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應對來自亞馬遜的挑戰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Thinkstock)

九月份的一個深夜,菲利普·魯克 (Philip Rooke) 在家裏收到一位同事發來的消息,稱他的企業可能遭到重創。

互聯網零售行業巨頭亞馬遜宣佈開設一個名為 Merch 的網站,而它的競爭對手正是魯克的在線 T 恤及商品銷售網站,Spreadshirt。

自 2009 年出任 CEO 後,魯克便助力 Spreadshirt 從德國的萊比錫的總部擴展到了全球 19 個國家。但與網絡電商巨獸亞馬遜相比,它還是微不足道,因為對方可是全美最大的在線零售商,擁有近 890 億美元的銷售額。

原應驚慌失措的魯克卻在第二天早上起牀後,照樣穿上了最喜歡的 T恤,並按照上面印著的標語行動著,那就是——「淡定,好好賣 T 恤」。

他回憶道:「有些員工認為我們完蛋了。他們都在更新簡歷我卻在地板上悠閒地踱著步子,跟他們說,『這不挺好的嘛?』」

魯克說,競爭讓每個人都更加強大。所以,即使他內心深處也為新的挑戰而擔心,但他卻知道競爭往往孕育著創新。那一整天,他都在激勵自己的員工,要把這種挑戰當作好事來看。

「每當有新的競爭者出現,我們都會從中受益匪淺,魯克這樣告訴他的員工。「如果看到了他們在做些什麼,我們就會變得更好。」

自我激勵

如果互聯網或其他地方來的直接挑戰尚未影響到你的生意,那麼影響很快就會到來,而企業的成敗就在於你會如何應對。

「外界干擾是很多組織當前所要面臨的問題,」加拿大蒙特利爾麥吉爾大學德桑特爾斯管理學院駐校高管梅麗莎·桑柏 (Melissa Sonberg) 說道,「它就像瘟疫一樣:很多人都想躲避干擾,但是卻無處可逃。」

媒體格局的變化(數字革命所帶來的干擾和不可逆轉變)是很多其他行業未來發展動向的模板,桑柏說道。行業中的守舊分子可能會跌跤,而那些受新技術的驅動,身手敏捷的創新公司卻將蓬勃發展,印刷媒體的衰落和Quartz、 BuzzFeed等新生力量的崛起就是很好的例證。同時,權利和信息的天平也從會議室倒向了個人用戶,而後者甚至一個簡單的推特主題標籤,就能對大型企業產生影響。

對於經理人來說,這意味著要為隨時降臨的重大干擾做好規劃,桑柏說道。要持續搜尋干擾靠近的相關信號,建立儲備金並保持靈活的預算方式,以便從容應對新挑戰的資金需求。

當重要挑戰來臨時,許多經理人的第一反應通常是不予理會。而在經歷一番苦痛掙扎,品味過「傷痛多深」之後,他們才會意識到自己需要認真面對,桑柏說道。

拿魯克對於亞馬遜新聞的反應來說,桑柏表示,對於企業領導而言,應對干擾的優秀做法就是盡早且經常溝通,提前凖備並明確做好規劃,她建議道。

隨著時間發展,你就會學到「如何破浪前進,並且理解好的經理人為何會喜歡干擾,因為它昭示著創意的誕生,」桑柏補充道。

逆轉局勢

好的經理人還會通過提升創造力去戰勝干擾,邁克爾·費蒂克 (Michael Fertik),這位來自加利福尼亞的企業家兼 reputation.com 網站CEO如是說。別像個新手那樣不知所措,如果自己沒有天賦,那就要要清楚該怎樣發掘員工們的才華,他說道。

「做一個干擾者並不意味要充滿深情地帶著管理團隊拔腿就跑,」來自以色列特拉維夫的費蒂克說。「而在於弄清楚你能從身邊人那裏學到些什麼。」

要成為干擾者,就要拋開那些嚴格的年度預算,費蒂克說道,建立一個結構稍微鬆散、卻能快速運轉以應對挑戰的系統。如果你的公司做不到這些的話,那就想辦法設置試驗款項,哪怕只有一個小的資金池也好。在你的員工中找到那些善於進行創造性思考的人,把他們聚到同一個小組,並鼓勵他們起到「臭鼬工廠」式的作用,成為致力於徹底反思公司運營方式的小組。

「只需要幾個有創造力的人就能解決問題,」費蒂克說。「一旦找到了創新性的人才,你就培養好這種能力。這樣,所有難題就都可以解決了。」

在面對干擾時,戴夫·法拉利 (Dave Ferrari) 就找到了不僅能夠創新而且可以扭轉局勢的方法。他的家族掌控著 One Workplace,一家在 2001 年就擁有2.42億美元銷售額的辦公用品公司。而公司位於美國加州聖塔克拉拉辦公室附近的諸多網絡公司,就是這筆巨大營業額的主要源頭。

2002 年,許多命懸一線的網絡公司便停止向他們支付辦公家具的佣金,或者乾脆關門大吉。2003 年,One Workplace 的銷售額下降了 7800 萬美元。隨之而來還有產品積壓、降薪以及無薪假(美國員工享有的臨時假期,以便在保留職位的基礎上,幫助公司減少支出)等問題。法拉利也懷疑過,這家父親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收購的公司是否會倒閉。

但是,法拉利卻激勵剩下的員工尋找新的銷售來源。「我們需要找到衝出困境的出路。」

於是他們採取了更巧妙的辦法,努力尋找那些更能經得起經濟蕭條的行業。他們將家居業務擴展到了診所和醫院等因生育大潮過後、衰老人數增加而可能大量激增的行業。同時,他們還開始向學校兜售家具。在美國,學校是有限制用途的家具建設資金的。去年,One Workplace 創下了3.15億美元的銷售額,比衰退之前的營業額增長了30%。

「我們曾面臨著可能要被踢出局的干擾,」法拉利說。「但我們並不認為那就是世界末日。我們優先考慮到的是員工而不是底線,並且找到了出路。」

同時,法拉利還表示他已經在預估並且朝向下一個干擾勇敢進發。One Workplace 必須要改變供應家具的種類以適應顧客對開放辦公空間日益增長的需求。兩年前,法拉利就按照開放平面方案對他的辦公室進行了重新改造。

這種反應正是經理人面對干擾時要做的——不僅要活下來,還要發展得更好。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