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文物收藏——情色藝術的魅力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博物館參觀者在欣賞一幅由馬克•夏卡爾(Marc Chagall)創作的裸體畫。(圖片來源:Philippe Huguen/AFP/Getty Images)

內奧米•威爾茲格(Naomi Wilzig)第一次接觸到情色藝術大概是在二十年前。當時,她的兒子想要裝潢新家,便請她聯繫古董商,以搜尋一些帶有性意味的人物風俗畫。

獨家播報

身為一名狂熱的古董收藏家,威爾茲格回憶道:「一開始,他們什麼也不願給我看。因為我年近六十,而且,他們萬萬沒料到一個女人居然也會收集這種類型的藝術品。但是,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去找他們。最後,我不僅為兒子找到了風俗畫,還發現了這個呈現人類歷史的美麗未知新世界。」

威爾茲格現年八十,這位銀行家的遺孀現住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海灘附近。她收藏的性主題文物已超過4000件,藏品年代從公元前300年延伸到今日。

2005年,她在她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海灘的家附近,創立了世界情色藝術博物館(World Erotic Art Museum),將其藏品呈列於此。該館的展品中,既有她私人收藏的遠古非洲生育雕像,也有鐫刻著一幕幕印度《愛經》(Kama Sutra)中的場景的一張硬質木材的四柱大牀,以及倫勃朗(Rembrandt)的蝕刻版畫。展品還包括有著精美圖片的中國古代枕邊書,這是一種古代時父母將其贈予新娘,作為新婚之夜的房事指導手冊。

她指出,文物古董市場已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在我剛開始搞收藏那會兒,文物古董集市上見不著一幅裸體畫。而如今,市場比以往更為開放了。」 儘管不願詳述細節,但威爾茲格稱她的藏品「是無價的。其中大部分都獨一無二且不可替代。這些藝術品會持續不斷地增值。」

興趣大增

許多國家對性議題的態度變的越來越開放,這或許促進了對情色藝術行業的興趣。在情色片《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五十度灰》(Fifty Shades of Grey)取得驚人成功的同時,拍賣行里正在上演情色藝術稀世藏品的激烈競拍,這些藝術品成交價高達數十萬美元。

然而,對於預算較為有限的新興收藏者而言,他們還有其它的選擇,比如,收藏日本春宮畫這一類型的藝術品。這些情色畫作通常為木刻版畫,有些成交價僅為500美元。

情色藝術品的收藏者與購買者

年頭較為久遠的情色文學作品能賣出高價錢。2014年,《新茱絲蒂娜》(La nouvelle Justine)在倫敦佳士得(Christie』s)的一場拍賣會上以86,500英鎊(134,801美元)的高價成交。此書是十八世紀的法國浪子薩德侯爵(Marquis de Sade)最為著名的作品之一,他對性行為的描寫直率露骨,且常常裹挾性暴力。在這場名為「托尼•費克特情色圖書館之精品」( Highlights from the Erotica Library of Tony Fekete)的拍賣會上,《新茱絲蒂娜》只是眾多拍品中的一件。英文單詞性虐待---sadism---的詞根正是取自薩德侯爵的名字--de Sade。

倫敦佳士得的書籍與手稿專家斯文•貝克爾(Sven Becker)指出:「在這個領域做收藏的人都知道,這些書極為稀罕。在這場費克特拍賣會上,有一小部分書籍甚至在大英圖書館(British Library)和法國國家圖書館(Bibliotheque Nationale de France)這些龐大的書庫中都沒有藏本。」他說,大部分競拍者均來自歐美。

與此同時,在表面保守的日本社會中,關於春宮畫(字面意思為「春天的圖畫」)的緘默漸漸被打破。

古董藝術經銷商東京浦上蒼穹堂(Uragami Sokyu-do)的老闆、著名春宮畫收藏家浦上滿(Mitsuru Uragami)表示:「年輕女性對春宮畫非常感興趣。她們喜歡欣賞它們,而且還就此撰寫大學論文。女學生對此的興趣要比男學生濃厚很多。」

他指出:「春宮畫誕生於江戶時代,彼時,人們對於性的態度更為開放包容。而或許就在隨後不久,日本人便開始羞於提及這類型的藝術。可現如今,人們的觀念在發生改變。」 浦上滿表示,他已斥資150萬美元左右,收藏了大約一千幅的春宮畫,其中很多還曾參加過2013年香港蘇富比(Sotheby's)的展覽。

情色藝術品的魅力

浦上滿曾將藏品借予倫敦的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以舉辦一場2013年至2014年的展覽。對他而言,分享至關重要。

浦上滿說:「現如今,人們只能獨自欣賞情色作品。但是,在江戶時代(1603年至1868年)那時大家都是相約同去觀賞春宮畫,討論其中的奧妙,爭辯不同的觀點,共享它們帶來的喜悅。而看到人們發現春宮畫的美並享受其中的樂趣,這也正是我的快樂所在。」

費裏·貝托萊(Ferry Bertholet)是一名中國情色藝術品的收藏家、作家、畫家。大約四十年前,正在阿姆斯特丹學習藝術的他,偶然邂逅了一套十七世紀晚期的情色畫冊《愉悅滿園》(The Gardens of Pleasure),初次相見,便被其中的圖畫深深打動,不能自拔。

他說:「它那艷麗無比的色彩、美輪美奐的裝飾和極其精妙的構圖,激發了我繪畫創作的靈感。」現在,他的收藏涵蓋了相冊、卷軸畫、象牙製品、瓷器、青銅器和陶瓷。

他收藏的400到500件手工藝品,不是被久負盛名的博物館借去辦展,就是被保管在一間安有閉路電視(CCTV)監控的儲藏室中,該儲藏室安保嚴密,位於他的荷蘭家鄉附近。

最令人覬覦的藝術品

在佳士得工作的貝克爾指出,富有知名度的作者往往能為藝術品博得最高的成交價。他說,出自薩德侯爵或漢斯·貝爾默(Hans Bellmer)之手的作品都非常熱門,其中後者是一位以超現實主義風格聞名於世的德國藝術家。

「具有唯一性的藝術品也會成為焦點,」他說道,「例如,由藝術家進行過標凖拷貝和加工的書籍會遭到買家的哄搶。而擁有真跡原稿的書籍在拍賣會上,有時能以其估價十倍的價格賣出。」

如果書卷內有知名作家或者畫家題詞,抑或抽取自一套重要的作品集,那麼,它們也同樣具備為買家所青睞的唯一性。貝克爾說:「如果一本書出於名家之手,背後又有一段有趣的歷史,此書的價值每十年翻一倍也並不稀奇。」貝克爾指出,未來的藝術品市場中,唯一性仍會是收藏家考慮的重要因素。

浦上滿說,日本春宮畫領域的大師包括了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喜多川歌麿(Kitagawa Utamaro)、勝川春章(Katsukawa Shunsho)、鈴木春信(Suzuki Harunobu)以及溪齋英泉(Keisai Eisen)。

他指出:「人們通常將葛飾北齋視為山水畫家,但其實他也非常擅長春宮畫。他筆下的春宮畫富有生氣,構圖精良,引人入勝。」

探尋何物

浦上滿說,想要買到日本的春宮畫,最佳的途徑便是聯繫專賣浮世繪(木刻版畫)的經銷商。

浦上滿表示:「如果你所挑選的畫作實屬真品,那麼利潤自然會接踵而來。然而,真正重要的並不僅僅是藝術家的名字抑或畫作的價值——你內心的感受也同樣重要。」

貝克爾說,有一些經典情色著作極為稀罕,甚至連其破損的殘本都可以賣到高價。「在情色書籍這一領域,往往只有少量的副本流傳下來。很多時候,這些書的作者和出版商因此鋃鐺入獄,抑或被處以罰款,而書則被銷毀了。」

例如,在2014年11月倫敦佳士得的拍賣會上,一本創作於十九世紀的《芬妮·希爾》(Fanny Hill)插畫本在有幾頁破損的情況下賣到了2,500英鎊(3,913美元)的高價,此書出自約翰·克萊蘭德(John Cleland)之手,是最廣為流傳的英文情色小說。據佳士得方面稱,它是該版已知的僅存副本。

留意假冒仿製作品也非常重要。情色書籍往往是秘密出版的,並附帶虛假信息。貝克爾說:「一本據稱1875年出版於巴黎的書,實際上,可能早在1803年就在阿姆斯特丹出版了。」

他分析道,這種情況催生了一大堆盜版。因為眾所周知,遵紀守法的出版商和作家是不願意將自身置於法律制裁之下的。

貝克爾指出:「因而,在這個行當,有時候要搞懂眼前藝術品的真面目是非常困難的。而如果你不確定拍品的信息,諮詢善本經銷商或者拍賣行家便是當然之選。」

基本事實

如今,某些情色藝術流派的虔誠收藏家正在爭奪僅有的幾個稀世珍品,它們歷經幾個世紀,在官方的銷毀或後繼者的破壞中倖免於難。

所以,如果你有直覺,你叔祖父書房中那本落滿灰塵的大部頭書可能是件稀世珍品,那麼就趕緊去問問專家怎麼看。價值數千美元的寶物可能正危如累卵。

然而,對於新入行的收藏者而言,在當前的情形下,想要找到一個「沉睡的寶物」或者一件被賣方低估的稀世文物基本是不可能的,尤其如果目標還是件中國情色藝術品的話。貝托萊說,在互聯網時代,即便是邊遠地區的經銷商,都可以察看到其存貨的價值。

「如果這是一件不錯的藝術品,你就得努力爭取得到它,」他說,「我所知道的二十世紀關於收藏的浪漫套路已不可能再發生。」

然而,浦上滿指出,對於新入行的收藏者,收集日本春宮畫是一個有趣且可行的選擇。「許多人都沒碰過春宮圖,所以,收藏者還是有可能以十分低廉的價格買到不錯的藝術品。」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