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檳消費何以創下歷史記錄?

Image copyright

美好時光或許已經來了。

如今,喝香檳的人越來越多,香檳的銷售也實現了前所未有的增速——這種泡沫飲品的銷售額剛剛創下歷史最高記錄。

去年,全世界的香檳出貨額達到創記錄的47.5億歐元(37.3億英鎊,53.4億美元)。2016年的銷售額有望繼續增長,但香檳廠商認為主要來自單價的增長,而非銷量的提升。

香檳銷售額被很多人視作全球消費者信心的晴雨表,可以透過它來了解消費者是否會購買奢侈品和高端商品,以及他們對全球股市和房產的投資意願。

香檳之前的銷售額紀錄創造於2007年,彼時正值金融危機前夜——那一年的銷售額達到45.6億歐元(51.5億美元)。但隨後急劇下滑。由於全球經濟陷入癱瘓,大家都不願意打開香檳慶祝。

Image caption 如今的香檳銷量超過以往任何時候——表明人們對全球經濟的樂觀程度已經超過前幾年(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泡沫指數

加州蒙特利明德國際研究學院(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金融學教授康斯坦丁·古德吉夫(Constantin Gurdgiev)表示,香檳銷售額——以及奪人眼球的酒吧賬單——與人們對整個經濟的樂觀程度密切相關。

古德吉夫表示,經過金融危機之後長達8年的調整,「高端商品和服務的需求終於回到了危機發生前的『正常水平』。」

他表示,在實現了穩定的銷量增長後,「隨著越來越多的上層中產階級消費者重新進入這些高端市場,」復蘇的下一個階段就是價格上漲。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曾經擔任法國外交官、目前在代表獨立香檳生產商利益的貿易協會Comité Champagne出任總經理的文森特·佩林(Vincent Perrin)表示,人均GDP與香檳銷售額之間存在緊密的相關性。

佩林表示,現在,隨著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經濟強勁復蘇,加之北歐經濟表現優異,我們看到這些市場的香檳銷量都實現了不俗的增長。

Image caption 亞洲的消費也在推動市場增長——韓國的香檳銷售額增長31%(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亞洲買家也在助推香檳銷售額。例如,台灣和韓國對香檳的需求就在不斷增加,前者的銷售額在2014年走平後,於2015年激增29%,後者則在2015年增長了31%。一方面是因為歐元匯率疲軟降低了進口成本,另一方面則源自分銷渠道等本土因素的推動,而知識豐富的品酒師也對客戶起到了教育作用。

私下品嚐

眼不見,心不煩

喬爾·克勞斯特裏表示,經濟下滑時,富裕人群往往會隱藏喝香檳的習慣。「在城市的金融區確實能感受到這種氛圍——的確看不到有人說,『咱們去香檳酒吧喝一杯吧。』」 消費者會去一些比較低調的地方喝酒,「但不會邀請他們的客戶,也不會喝香檳。」克勞斯特裏表示,似乎再也看不到天價酒單和私人會館,主要因為銀行家擔心在公開場合大肆飲酒會遭到小報的點名批評,令自己蒙羞。

未來增長

現有的自然資源每年最多只能生產3.5億瓶香檳,因此增長前景也會受到限制。過去4年,香檳產區的年產量維持在3.05億至3.12億瓶之間。

法國目前的香檳產區是依據1927年頒布的《原產地命名控制法》(Appellation d'Origine Contrôlée)劃定的,但產區的邊界即將擴大。從2018年到2020年,還將新劃入40個村莊。

在紅酒商Corney & Barrow任職的薩拉·貴杜希(Sara Guiducci)表示,此舉將增加香檳產量以及葡萄園的土地價格。

Image caption 為了提升全球產量,法國香檳產區範圍將會擴大,並新劃入40個村莊(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酒吧現狀

歐洲調酒師相信,香檳在未來一年仍將廣受歡迎。

倫敦最著名的連鎖香檳酒吧Searcys的老闆喬爾·克勞斯特裏(Joël Claustre)表示,人均香檳飲用量一直在增加,「香檳與經濟情緒密切相關。」

Reingold是柏林的一家隱秘的雞尾酒吧,這座酒吧的老闆大衛·維德曼(David Wiedemann)表示,他的客戶在金融危機之後都變得更有眼光了。

Image caption 諾瓦克·德約科維奇(Novak Djokovic)獲得2014年索尼公開賽後在佛羅里達開香檳慶祝(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由於通常會在去酒吧之前通過博客和論壇展開一番研究,所以「顧客可能會要一些其他地方難得一見的飲品。」他說。因此,他店裏出售的普羅塞克比以前減少了,而香檳和雞尾酒等「經典」飲品卻在增多。

「我認為大眾群體現在飲用的香檳數量比以前增多了,」克勞斯特裏說,「這正是我們渴望的——我認為香檳應該成為一種大眾飲品。」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