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主頁塗鴉標誌背後的插畫家

Image copyright Getty

孩提時的瑞恩·格米克(Ryan Germick)酷愛繪畫。

但與多數孩子不同的是,「我總是不停地畫畫。」如今已經35歲的格米克說。

這份執著終於收到了回報——他如今的職業處於藝術與科技交匯的最前沿。這兩個領域正在快速融合——而科技行業對創造力的需求更是有增無減。

格米克的受眾群體也在不斷壯大,最初只有他的父母和4個兄弟姐妹,但如今卻變成了訪問谷歌主頁的數百萬網民。格米克是一名谷歌塗鴉師。作為首席塗鴉師,他帶領著一個十幾人的團隊,承擔著谷歌標誌調整過程中的創意和技術工作。這種經常變化的標誌被稱作「塗鴉」(doodles),為靜態的搜索頁面平添了幾分活力。

從繪圖師變身谷歌首席塗鴉師的過程中,格米克經歷了曲折的道路。「我沒想過加入谷歌,」他說,「也從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塗鴉師。」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谷歌首席塗鴉師瑞恩·格米克說,他從沒想過要加入谷歌。(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利用互聯網的力量

谷歌是他申請的第一家公司,也是唯一一家。那是2006年,他被聘為網頁美工專員。

「我其實並不是什麼專員,我是個多面手,我會設計很多圖標。」他說。但卻由此掀起了一場變革:通過標誌這種簡單的圖像來影響人們使用、體驗和談論互聯網的方式。

格米克最著名的圖標作品就是谷歌地圖的小黃人(Pegman),它至今仍會在你使用谷歌街景功能時從界面上彈出來。而在為街景的發佈活動製作YouTube宣傳視頻時,他甚至給小黃人穿上了橙紅色的緊身衣。那是谷歌在網上瘋傳的第一段視頻,觀看次數接近1300萬次。將近9年後,格米克談起此事仍然有些心有餘悸。

「真的很可怕。我見識了互聯網的力量,不久後又見識了網絡輿論的力量。」他說,「你只能順勢而為,只能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後坦然面對一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最後呈現的是數字化的圖像,但創作過程的開端卻很簡單。(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格米克最終在塗鴉團隊謀得了一個職位,並在「谷歌塗鴉之父」黃正穆(Dennis Hwang)的手下工作。互聯網激發了格米克作為一名藝術家的野心。「如果你畫一幅畫,只有一個人可以擁有它。它本質上會成為一項財富。」他說,「這引發了我的思考。我希望與所有人交流。我首先想到了版畫製作,之後是數字作品,因為這種模式很容易傳播。後來,互聯網突然闖入我的視野。」

這帶來了創意與技術結合的絕佳機遇。「設計思維不只局限於視覺效果。它不僅要考慮美學問題,還要從功能和實用角度來思考如何解決問題,並施展創意。」紐約移動廣告公司Kargo廣告產品總監梅麗莎·西姆森(Melissa Simson)說。這些技能的需求一直在不斷增長。

「下一代科技將更加重視設計能力,並將其置於創新的核心地位。」她說。

塗鴉人生

格米克表示,要成為一名成功的谷歌塗鴉師,需要具備很多跨學科能力,包括:強烈的職業道德、學習意願、幽默感,還要欣賞創意流程,而且至少要具備表達才能。這項工作的關鍵是將藝術與技術融為一體。

Image copyright Elizabeth Garone
Image caption 谷歌塗鴉團隊成員麥特·克魯先科(Matt Cruickshank)正在工作。(圖片來源:Elizabeth Garone)

「由於我們的媒介既支持視覺表達,又可以展開科技互動……所以你在任意一個領域的能力越強,與輸出端的互動就越有效。」他說,「了解另外一個領域可以促成更好的合作。」

現在,格米克在谷歌位於加州山景城的總部領導著一個由十多名設計師和工程師組成的團隊,他們還要與世界各地的谷歌辦事處裏的其他成百上千名塗鴉團隊成員展開合作。谷歌塗鴉有時會降低人們的工作效率(谷歌2010年針對《吃豆人》(小精靈Pac-Man)遊戲誕生30週年製作了動態塗鴉,據時間管理公司RescueTime統計,人們在兩天時間內在上面花費了480萬個小時) ,有時也可以讓我們了解一些鮮為人知的英雄(意大利數學家瑪麗·蓋塔納·阿格內西(Marie Gaytana Agnesi),你還知道哪些人?),還有的時候會引發一些人的憤怒(他們在2013年選擇了民權鬥士凱撒·查韋斯(Cesar Chavez)86歲的生日作為塗鴉主題,而沒有使用復活節主題)。

佛羅里達州坦帕市的品牌專家凱倫·珀斯特(Karen Post)認為,谷歌塗鴉不僅對該網站的訪客有好處,對於谷歌公司來說也是「明智之舉」。第一個谷歌塗鴉是在1998年夏末上線的,當時,該公司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希望通過一種有趣的方式讓人們知道他們去參加「火人節」了,暫時不在辦公室。於是,他們在谷歌標誌的第二個字母「O」後面放上了「火人節」的線條畫。

科技品牌資產

「這原本是個目的明確的通知,但後來逐步進化成了谷歌標誌性的品牌資產。」珀斯特說,「變換標誌的表現形式可以保持品牌的新鮮感。」

Image copyright Elizabeth Garone
Image caption 塗鴉將創意與科技融為一體。(圖片來源:Elizabeth Garone)

數字諮詢公司Centric Design駐紐約數字戰略師、前社交媒體分析師阿謝爾·費爾德曼(Asher Feldman)表示,谷歌製作的塗鴉並沒有讓人感覺他們是在製造噱頭。「尤其是在今天,當每一個人或每一家公司都希望將自己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融入『對話』時,谷歌塗鴉似乎成了一種頗為有效的方式,但又不會讓人感覺過於諂媚。」他說,「我認為,很多公司都迫切地希望在社交媒體中融入最新的標籤或趨勢。」

格米克表示,並沒有哪個塗鴉讓他特別喜歡,但「看到那些推動技術進步的主題的確令人興奮不已。」例如,為了紀念萊斯·保羅(Les Paul)96週年誕辰,他們為用戶設計了一把可以演奏的虛擬吉他,或者讓用戶使用羅伯特·穆格(Robert Moog)風格的合成器製作自己的曲子,然後與好友分享。另外,他還很喜歡看到互動塗鴉在網絡力量的推動下不斷發展。「你能體會到羅伯特·穆格當初的感受:『我創造了這個工具,它為人們賦予了真正的創造力。』」他說。

有些塗鴉還會明確表達觀點——就像格米克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期間參與製作的一個作品。由於主辦國俄羅斯出台了反同性戀法律,因而引發了很大的爭議。「我們感覺繪製塗鴉也是在儘自己的一份力量。」他說。

索契冬奧會的塗鴉在冬季運動員的圖片下面輔以彩虹般的顏色,還附帶了奧林匹克憲章中關於不能歧視運動員的內容。「我們可以共同慶祝體育賽事,大家也可以一起關注奧運會。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支持LGBTQ(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運動員。」格米克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瑞恩·格米克從小就熱愛繪畫。(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招聘人才

Kargo的西姆森認為,要在科技行業找到一份從事創意的職位,你必須從宏觀上考慮問題。「展示你通過有創意的方式解決問題的能力,讓別人知道你能夠從消費者的角度理解行業和技術,而且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她說,「不要放棄細節。科技是一個十分看重細節的領域,我們最看重的是簡潔的設計。所以,當你向我們展示作品時,一定要確保每一項設計決策都體現了自己的意圖。」

谷歌塗鴉團隊有很多人都畢業於羅德島設計學院,該校職業中心主任凱文·簡考斯基(Kevin Jankowski)總是不停地提醒學生們,不要拘泥於直接髮揮自己所掌握的藝術和設計技巧,而是要「意識到自己在公司制度、結構、管理和商業戰略發展中所扮演的角色。」他說。

簡考斯基表示,企業通常都不知道設計專業的學生恰恰具備這些能力,所以,學生們需要主動展示出來。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