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特朗普,布魯塞爾不是個"破地兒"

Image copyright Getty

美國共和黨總統初選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也許會把布魯塞爾叫做「破地兒」,但還是很多人會跳起來為這個城市辯護。

這一點,你只要掃一眼推特上「#破地兒」這個熱門話題標籤後面對特朗普最近評論所做的一些回復就會明白。

布魯塞爾的形像已經改變了。

對於住在這裏的居民、遊客還有頻繁往來的商務旅客而言,比利時的首都絕不是個破地方。作為歐洲聯盟眾多機構還有北約總部所在地,布魯塞爾通常被看作是充斥著板起面孔的公務員與龐大規整寫字樓的城市。但這座看似古板的城市卻以奇特的幽默感和怪異的混搭風格而樂在其中。

「布魯塞爾絕對是一座充滿對比和衝突的城市。這是一座輕鬆、思維開放的城市,有著真正多元的文化,」布魯塞爾城市旅遊與會展促進局「遊覽布魯塞爾」( VisitBrussels)的首席執行官帕克里特.邦廷克(Patrick Bontinck)說道。

城中既有野獸派混凝土建築四處聳立,又以最精緻的新藝術式(Art Nouveau)、哥特式(Gothic)和巴洛克式(Baroque)建築而聞名。儘管布魯塞爾是一個權利場,卻明顯感覺不到咄咄逼人的窒息感。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布魯塞爾以其手工巧克力而聞名。

布魯塞爾的中央廣場,布魯塞爾大廣場(Grand Place)是建築中的瑰寶,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世界文化遺產,這裏遍布高雅的巧克力店和戶外咖啡館以及沿街銷售鮮花、糖果和紀念品的小攤,形成了一種錯搭式的雅緻風格。從兩年一次的「周末鮮花地毯「Le Tapis de Fleurs」」一種用交錯擺放在廣場上的50多萬株海棠花(begonias)鋪成的花地毯(下一次將在2016年舉辦);到每年九月還有展示超過400種啤酒的啤酒節;還有喜氣洋洋的廣場戶外爵士音樂節和聖誕節市場;這個廣場依舊還是一個生氣勃勃的社交場所。

在這個有一百萬人口的小城市,您能聽到三種官方語言:荷蘭語、法語和德語。講荷蘭語的,大部分是弗萊芒人(Flemish),約佔這個國家人口總數的59%;而說法語的,大部分是瓦隆人(Walloon),佔人口總數41%。僅有少於1%的人講德語。此外,在布魯塞爾還能聽到大約20多種語言,包括從阿拉伯語到意大利語等等不同語言,此外還有很多人講英語。

這裏有一種獨特的氛圍。

「將這麼多歐洲的機構裝進一個小城市絕非易事,」 邦廷克說,「但是現在從歐盟來的人和布魯塞爾人都融合在了一起,這裏有一種獨特的氛圍。」

歐盟是布魯塞爾的第二大雇主,有超過4萬人在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部長理事會(Council of Ministers)和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等機構工作。超過3000多個國際組織將總部設在這座城市,同時還有大批游說集團,顧問諮詢機構也坐落與此,布魯塞爾還是僅次於華盛頓的國際新聞中心。

然而最大的雇主還是旅遊業,有54000人從事旅遊業。就在五年前,70%到布魯塞爾的人是為了公務,只有30%的人是為了休閒。現在的比例則是對半開,邦廷克說:「布魯塞爾的形像已經改變了。很多年輕人來看這個城市。他們不再認為這是一個純粹的行政中心。」

Image copyright visitbrussels.be
Image caption 啤酒愛好者也賓至如歸,有數百個比利時品種可供品嚐。

布魯塞爾如此受歡迎的一個原因是這裏的四通八達。從布魯塞爾南火車站出發,搭乘歐洲之星列車兩個小時即可到達倫敦;到阿姆斯特丹和科隆只需要1小時50分鐘;而到巴黎則只需1小時22分鐘。

文化知識

這座城市到處裝點著紀念成功商人財富的紀念碑,工商業則精確地運轉。

「這裏的環境非常井然有序。人們工作很努力,而且很熱情。他們非常重視商業關係,」克萊爾.康姆雷(Claire Comery)說,她是塔茹蘇(Tarusu)會務與出版公司的運營總監,經常去差過美國、中國、印度、印度尼西亞和南美。她也是比利時最大的貿易會展中心——布魯塞爾會展中心(Brussels Expo)的常客,她的公司塔茹蘇在這裏舉辦歐洲國際標籤印刷展覽會(Labelexpo Europe)。

「在布魯塞爾會晤不會非常正式,通常言簡意賅、井井有條。但是即便會晤要持續一整天,他們也會花兩個小時吃一頓悠閒的午餐,午餐上還有紅酒,」克萊爾說。

悠閒一刻

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曾經聲稱布魯塞爾大廣場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廣場」。所以要在離開布魯塞爾之前,一定不要錯過這座寶藏,廣場周邊是建於15-19世紀之間的外牆有雕塑且鍍金的建築,包括有著獨特鐘樓的市政廳。

這也是超現實主義畫家雷內.馬格里特(Rene Magritte)開始學習藝術,並度過了生命大部分時光的地方。所以,他的作品,包括他導演的短片,大部分收藏在坐落於皇家廣場(grand Place Royale/ konigsplein)的馬格里特博物館中就是自然而然的了。從那裏可以步行前往攝政王大街(Rue de la Regence / regentschapsstraat)以及其它三個由比利時皇家美術館管理的博物館。走進早期大師博物館,並參觀15到18世紀由博施(Bosch)、克拉納赫(Cranach),老勃魯蓋爾(Bruegel the Elder)和魯本斯(Rubens)繪製的著名油畫作品。

或者,從馬格里特博物館步行很短的距離來到位於法院山大街(Rue Montagne de La Cour / hofberg)的樂器博物館(Musical Instruments Museum),你就置身於世界上最大的樂器收藏之中進行領略與傾聽。額外的福利還包括可以飽覽城市壯觀景色的屋頂餐廳與超值的票價。推薦你提前預約。

從那裏再花15分鐘左右走到皇家大道73號,你可以品嚐到比利時王室的御用巧克力商瑪麗巧克力店製作的(Mary)手工巧克力。或者,為了享受一場巧克力盛宴,你可以前往大薩伯隆廣場(Place du Grand Sablon)從一大堆巧克力店中進行挑選,那裏彼埃爾.馬科利尼(Pierre Marcolini)、維塔默(Wittmer)、歌帝梵(Godiva)、帕特里克.羅傑(Patrick Roger)和列奧尼達斯(Leonidas)都開有商店。

啤酒愛好者也會賓至如歸,有數百個比利時品種可供品嚐。要了解傳統的釀造技術,可以造訪位於格伊德街(rue Gheude)56號的坎蒂隆啤酒廠(Cantillon Brewery),從火車南站步行五分鐘即可到達。範.羅伊.坎蒂隆(Van Roy Cantillon)家族自1900年以來就在這裏將小麥原料、大麥麥芽和幹啤酒花釀造成為貴茲(Gueuze)、蘭比克(Lambic)、櫻桃(Kriek)和樹莓(Framboise)啤酒。入場費為7歐元(7.51美元),包括一杯啤酒,如果你非常走運,造訪的時候還能趕上一場公開釀造活動。

小貼士

布魯塞爾的街道往往狹窄而曲折,並在交通高峰期擠滿了過於依賴公司配車的上班族。所以在租車或豪華轎車前請三思,要凖時趕上會議,公共汽車和有軌電車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