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風投補償政策被批「瘋狂」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顧名思義,風險投資天生就是一項充滿風險的業務。但在上海卻並非如此——至少現在的風險已經不大了。

作為中國的金融之都,上海今年1月出台了一項改變風險投資基本運行規律的補償制度。令整個金融行業感到震驚的是,在這項制度實施後,即便是傻子也不會虧錢。

引用:這項制度遭到了專家和業內人士的激烈批評,他們用「扭曲市場」、「考慮不周」、「瘋狂不已」等說法來形容這項制度。

為了促進科技創業領域的健康發展,上海的新政將利用公共預算對風險投資公司的虧損進行補償,單筆補償上限為600萬元人民幣(約合100萬美元)。這項政策背後的邏輯是:補償糟糕的投資可以讓風險投資家更願意承擔風險,從而投資更多的創業公司。而在理想情況下,此舉可以促進這一領域的創新。但該政策遭到了專家和業內人士的激烈批評,他們用「扭曲市場」、「考慮不周」、「瘋狂不已」等說法來形容這項制度。

根據上海市政府出台的新政,如果對科技創業公司的投資失敗,風險投資公司可以向上海市科學技術委員會申請補償。該市將會成立一個委員會對補償申請進行評估,但由於向媒體披露的細節太少,所以目前為止還不清楚這項制度的具體運作方式。上海市政府建議BBC Capital採訪上海市創業投資引導基金,這是政府贊助的上海市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受託管理的一隻基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風險投資在中國蓬勃發展,去年增長25%,總額接近1300億元人民幣(約合200億美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只需要向我們和政府提出申請,然後由政府決定你是否可以獲得資金,我們負責發放資金。」該公司總經理魏雲(Wei Yun,音譯)對BBC Capital說。他並沒有詳細透露哪些公司或投資有資格獲得補償,或者整體的補償資金是否會設置上限。他表示,除了已經公布的政策外,他也不了解更多信息。「我們不了解詳細情況。」他說,之後又將皮球踢回給上海市政府。

正確的激勵措施

上海的風險投資行業已經實現了長足發展。根據清科集團發佈的數據,全中國去年的風險投資總額增長25%,接近1300億元人民幣(約合200億美元)。

引用:新的流行詞不再是模仿,而變成了創新。

與中央政府的政策一致,該市也在鼓勵能夠取得成功的獨特商業理念,如今已經主導中國電子商務市場的行業先驅阿里巴巴便是最典型的例子。

數十年來,中國一直在複製其他國家的商業模式,而現在卻希望將自己的經濟模式進一步向前推進。於是,新的流行詞不再是模仿,而變成了創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很多人都將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及其創始人馬雲視作中國創業的成功典範(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美國風險投資專家兼多倫多大學馬丁繁榮研究所城市研究主管理查德·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表示,全世界最著名、最繁榮的創新中心並不是因為立法者對投資者的大力吸引才崛起的。相反,這些地方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為當地擁有能夠培養人才和創造力的環境,從而催生了創業公司,並自然而然地吸引了風險投資的關注。

他補充道,全球最著名的創新中心之所以能夠取得成功,得益於一流的大學、支持服務和行業的相互配合,加之這些地方擁有寬容的態度和開放的心態。

例如,作為全球最大的創業基地,硅谷就融合了支持研發的政府、將失敗視作學習過程的連續創業者,以及斯坦福這種頂尖院校畢業的人才。

在2016年發表的一份題為《全球創業城市崛起》(Rise of the Global Startup City)的報告中,佛羅里達和他的聯合作者凱倫·金(Karen King)發現,灣區吸引了110億美元風險投資,超過全球總額的25%。

上海位列14位,吸引5.1億美元風險投資,全球佔比為1.2%。

這份排名中表現較為突出的是北京,它位居全球第9,比上海高出5位,但規模仍然遠小於硅谷。佛羅里達認為,可能是因為北京是中國的學術和科技中心,因此吸引了合適的人才創辦成功而具有創新意識的公司。

引用:上海不應該為失敗的投資提供補償,而應該通過投資來為優秀的創業公司培育適宜的環境。

佛羅里達認為,上海不應該為失敗的投資提供補償,而應該通過投資來為優秀的創業公司培育適宜的環境。「上海是個多元化的大城市。它應該做得更好。」他說。

布魯金斯學院「世紀學者」布魯斯·卡茨(Bruce Katz)也同意這種看法,他認為上海與其他城市一樣,也需要從根本因素上入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在上海,新的流行詞不再是模仿,而變成了創新。(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

卡茨是專門研究城市化的專家,而且參與撰寫了《創新區的崛起》(The Rise of Innovation Districts)。他認為,首先需要在整個生態系統中營造一種合作的文化,這套生態系統的參與者包括企業、投資者、大學和支持機構。其次,風險投資必須跟進。

「想要打造富有創新力和企業家精神的先進經濟,而且還要具備適應力,同時著眼於長期發展,那就沒有捷徑可走。」他說。

違反邏輯

與佛羅里達和卡茨一樣,上海的金融專家和風險投資家也都不贊成這項制度。

引用:如果你不用再為自己的虧損負責,那就會做更瘋狂的事情。這是人性使然。

「這太瘋狂了。」長期觀察中國的上海Kaiyuan Capital董事總經理布洛克·西爾沃斯(Block Silvers)的態度,代表了整個金融行業對這項政策的整體反應。

「這完全違背了風險投資的原則。如果你不用再為自己的虧損負責,那就會做更瘋狂的事情。這是人性使然。」他說。

這項計劃「明顯考慮不周」。蒂爾堡大學金融學副教授馬考·達·林(Marco Da Rin)說,「這會導致風險投資交易數量增加,但經驗表明,沒有多少交易值得納稅人買單。」

創業孵化項目中國加速(Chinaaccelerator)的董事總經理威廉·鮑斌(William Bao Bean)在科技投資領域擁有20年的從業經驗,他表示,獎勵風險投資家從事糟糕的投資,而沒有鼓勵他們制定聰明的決策是「非常可怕的想法」。

另外,他認為這項政策不會給科技創業領域帶來太多直接幫助。「不過,如果你制定一項配對聯合投資政策,那就可以支持本地的風險投資,但那是事先跟進,而非事後補償,所以創業公司可以從中獲益。」他說。

新加坡在發展初期也曾設計過類似的投資制度,「但他們吸取了教訓,如今在亞洲表現最好。」鮑斌接著說,「亞洲很多地方都制定了鼓勵投資的政策,但為糟糕的投資交易提供補貼無法達到目的。」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