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是一個空中飛人時......

在飛機上休息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如果在頻繁的長途飛行中不能好好休息會影響人的健康。

心臟病專家馬汀.考伊(Martin Cowie)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飛行中度過的.

每隔幾周就要去亞洲做短暫停留,無數次赴歐洲就診,一年兩次美洲,每年去澳洲出差一趟,這些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的行程加在一起每年有150次之多,無怪乎他將天空視為自己的第二個家。

對於像48歲的考伊這樣頻繁出差的商務人士來說,生活就是一陣旋風式的拎包出發,辦理乘機,調時差。那麼這些頻繁出行的人如何做到在長途飛行之後看起來或感覺和普通人一樣呢?

考伊有兩個方法對付時差帶來的痛苦—其中一個涉及減少工作量。

「飛行的時候一定要時刻注意姿勢。很容易就蹺二郎腿,身體蜷縮,這些可能會導致深靜脈血栓和背部疼痛的風險,」他說道。「現在,我很少使用筆記本電腦,因為這樣容易在飛行時引起姿勢不當」。

他補充道「記住,很少有人因為時差而死,但是長途飛行會以其他方式影響你的健康。」

BBC Capital頻道對出差達人做了調查,搜集了他們如何克服時差,飛到相差五個時區幾千里之外的地方開會的最佳辦法和技巧。

登機前的凖備工作

倫敦JV旅遊公關公司的老闆傑·維克斯(Jo Vickers)認為健康是關鍵。維克斯平均每月乘坐5次飛機,她有一套在登機之前嚴格遵守的養生之法。第一條就是「嚴禁飲酒」,並且多做戶外運動。她還會做面部針灸,「這樣能讓你看起來像做過整容。」

酒店業從業者羅彭(Peng Loh)每月至少二次從新加坡飛往其他亞洲地區,澳大利亞或歐洲,他也是個有節制的人。除了避免飲酒,他「上飛機之前要飽餐一頓,這樣他就不會餓了,也不需要在飛機上進食了。」

史蒂芬妮·威廉姆斯博士(Dr Stefanie Williams)是皮膚學家並擔任歐洲皮膚病醫院(European Dermatology)倫敦辦公室主任,她建議為防止腳部水腫和網狀靜脈,飛行之前要補充ω-3不飽和脂肪酸。研究表明Ω-3不飽和脂肪酸能夠稀釋血液,幫助降低血栓風險。她說:「在飛行前幾周可以食用多脂魚或者吃一些含有不飽和脂肪酸的魚油。」

旅行中

在飛機上,舒適是最重要的,補充水分和睡眠也同樣重要。

維克斯在飛機上會穿飛行緊身衣和穿脫方便的鞋子。她說:「女性總是需要維持水分,所以我會在候機室穿上緊身衣。」

她還有一套嚴格遵守的美容之道。「我從來不化妝但一定會塗唇膏和護手霜」維克斯如是說道,「我只在臉上塗簡單的嬰兒霜。菲利普·金斯利牌彈力素(Philip Kingsley Elasticizer)能防止頭髮乾燥和斷裂。」

飛機上的空調會導致皮膚缺水,所以保持皮膚乾淨和濕潤很重要。威廉姆斯博士建議「睡覺前用濕紙巾去除臉上的妝。並且帶上保濕噴霧。「儘管保濕霜很有用,但臉上塗太多層會堵塞毛孔,所以使用一樣產品就可以了。」

邁阿密設計公司(Design Miami)的執行總裁羅德姆·普瑞馬克(Rodman Primack)也有自己的登機必備品,包括旅行裝洗面奶,無油保濕精華,除臭劑,「這些都是我在飛機上睡覺前必用的;需要在飛機上過夜時,我會試著保持和在家一樣的睡前程序。」艾爾依瑪德(El Imad)認為在旅行中小睡一覺有助於到達目的地之後緩解時差。他說「有時候我前一天晚上會刻意晚睡,這樣我就會極其疲倦,可以保證上了飛機能睡會。」

到達前

飛機降落前,維克斯會換上職業裝然後穿上高跟鞋。

下飛機之後讓身體盡可能的動起來也非常重要。羅彭說:「下飛機後,我會輕盈地走幾步,這樣能夠再久坐之後讓血液流動。」

邁阿密設計公司的普瑞馬克下飛機後馬上進餐。他說道:「到達目的地之後我會馬上食用當地的食品,無論我感覺如何。之後我會出去跑步或散步。我絕不在到達後睡覺——那就是災難。」

克服時差反應

時差反應是生物鐘和實際環境時間之間的差別帶來的紊亂,是旅行中最令人痛苦的負面影響之一。

倫敦睡眠學校(Sleep School)的校長以及《睡眠寶典》(The Sleep Book)一書的作者蓋·米德斯博士(Dr Guy Meadows)稱「我們人類調整時差的速度永遠不會比飛越幾個時區的速度快;當穿過3個時區後,你就會有時差反應了。」

他說:「最好的方法就是下飛機後馬上按照當地人一樣活動。他們吃什麼你就吃什麼,他們什麼時候睡,你就什麼時候睡。如果白天你在飛機上睡不著,之前通過運動讓自己疲憊或者通過冥想或思考讓自己瞌睡。」

通常一個小時的時差要花一天來適應。那減輕時差反應的方法呢?米德斯博士建議:「在回國前3天,比如你是從西方回到東方,每天提前一個小時睡覺,提早一個小時起牀,這樣等你回國後,時差就會縮短了。」

一些經驗豐富的旅行者說最好和自己國家的時區保持一致。「I永遠按照我自己家鄉(倫敦)的時間調手表和生物鐘,這樣我能夠更加清晰的意識到時差的存在。我的大部分工作都在倫敦,因此遵循倫敦的時間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艾爾依瑪德說。

羅彭在短途出行時,生物鐘仍然和本國時間保持一致,這樣回去後就不用調時差了。他說:「所以從新加坡到倫敦,我按新加坡時間活動,所以在倫敦當地下午6點時,我就睡覺了,凌晨2點起來處理郵件,早晨8點去辦公室然後盡早結束所有會議。」

其他人例如維克斯永遠按照目的地國的時間來調整時間。例如向西旅行的時候,她只安排早餐和午餐會議,「這樣我就不會在安排的晚餐時間的商務會議中打哈欠了」她說。

米德斯博士建議通過小憩來克服時差反應。「本國時間帶來的壓力可能致病。花10到30分鐘小憩一下。」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林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