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悉五種投資神話 輕鬆熬過股市震蕩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股票市場不景氣,最先跟著跌落的會是什麼? 不是所持股票的價格,而是我們的邏輯能力。 在一片混亂之際,人們總是會忘記投資的真正意義。 他們一心只想著拋售股票,以免遭受更多損失。

想想 8 月 24 日那天的種種情形吧:全球各大證券市場在開市時便不景氣,各類股票隨著時間的推移更是持續走低。一天以後,市場情況轉好,而後再度跌落。 慌亂中買進賣出的股民,可能已經損失了不少資金。

在股票市場跌落——甚至是飛漲的時刻——牢記一些時常讓人深陷其中的投資神話很重要。 如果不對值得警惕的事項了解清楚,而聽信這些廣為流傳的錯誤見解,你的總體收益便可能遭受損失。

神話1:股市起伏時間可以預測

2008 年的股市蕭條導致許多證券投資組合紛紛退市,但這卻不僅是因為股市本身下跌了 30% 至 40%。 更是由於人們在股市走低時紛紛拋售,卻只在市場步入正軌後才再度購入新股。

人們認為,在股票跌價時他們就應該拋掉持股,並在市場回暖後再次購入。這種想法的問題在哪呢? 那就是股票何時才會再次走高,是無法預測的。

2015 年 4 月的一項研究表明,在多元資產基金領域——投資經理根據市場交易情況買入或轉出不同資產種類的證券——並無證據顯示市場擇時對此是否奏效。 僅有大約 2% 的案例顯示了市場擇時對收益有著重大的數字上的積極影響。

這一點應牢牢記住。 八月份的市場驟跌,是因為人們擔心新一輪的全球蕭條即將來臨。 過去 12 個月裏油價大幅下跌,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也比預期低了許多。 專業投資者與個人投資者都對上漲的美國利率表示關切,而可能低於預期的美國企業利潤也讓他們憂心忡忡。

但這是否就意味著是時候拋售了呢? 標普資本智商公司(S&P Capital IQ)美國股權策略師山姆·斯托瓦爾對此不以為然。 舉例來說,美國市場平均大約每 18 個月就會有一次調整(從最高點降低 10%),但自 2009 年起,標凖普爾 500 指數便從未有過市場變動,山姆說道。 因此,他認為八月份的跌落可能是比預期更深入的一次調整,雖然幅度確實大了點。

儘管如此,他仍表示標凖普爾 500 指數中 90% 的企業降幅都不超過 14%。 然而,大多數人認為調整就等於蕭條絕望。 他們紛紛拋售,卻錯過了接下來股價上漲帶來的收益。

山姆還說:「不要嘗試預測股市起落的時間, 對於何時退步抽身,人們的做法可能是對的,但他們卻很少能在何時重回股市的決策上做到分毫不爽。」

神話2:經濟強大即意味著股市強大

英國亞伯丁資產管理公司(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 Inc)北美股權主管保羅·阿特金森(Paul Atkinson)表示:人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強大的經濟增長必然會帶來更高的股票收益。因為當人們對工作狀態和財政狀況感到滿意時,必然更願意花錢和投資。 這樣就會帶來企業規模的擴展、利潤和股票的增長,對吧?

Image caption 對長期收益的投資,隨大流不見得總是有效。 (圖片來源:Thinkstock)

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簡單。 大量研究表明,股票市場的上升與經濟增長毫無關係。 自 1900 至 2011 年,倫敦一家商業學校對 17 個國家進行了調研,結果發現就平均情況而言,股市處於上升期時,國內生產總值(一種國內商品及服務的價值衡量方法)反而降低,反之亦然。 阿特金森說:「這是一種反向關係。」

至於更多近期的例子,就讓我們看一下歐洲和亞洲的情況吧。 2012 年,法國的 CAC40 指數上升了 14%,而該國 GDP 卻與此前持平。 同年,香港恆生指數上漲了 22%,但中國的經濟增速卻從 2011 年的 9.8% 下降到 2012 年的 7.8%。2010 年,巴西的經濟增速達到 7.5 %,而該年度該國的股市卻下降了 1%。 就在 2015 年 8 月的當下,美國的證券市場正在下跌,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卻預測本年度該國的經濟增速卻會上升 3.5%。

那麼,到底怎麼會這樣呢? 多倫多道明宏達理財公司()剛退休的首席投資策略師鮑勃·格曼(Bob Gorman)於 2013 年曾表示:當這種現象初現端倪的時候,股市就形成了一種「折扣機制」。 也就是說,它們的起落依賴於對未來事件的預測而非是對當前情形的一種反映。

格曼說:我們可以更聰明一點,在股市投資中採用「有落必有起」的策略。

他還表示,投資者在擔心經濟遲滯、股價下跌的檔口買入,便更有可能獲得更好的收益。 那些等到經濟回暖再出手的人,可能會失去很多的股市收益。

阿特金森說:「最終的結論是,遲緩的經濟比高速增長的環境更加適合投資。」

神話3:市盈率低意味著企業價值高

人們在搜尋股價被低估的公司時,經常喜歡深入研究該公司的市盈率。 這種稱作市盈率(PE)的方式是指針對某企業所創造的每一美元,人們願意支付的價格。

如果人們期盼企業股票在未來漲勢迅猛,他們便願意多花錢。 如果企業的收益增長看起來很緩慢或毫無增長,投資者便不會投入大量資金。 這是為全球投資者與基金經理所追捧的一項指標。

儘管 PE 是一種良好的考量基礎,但僅僅據此就大買股票的做法也是很危險的,格曼說道。 紐約凱利投資公司投資組合經理舍法·木塔思博(Safa Muhtaseb)表示:在一些案例當中,某個一次性事件就會導致 PE 在短期內出現下跌,從而導致相關股票看起來很便宜。 例如,如果某公司的季度收入突然出現一次性的大幅飛躍,而股票價格卻並未變動,市盈率自然也就會降低。

格曼說:很有必要綜合參考三類市盈率——即過去市盈率、當前市盈率及未來市盈率。 過去市盈率調用過去的收入,當前市盈率考慮今年的收入而未來市盈率則是分析人士就該企業未來收入做出的分析。

格曼更多依靠的是對未來市盈率的衡量。

他說:「了解事物的未來走向更加重要。」

也可參考其他的評估指標,例如市帳率(指針對某企業的資產,人們願意支付的價格)以及企業未計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的利潤值。 後者主要用以衡量企業對投資的回報。

格曼表示:如果這些數據也很低,那麼種種跡象顯示這只股票確實被低估了。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Thinkstock)

神話4:收益率越高越好

2009年起,許多投資者紛紛扎堆購買分紅股票,其中多數股票的收益率都超過了 5%。 相關股票的發行公司成功吸引了投資者的關注,因為相形之下他們很難從債券投資的低收益率中賺取大筆收入,而且債券的總體投資回報率也很低。不幸的是,一旦發行公司突然取消了相關紅利,那些僅僅關注收益率的投資者就會損失慘重。

阿特金森表示:正確的收入投資方式是購買那些紅利逐年增加的公司所發行的股票。 他還說,如果每股的股息不處在逐漸增加的狀態,那麼對於投資來說相關股票就亮「紅旗」了。

股票的平均收益率應該在 2% 到 5% 的範圍內,因此對於任何高於這一範圍的股票,都應該做細緻觀察。 如果一個公司的收益率太高,那就意味著股息支出很快就會被削減。 同樣,收益率上漲而股價下跌,此時的高額股息支出也昭示著投資者對該公司的未來增長充滿擔憂,木塔思博如是說。

阿特金森表示最有吸引力的收益率應該是在 2% 到 5% 的範圍內。 他說,你總是希望股息最終能超過 5%,但這種情況只有在股息支出可持續的情況下才會發生。

神話5:買入並長期持股才是最佳方式

許多投資者可能對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情況還記憶猶新,那時他們買入的幾乎所有股票都在股市泡沫的影響下不斷攀升。 從科技崩盤與隨後的經濟衰退中,我們已經了解到,市場總是處於上下起伏的狀態。

如果僅僅只是買入股票並長期持股,不太可能從不斷變化的經濟條件或特定的行業狀況中獲得利潤,格曼說道。 他還表示:不要把買入並長期持股和長期投資混為一談。 格曼喜歡將其客戶的股票持守個三到五年,但他卻始終在注意著自己的投資組合,考慮是否應當適時拋出。

這不是市場擇時,但卻是對所持股份的一種定期評估。 他說:要時常盯著你的股票並問問自己,「這只股是否還適合繼續持守下去?」 並表示,在股市類似 8 月份的震蕩時,要密切關注自己的投資,並確定「曾經促使自己購買該股的原因如今是否仍舊存在」。

如果這些原因還在,那就繼續持守下去,格曼說道。 但是要記住,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曾經讓你持股的原因很可能就不在了。 比如說,你買了一支便宜的股票,而今年該股的價格與估價卻都出現了大幅增長。 此時,受買入並持股觀念影響的投資者會繼續持守,但一個懂行的投資人則會考慮賣掉其中的部分股份,格曼解釋道。

諸如主要股市拋售現象等全球事件也會創造出吸引人的買入機會。 木塔思博表示:面對投資,如果你採取了毫不插手的方式,那麼你就會錯過機遇,從而無法購買那些因區域經濟衰退而大量湧現的歐洲便宜股票。

但是,也別被便宜衝昏了頭。 你不會想做一個頻繁交易者。 他還說:「全買全拋不可靠, 循序漸進是王道。」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