記接球」。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