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美國夢?看看不敢休假的美國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美國是唯一一個把帶薪假期看作額外福利的發達國家。(圖片來源: Getty)

自從埃德蒙·麥克康布斯(Edmund McCombs)6年前從佛羅里達州移居到悉尼後,就一直沒想過要離開這裏。除了景色秀麗的沙灘和遍布咖啡館的港口外,真正吸引這位33歲的社會可持續發展經理留在澳大利亞的理由是:他的老闆非常支持他去度假,享受工作之外的美好人生。

麥克康布斯說,他的主管一直在跟蹤員工的休假記錄。主管關心的不是員工的休假時間是否太長,而是他們是否能做到定期休息。有些地產和基礎設施公司甚至還聘請了專職人員研究如何讓員工們走出辦公室,享受美好生活。

當麥克康布斯初來乍到時,這種濃郁的休假文化給習慣於美式工作節奏的他帶來了很大震撼。

他說:「在澳大利亞,人們可以暫時告別工作崗位去享受『真正的』生活,而不必擔心會因此被另眼看待。」對他而言,這是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澳大利亞聯邦法律規定,所有員工每年都可享受20天年假,外加7天國定假日。光在去年一年,麥克康布斯就暢遊了斐濟、西澳大利亞和佛羅里達。而當他6年前開始在亞特蘭大一家保險和金融服務業貿易協會工作時,年假只有10天。

「(在美國)工作第一年沒有年假,第二年開始才能休年假,而且不能連休5天以上。」

不願休假的國家

美國是所有發達國家裏唯一一個把帶薪假期作為一項額外福利而非員工基本權利的國家。奧地利、德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國為其公民提供每年至少30天的年假和公共假日,而在美國,這一數字是……零。

這要「歸功」於《公平勞工標凖法案》。這項早在1938年就開始實行的法案對每周最長工作時間、加班、最低工資和禁用童工等事項做出了規定,但卻沒有對帶薪假期做出任何規定。於是,員工在休假、病假和聯邦節假日期間能否獲得薪酬就取決於雇主和員工之間的談判結果。

儘管許多美國企業每年為其員工提供5-15天的帶薪假期作為獎勵性福利,但是總部設在美國的「經濟及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發現,大約有四分之一的私營企業員工從未享受過帶薪假期。

31歲的調酒師卡莉·史蒂文斯(Carrie Stevens)就是其中的一員。她每周在弗吉尼亞州夏洛特維爾(Charlottesville)為一家釀酒公司工作38-45小時,從未享受過帶薪病假或節假日。

「即便我能休帶薪節假日或病假,如果報酬是按照小時算的,那也根本沒多少錢,」她說。史蒂文斯最近的小時工資從2.13美元漲到了3.50美元,但她的主要收入來源是顧客給的小費(美國最低工資標凖是一小時7.25美元。但是法律規定,如果員工有小費收入,則其實際工資可以低於最低工資標凖)。

6年來她一直在這家釀酒公司工作,在此期間每年能享受5天假期。每次休假前好幾個月,她就得提出休假申請。假期內她一般做短途旅行,費用來自自己的積蓄。

「每次當我感覺自己的耐心和容忍力在顧客面前消耗殆盡時,我就知道,該休假放鬆了,」這位調酒師說。

休假恐懼症

即便對於那些能夠享受帶薪假期的美國人,要真的去休帶薪假也要頂著很大的壓力。美國的職場文化是:你要是去爭取休假,就會被別人看作是懶鬼或者對公司存有二心。因此,許多人把他們辛苦掙到的休假權白白浪費掉。有專家說,美國這種工作/生活失衡情況在其他發達國家很難看到。

招聘網站Glassdoor.com 在4月發佈的一項調查表明,在去年獲得帶薪休假機會的美國員工中,只有半數真正休了這些假期。

有28%的被調查者告訴Glassdoor說,他們擔心因為去休假而導致工作進度落後,17%的人害怕丟掉工作。另外有19%的人說,他們希望保持職場競爭優勢從而獲得晉升機會,因此不想休長假。

「很明顯,『休假』在雇主和員工眼中的含義和過去相比發生了變化,」Glassdoor的職場研究專家拉斯蒂·魯伊夫(Rusty Rueff)說。

難產的美國帶薪休假法案

在美國,一直有各級議員試圖把帶薪休假寫進法律。佛羅里達州聯邦眾議員阿蘭·格雷森(Alan Grayson)就為此做了多次努力。

這位民主黨人認為,工作壓力過大造成的曠工對企業的生產效率和員工健康產生危害,每年給全國工商企業造成3,44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格雷森2013年向美國聯邦眾議院提議《帶薪休假法案》,要求員工人數超過100人的所有美國企業都為其全職員工提供每年一周的帶薪年假。

在一年多的時間裏,相關委員會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討論審議這部《帶薪休假法案》。早在2009年,格雷森的一次類似努力就最終以失敗告終。諷刺的是,所有對該法案投了票的聯邦眾議員每年都有一個月的帶薪假期。

某些美國企業開始挑戰不休帶薪假的傳統,為它們的員工提供更慷慨的假期。但是,上述議員們的假期長度卻和其他發達國家不相上下,遠超美國平均水平。

「我要是還待在美國,1個月的帶薪假就只能是僅僅想想而已,」從佛羅里達州移居到悉尼的麥克康布斯說。「但在澳大利亞這裏,它絕不只是個想法——而是人人都已經習以為常的福利。」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