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最珍貴的流動資產

Image copyright

如果你問約恩·法伊(Eoin Fahy),世界上最珍貴的資源是什麼,他會毫不猶豫地給出答案。

「答案顯而易見。」他說,「水是這個世界上最必不可少的東西。」

他表示,這個回答往往會令人們感到意外,尤其是當很多人都在關注不斷下降的油價時——國際油價已經從2014年的每桶107美元,下降到如今的每桶45美元,降幅高達57%。

另外,很多生活在發達國家的人往往認為乾淨的水是理所當然的——只要打開水龍頭即可輕易獲取。但事實上,這卻是一種有限的資源,而且正在逐漸消失。

法伊是都柏林投資公司Kleinwort Benson Investors的投資戰略師兼首席經濟學家,他在水資源的研究和投資領域頗有建樹。

法伊表示,從某些方面來看,水的確是一個理想的投資領域。與石油不同,水不可再生,所有人都需要水才能生存下去。而與此同時,太陽能和風能逐漸成為了替代能源。

「水的供給是固定的,無法擴大供應。」法伊說,「如果沒有石油和化石燃料,你仍然可以生活;如果沒有了水,你就活不下去。這是我們投資這一領域的原因之一——這是一種至關重要的東西。」

法伊表示,市場仍在增長,一些與水相關的股票已經帶來了超過100%的回報,而隨著該領域的逐漸成熟,機會和回報可能還會增加。

供需衝突

問題不在於地球上的水太少,而在於沒有足夠的清潔水源可供分配。根據美國環保署的統計,全世界只有1%的水資源可供人類消費。海水淡化工廠可以將海水(約佔全球97%的水資源供應量)轉化成淡水,但建設成本依然高昂。

環境污染、人口增多和淡水需求的增加——從農業種植到能源生產,再到醫療保健和工業製造,幾乎方方面面都要使用水資源——已經進一步壓縮了清潔水的供應量。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總經理、聯合國水資源問題顧問迪恩·德雷(Deane Dray)表示,雖然加州的持續乾旱仍是美國面臨的一大緊迫問題,但中國面臨的現狀更加嚴峻。

「那裏沒有爭論,這才是最糟糕的問題。」他說。德雷認為,中國城市人口正在快速擴張——據聯合國估計,2014至2050年間,中國將新增2.92億城鎮人口——給這些地區現有的水利基礎設施構成了壓力。

德雷還表示,中國的水資源供應主要來自河流和湖泊,但其中半數都遭到了污染,中國多數可以利用的水資源都位於南方,但人口主要集中在北方。根據麥肯錫2013年發佈的報告,如果要解決水利基礎設施的匱乏問題,中國需要花費數萬億資金。

其他地區同樣也面臨水資源短缺的困境,包括印度、澳大利亞、以色列、約旦、阿聯酋和非洲部分地區。德雷表示,隨著全球人口的增長,即使是加拿大、俄羅斯和巴西等水資源豐富的國家或地區也會遭遇一些問題。

投資機會

為了避免供需矛盾,政府必須解決水資源短缺問題,這其中蘊含著投資機會。法伊表示,想要從水資源危機中賺錢,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找到那些開展水質改善業務的公司,並持有這些公司的股票。

有可能包括海水淡化工廠的建設企業、從事水壩建造的基礎設施運營商、發展中國家的水處理中心以及正在探索水質改善方式的科技公司。德雷表示,如果想要深入了解這一領域的企業,就應該閱讀《全球水資源情報》(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這是一份專門報道該行業各種消息的商業出版物。

儘管這是一場長期鬥爭,而水資源問題也在不斷惡化,但投資者現在就可以獲得可觀的回報。標普全球水資源指數(S&P Global Water Index)追蹤了世界各地從事水資源相關業務的50家公司,該指數5年的年化回報率達到8.1%,3年的年化回報率為7%。雖然低於標普500指數12%的年化回報率,但對於長期看好水資源前景的人來說,仍然頗具吸引力。

在法伊的股票池中,表現最強的當屬美國水務(American Water Works)和丹納赫公司(Danaher Corporation),前者是一家廢水處理公司,後者則是全球化科技公司,它們過去5年的股價漲幅均超過121%。他表示,這兩家公司的經營狀況都很優異,這也是主要的回報動力。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水資源概念股已經帶來了巨大回報,但還有一些股票也出現了巨額虧損。僅僅因為法伊選出的兩家公司表現不俗,並不意味著它們今後都能跑贏大盤。

然而,這個投資領域還存在一個引人關注的問題:多數企業的主業其實是其他領域。以丹納赫公司為例,水資源業務僅佔其營收的12%。德雷還將通用電氣也列為水資源概念股,但該公司只有很小一部分業務與這一領域相關。雖然這的確表明大企業也意識到水資源領域蘊含的機會,但人們仍然難以找到純粹的水資源投資標的。

購買取水權

另外一種投資於水資源領域的方法則是購買水資源權益。在澳大利亞,一些基金擁有某個湖泊或某條河流的取水權,而投資者則可以通過買入這些基金獲利。

這些基金隨後可以將取水權出售給其他人,或者允許其他公司——例如農業公司——付費使用他們所擁有的水資源。澳大利亞投資公司Kilter Rural總經理尤安·弗萊迪(Euan Friday)表示,這種水資源交易市場始於上世紀90年代初,當時,澳大利亞東南部的莫裏-達令河流域遭到過度使用。

弗雷迪的公司擁有該流域1%的取水權,投資者可以以2萬澳元(約合1.4155美元)的價格買入該基金,以便享受這部分取水權帶來的租金收益。

弗雷迪表示,他的投資者可以享受4%至7%的年化回報率——取水權本身的復合年化增長率為10%——他解釋道,這與股票市場類似,但直接投資水資源往往與股票並不相關。他的基金回報率更多地取決於天氣和供需狀況。倘若雨量充沛,租客的需求量就會降低,導致價格下滑。如果某一年氣溫較高,取水單價就會上升。

不過,弗雷迪表示,可以開展這種投資的地方並不多,部分原因在於中國和南美等發展中國家的水資源問題存在主權風險。

然而,隨著這個專門應對水資源短缺的領域逐步成熟,投資機會也將慢慢增多。

「這是個有趣的話題。」法伊說,「這也是我們今後10到20年所面臨的最大的結構性問題之一。」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