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菲律賓勞工一磚一瓦重建基督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原先的基督城大教堂在2011年的地震中遭到嚴重破壞,它的臨時替代物是全世界唯一一座大量使用紙板製作的教堂(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隨著冬季的寒意漸漸侵蝕新西蘭的基督城,建築工人雷佐裏諾·羅波利茲(Rizolino Loberiza)開始想念菲律賓棉蘭老島的溫暖氣候。這位38歲的建築工人是家裏唯一的經濟來源,太平洋彼岸的妻子和兩個孩子都要依靠他在外打工的收入維持生計。

菲律賓人目前已經成為基督城最大的外籍勞工群體。與許多同胞一樣,羅波利茲於2012年受聘來到這座新西蘭第三大城市。在此之前,一場極具破壞力的地震導致該市185人遇難,無數住宅、辦公樓和商店變成廢墟。

這些外籍工人多數都拿到了3年的工作簽證,只有擁有相關專業資格和經驗的人才能獲得這種簽證。

「我來這裏是因為我在自己的國家沒有工作,」他說,「我來這裏是為了幫助他們重建城市,也是為了幫助我的家庭生活下去。」

與很多同事一樣,羅波利茲也經常泛起鄉愁。「我感覺很孤單,因為當我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裏時,本應該跟孩子在一起,但他們卻不在我身旁,這讓我倍感失落,」他說。

但他也有自己的計劃。儘管距離12萬新西蘭元(7.9萬美元)的存款目標還相距甚遠,但羅波利茲夢想著能回家後購買一座農場。在新西蘭,商業建築工人的時薪為25至45新西蘭元(16.56至30美元),而住宅建築工人的時薪約為22至40新西蘭元(14.48至26.33美元)。

這份薪水非常可觀。對泥瓦匠傑西·菲爾戴德(Jesus Feldad)來說,新西蘭的工資能達到菲律賓的5倍。這位33歲的菲律賓建築工人來到基督城之前曾在卡塔爾工作,他稱之為「我一生中最糟糕的經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2011年2月一場強地震過後的基督城。重建需要大量建築工人和有相關技能的技術勞工。

菲爾戴德不太願意透露他在中東究竟遭遇了什麼,但他表示,當時的老闆對他缺乏尊重,強迫他們在高溫環境下工作,而且往往不能提供充足的食物。相比而言,基督城的工作環境則要好得多。

「我來到這個國家時著實吃了一驚。這裏的人都很可愛,」他說。他還補充道,他夢想著能跟自己的妻子和兩個女兒(一個5歲,一個3歲)團聚。「我想長期住在這裏,我想把家搬到這裏。與他們兩地分居實在是太難熬了。」

菲律賓人在基督城很受尊敬。在當地居民看來,他們都吃苦耐勞,而且效率極高。

外籍勞動力的好處

總部位於基督城的商業和住宅建築公司Buildtech總監伊斯萊爾·庫珀(Israel Cooper)認為,如果不使用外籍勞工,基督城的重建速度將會放慢兩三年。

這家公司在基督城有135多名員工,其中約半數來自愛爾蘭、英國、西班牙和斐濟的外國人,而公司聘請的菲律賓人比其他所有國家的員工加起來還多。

「如果不能吸引並留住外籍員工,我們就無法完成項目,」庫珀解釋道,「很難在當地找到並吸引擁有合適技能的員工。我們正在培訓大量學徒,但這是一項長期解決方案,無法滿足眼前所需。」

與菲律賓國內或之前的其他國家相比,由信譽良好的公司招募的工人可以在新西蘭享受更好的待遇和更高的薪水。

基督城市長麗安·達爾齊爾(Lianne Dalziel)說,外籍工人帶來的多元文化對那裏形成了良好的促進。

她對BBC Capital說:「我路過海格利公園的網球俱樂部時,看到裏面有一群菲律賓人在打網球。如果是六七年前,根本看不到這樣的場景。這是好事,表明我們的城市正在形成四海一家的文化氛圍。」

陰暗面

很多外籍員工都加入了工會。工會管理人員表示,重建工作中存在一些陰暗面。

工程、印刷和製造業工會(Engineering, Printing and Manufacturing Union)的阿蘭·克萊倫斯(Alan Clarence)曾經將外籍員工的大舉湧入稱作一場「勞動力風暴」,曝光了建築業的一些陰暗面。

「很遺憾,我們發現了一些剝削外籍勞工的情況,」克萊倫斯說,「人們必須交錢才能到這裏工作,他們會受制於雇主,來之前被告知可以拿到不菲的薪水,但來了之後卻發現實際薪水遠遠達不到承諾。」

這些外籍勞工可以向工會投訴,工會將會代表他們進行調查,或者可以根據最近修訂的法律直接更換雇主,這樣便可減少一些問題。

不過,由於憑借自己的雙手重建了這座城市,基督城的市議會和社團組織還是鼓勵很多外籍勞工在完成工作後在當地永久定居。願意在這裏多留一些時間的人既可以延長臨時工作簽證,也可以申請永久簽證。

庫珀表示,這是個「複雜的流程」,可是一旦獲得這種簽證便可帶著全家遷居於此。

「這些人很多都會留下來,」社區組織「重建基督城」的總監迪恩·斯威格斯(Deon Swiggs)說。「有些菲律賓人或英國人可能舉家遷往基督城。如果他們已經在這裏工作,就會自豪地說,『我建設了基督城,這是我的家,我想留在這裏。』這對我們都有好處。」

雷尼·奎諾尼斯(Rene Quinones)就是這樣一個希望融入這座城市未來的工人。這位來自菲律賓東部城市伽羅(Jaro)的37歲的油漆工已於2012年將妻子和3個孩子(年齡分別是10歲、7歲和3歲)帶到基督城定居。

「我想念親人,但我不後悔住在新西蘭。」他說,「最初來到這裏工作的時候,氣候是我們面臨的首要問題,確實很難熬。至於文化問題,我們可以一點一點適應。」

「我的長期計劃是什麼?我想一直留在新西蘭工作,直到退休。希望能如願以償。」

請訪問 BBC Capital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