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之謎:標點符號的起源

Image copyright getty

我們經常看書,也經常書寫。對於書面語中用於斷詞斷句的句號、單條短線和破折號,我們再熟悉不過了。逗號、冒號、分號以及它們的「兄弟姐妹」是書寫中必要的組成部分,這些符號幫助我們分辨出句子的語法結構,並將書面文字轉換成口頭文字或大腦中的意像。沒有這些標點符號,我們便不知所措。不過早期看書和書寫的人在沒有標點的情況下依然可以看懂書面文字且能用書面文字正確表達。他們為什麼改變了主意開始使用標點符號呢?

公元前 3 世紀,在埃及的亞歷山大市,一位名叫阿里斯托芬尼斯 (Aristophanes) 的圖書館長實在受夠了文字的冗長、沒有間隔。他擔任這座著名圖書館的員工主管,該圖書館藏書數十萬卷。這些書讀起來都相當費時,讓人倍感挫折。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希臘人的文字中字母都寫在一起,中間沒有字間隔,沒有標點符號,甚至沒有任何的大小寫區別。對於這些讓人頭疼的文字,讀者需要自己判斷,仔細分辨每個單詞或句子的開頭和結尾。

然而當時,人們並不覺得沒有標點符號和字間距是個問題。在早期的一些民主國家,如希臘和羅馬,當選的官員通常參加辯論以宣傳自己的觀點,人們認為這些具有說服力且打動人心的演講比書面語言更為重要,且在公開演講之前,這些當選的官員必定會仔細斟酌其演講稿,只有這樣才能贏得民眾熱烈的掌聲。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在早期的希臘和羅馬,只看一遍文字便可知其大意這等事聞所未聞(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加入點號

阿里斯托芬尼斯的突破性舉措在於建議讀者對文章進行注釋,即用墨點在每一行的中間 (·)、底部 (.) 或頂部 (·) 作標記,使那些連在一起的文字不再顯得那麼冗長不堪。他的點跟讀者在正式的語言單位之間需要插入的停頓(即逗號、冒號和句號)相對應。這還不是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標點符號,因為阿里斯托芬尼斯的符號只是想要表示簡單的停頓而並非語法意義上的界限。 不幸的是,不是每個人都信服這個新發明的價值。當羅馬人取代希臘人,成為古代世界最卓越的帝國時,他們毫不猶豫地摒棄了阿里斯托芬尼斯的點號系統。

雖然羅馬人曾有一段時間嘗試使用點號分隔詞,但到公元 2 世紀也放棄使用了。公眾對公開演講極其狂熱,所有的閱讀活動都大聲進行:大多數學者認為,當時的希臘人和羅馬人在沒有標點符號的情況下能夠看書寫字,就是因為他們看所有文字時都大聲朗讀出來。

書面語言時代到來

一股完全不同的熱潮興起,使得阿里斯托芬尼斯對標點的涉足得以復蘇。4 世紀到 5 世紀,羅馬帝國逐漸崩潰。這個國家發現,面對新興的基督教,自己正在打一場必敗之仗。異教徒的傳統和文化通常是口頭相傳。相比而言,基督教教徒則喜歡用書面文字抄錄下《聖經舊約》中的《詩篇》和福音書,以便更好地傳遞上帝的旨意。書成為基督教徒身份的一個必要組成部分。書中採用裝飾性文字和段落標記(Γ、¢、7、¶ 和其他一些符號),許多書本還配以金葉和複雜的繪畫用以詮釋說明。

隨著基督教席捲歐洲,基督教徒完全擁護書面語以及讓語言煥發活力的標點符號。6 世紀,為保護作品的本意,基督教作家在讀者拿到作品之前就開始在文章中加注標點符號。後來到了 7 世紀,塞維利亞的伊西多爾 (Isidore) 在阿里斯托芬尼斯的點號系統的基礎上提出了新版本。他在點號系統中按照高度順序設置了高度不同的點號,分別表示短停頓 (.)、中停頓 (·) 和長停頓 (·)。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書成為基督教徒身份的一個必要組成部分。書中採用裝飾性文字和段落標記

此外,伊西多爾首次對標點符號所表達的意思進行明確表述:下點號 (.) 不再標注一個簡單的停頓,而是一種語法意義上的停頓,而上點號 (·) 則代表一個句子的結束。此後不久,又出現了字間空格。字間空格是由愛爾蘭和蘇格蘭的僧侶所發明,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不想再浪費精力去分開陌生的拉丁文字。然後在 8 世紀末,在新興的德國,著名的查理曼大帝下令讓一位名叫阿爾昆 (Alcuin) 的和尚設計一份全國所有人統一使用的字母表,從而也產生了我們現在所說的小寫字母。書面語言時代到來,而標點符號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標點符號大放異彩

隨著阿里斯托芬尼斯的「小點號」廣泛為人使用,書面語言表達者開始在在此基礎上尋求擴展。一些人受格里高利聖歌的啟發,借鑒五線譜發明了新的標點符號,如分號 (punctus versus)(中世紀用來終止一句話的符號)和顛倒分號 (punctus elevatus)(顛倒的『;』,後來演化成現代的冒號)。這兩種符號不僅表示語法意義上的變化,也表示語調上的變化。另一個新的符號,即問號的原型,在當時叫做疑問符號 (punctus interrogatives),它用於表示問句,同時表達語調上升。

結果,最初引出標點符號三個點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重創。在人們發明了其他更為具體的符號之後,下點號、中點號和上點號之間的區別也變得模糊起來。最後這些點號都演變成一個簡單的點,可以放在一行字中任何地方,表示不確定長度文字的停頓,成為逗號、冒號和句號的混合體。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表情符號越來越流行

表情符號:新形式的標點符號?

這就是文藝復興高潮時期標點符號的狀況:古希臘點號、中世紀符號演變的冒號、問號和其他符號以及斜線和破折號等一些後來符號在一起混合使用。現在的作家們都很滿足現狀,這真的是幸運的,因為在 15 世紀 50 年代中期迎來了印刷術,隨著約翰內斯·穀登堡 (Johannes Gutenberg) 的 42 行聖經的出版發行,我們發現標點符號竟成為時代的見證者。在之後的 50 年裏,我們今天使用的大部分符號被定為主要符號,沒有再發生什麼變化。

也只有在時下,電腦遠比印刷機更為普及的時代,標點符號才又開始日漸豐富。15 世紀的作家要識別電腦鍵盤上的符號基本沒有問題,但他們如果看到電腦屏幕上的情感符號和表情符號,可能會感到有些驚訝。所以,標點符號並不是一成不變的,不過是在等待下一次技術潮流以完成自身的飛躍。如今我們發現,在未來的 2000 年裏,標點符號如何發展還得取決於我們這些看書寫字的人。

基思·休斯敦 (Keith Houston) 是《隱藏的特性,標點符號、象徵符號以及其他印刷符號的秘密特徵》(Shady Characters, The Secret Life of Punctuation, Symbols & Other Typographical Marks) 的作者。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