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棍、騙子和黑幫的人生經驗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7月11日古茲曼成功逃離距離墨西哥城不遠的安全級別最高的監獄

墨西哥一個臭名昭著的毒梟在七月堂而皇之地成功越獄。乍看之下,這沒有什麼值得企業管理層借鑒的。

但是,商界中的一些人有不同的看法。

雖然罪犯的行為在道德上應予以譴責,但是一些企業管理專家認為,犯罪組織、計算機黑客、海盜和其他不法組織在如何利用時間,對快速的變化作出反應方面能夠教給合法企業一些東西。

當然,這些企業管理專家並不是要鼓勵違法行為,他們認為,就像大企業有時也會效仿創業公司一樣,企業領導同樣也可以從黑社會學到靈活、創新和快速調整的能力。

「犯罪組織所擁有的靈活性是管理層級複雜的大企業所缺乏的,」 未來犯罪學院(Future Crimes Institute)的院長、全球網絡犯罪事務顧問馬克·古德曼(Marc Goodman)說。傳統企業關注必須遵守的規則,而犯罪分子則研究如何繞過規則。「犯罪分子沒有條條框框的限制,因而有機會大膽暢想。」

以墨西哥錫那羅亞州(Sinaloa)的販毒集團的首領喬昆·古斯曼(Joaquin Guzman)為例,他是通過牢房淋浴處一個小洞越獄的。該洞連接著一條長達一英里的地下隧道,隧道裏裝有電燈和通風設備。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販毒集團的首領喬昆·古斯曼是通過牢房淋浴處一個小洞越獄的

這樣的越獄需要發揮創新思維、長期規劃和毅力韌性——這些都是在商業上取得巨大成功所必備的素質和技能。

位於西雅圖的設計諮詢公司Teague的品牌戰略主管德文·林德爾(Devin Liddell)在譴責暴力和其他非法活動時對犯罪集團的生存能力產生了興趣。

儘管美國和墨西哥兩國的執法部門多次採取行動打擊這些犯罪集團,國際執法機構也花費數以百萬計美元試圖摧毀它們,但是一些犯罪集團仍然照常運作。林德爾確信它們有自己的生存秘訣。

他特別強調這些罪犯應對變化時採取的策略。比如,錫那羅亞州的販毒集團為了非法越境,無所不用其極。不僅苦心建造了巨大的地下隧道,雇佣家族成員擔任邊境辦事員,甚至還用投石機來越過高科技鐵絲網。

與之相反,很多正軌企業之所以失敗,就是因為在市場風向發生變化的時候猶豫不決,無法快速作出調整。一個著名的例子就是電影和遊戲出租公司百視達(Blockbuster),由於未能跟上市場的發展,公司敗給了通過郵件租賃視頻的模式和在線播放技術。這個品牌現已完全淡出公眾的視線。

林德爾認為犯罪組織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的日常行動中有很多即興發揮的成分,而大公司則把創新看作是一個固定的流程。

「這是對領導力的挑戰。」林德爾說,「企業的創新能力和組織能力反映了它的領導力水平。」

獨闢蹊徑的思維模式

手頭拮據的創業公司同樣也會採取非常規的策略來解決問題白手起家。這種創造力常常是現實所逼,比如在預算非常緊張的情況下。

犯罪分子和創業公司的創始人都會「質疑權威,在體制外行動,發現新的巧妙的做法。」古德曼說,「他們要麼成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要麼成為古茲曼·洛埃拉(El Chapo)。」

而一些創業者為了顛覆市場甚至敢於涉足法律的灰色地帶。以在線音樂服務公司Napster為例,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在首次提供在線文件共享服務時明知故犯,侵犯音樂版權,但也正是因為他們的技術,監管者為此對相關法律進行了創新。

古德曼等人相信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解決問題上,而不是擔心條條框框的限制,能夠防止成熟的企業不被那些較少受傳統思維拘束的競爭對手超越。

阿萊克薩·克萊(Alexa Clay)和凱拉·瑪雅·菲利普斯(Kyra Maya Phillips)在《The Misfit Economy》一書中探討了在公司架構中,個人如何應用這種思維模式,提高創新能力和富有創業精神。

他們的研究對象不僅包括索馬里海盜那樣的暴力犯罪分子,也包括為了尋找創造性的商業解決方案而打破規則的人,比如生活在孟買貧民窟的一些人,或計算機黑客。他們歸納出這個群體的五個特徵:抓緊時間,靈活,挑戰,入侵和模仿。(the ability to hustle, pivot, provoke, hack and copycat.)

克萊所舉的最重要的一個例子是沙特阿拉伯的企業家瓦利德·阿卜杜勒-瓦哈卜(Walid Abdul-Wahab)。阿卜杜勒-瓦哈卜與阿米什族(Amish)的農民合作,未經美國監管者批准就在美國銷售駱駝奶。通過不懈的努力,他最終建立了阿米什的駱駝農場網絡,並開始通過社交媒體銷售產品。他的公司現在名為「沙漠牧場」(Desert Farms),為自然食品超市——「Whole Foods Market」這樣的大型零售商供貨。

處於社會邊緣的人常常沒有機會成為公司白領,為了謀生,他們不得不發揮更多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克萊說。他們必須咬緊牙關,堅韌不拔,這樣才能在惡劣的條件下生存下去。「在很多情況下,稀缺恰恰是創造發明之母。」克萊說道。

請訪問 BBC Capital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