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別眼紅同事的收入?

作為一名自由撰稿記者,我會花很多時間思考我的收入。我是否應該延長工作時間,或是提高收費標凖,這樣每年的收入都能有所提高?我是否滿意自己現在的收入?我現在的收入和曾經有固定工作時的收入相比沒有很大變化,我只是一直在和同行做比較。

學會對自己的收入感到滿意是一場無休止的鬥爭。研究表明,一旦收入達到某個數字,大多數人都會感到滿足,因為這意味著基本需求可以得到滿足了(根據美國普林斯頓大學2010年的一項研究,這個數字是75000美元)。但我希望了解的是為什麼一些人十分滿足——或非常不滿足——自己的收入,無論是高於還是低於這個神奇的數字。

那麼過度關注收入的人是否會感到滿足?結果發現,雖然答案很複雜,但仍然是可能的。

我們過度關注收入的一部分原因是生理原因,位於以色列海爾茲利亞(Herzliya)的交叉學科中心(Interdisciplinary Center)的心理學課程講師本-沙爾·塔爾(Ben-Shahar Tal)說。即便我們並不需要更多的收入來支付額外的開支,我們仍然本能地想要掙更多的錢。

「在過去的幾千年中,人類的天性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囤積依然是人的天性。」塔爾說,「我們需要擁有更多的東西,這樣我們在未來就更有可能生存下去。」

不要比較

對收入不滿的一個重要因素是你認為同行一直掙的比你多,美國的積極心理學應用研究所(Institute for Applied Positive Research)創始人米歇爾·吉倫(Michelle Gielan)說。那些認為自己和同行收入差不多的人往往比常常覺得自己收入較低的人更快樂,她說。「人們非常喜歡比較,」 吉倫說。「如果他們覺得自己比同事掙得少——他們就可能感到不快。」

為了幫助人們改善因收入產生的不良情緒,位於美國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的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卡爾森管理學院(Carlso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市場營銷學教授凱瑟琳·沃斯(Kathleen Vohs)建議,人們應該把金錢當做工具,而非衡量自己和同事的標桿。

「比較收入非常容易,因為金錢是可以量化的。」她說,「但是生活的其他方面並不那麼容易量化。」

對那些切實希望改善這種情緒的人來說(不只是找件事抱怨),關鍵是「把注意力轉移到你所擁有的東西上」,而不是關注你沒有的東西,塔爾說。

方法很簡單。捐款,對你所擁有的東西表示感激或心存感激,這都可以幫你帶來掙錢之外的滿足感,他說。此外,把可以自由支配的收入花在體驗而非物品上,這可以提高目前的收入給你帶來的滿足感。

提高透明度

在你所從事的行業建立緊密的人際關係網,能夠讓你跟同行就收入的問題開展更公開透明的討論,這也能幫助你感到更加滿足,吉倫補充說。不過,通常來說,這種方法奏效的前提是你和同行得收入旗鼓相當。

在公司的層面上,一些由經理主導的對話能夠減少對工資的不滿。Payscale是一家專注於薪酬的數據和軟件公司,Payscale的研究顯示告訴員工公司是如何以及為何決定他們的薪酬,這能夠改善員工對工資的滿意度,同時提升企業文化。

「讓收入相關的對話更加透明對工作的滿意度有至關重要的作用,」Payscale公司在美國西雅圖的營銷副總裁蒂莫西·洛(Timothy Low)說。

如果沒有這種透明度,員工很容易陷入對自己和他人收入的錯誤認識中,洛說。「對報酬的看法比實際獲得的報酬更重要,」他說,「如果你認為自己的收入偏低,雖然實際上你的收入偏高,你仍然不會感到滿足。」

尋求平衡

對收入的滿意度還與你生活的其他方面密切相關,比如陪伴家人的時間,或培養業餘愛好的時間,吉倫說道。一方面能投入工作,另一方面又有生活質量的人常常較不關注收入數字,她說。

大多數研究表明只有很少一部分幸福感來自收入,大部分幸福感取決於人的遺傳基因和世界觀,她說。「工資條並不代表生活的全部,生活的意義潛藏在更深刻的地方。」吉倫說。

不過,追求更高的收入也有正面的作用。感到收入偏低可能會促使人們調整自己的職業,或在目前的職位上力求做的更好,以獲得相應回報。根據沃斯的研究,時刻提醒自己的收入還能激勵自己提高工作質量。

「僅僅想到金錢,就能促使人更加努力工作,提高工作質量。」她說。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